躲过中共跨国抓捕 邢鉴吁关注滞泰中国难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0日讯】此前滞留泰国并遭中共跨国抓捕的河南维权人士邢鉴已于1月抵达新西兰。在自由的国度,他无法忘却泰国的难友,担心他们的安危,呼吁外界关注滞留在泰国,特别是被关押在泰国移民监的中国难民。

邢鉴曾是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最年轻的义工,于2015年10月逃到泰国曼谷,2016年9月被联合国难民署批准为政治难民。去年11月邢鉴遭中共跨国抓捕,引发外界关注。

2019年11月25日下午,泰国移民局警察直接踹开他居所的门,上手铐、打人,中共警察随后进到房间。他们出示了三份文件:一个是江苏涟水县公安局的刑事拘留证,一个是中共驻泰大使馆的文件,还有一个泰文文件。来自江苏的警察强迫他说出手机密码,后把手机、电脑、硬盘、现金全部拿走,没有给收据。

第二天开庭时,法庭指控他非法居留泰国,罚金5000铢。邢鉴描述,“开庭只有十分钟。一般遣返回国,法庭判决就拿签证日期当证据,也不管你是不是难民。”

由于泰国不承认《国际难民公约》,被关在移民监狱的政治难民大多被泰国移民局指控为非法居留。移民监狱隶属于泰国政府的移民局,全称是曼谷移民拘留中心(IDC,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er)。

12月3日,有人让邢鉴签自愿回国书。他说,号里的房头告诉他,“你被‘红卡’了,相当于红色通辑令,意思是可以随时移交给中国。”他备了一把刮胡刀,心想如果强制回国只能自杀。

当时泰国的难民朋友从邢鉴的房东处调出了监控视频,里面有邢鉴被抓捕带走的一幕,视频被送到难民署,才引起他们的注意,列为紧急案件。“在移民监只有二条路,如果难民署加紧,就可能安置到第三国去;如果难民署很缓慢,就有可能被中共公安带回去。”邢鉴说。

据介绍,除了政治难民,移民监里也有来泰国非法打工的。在一个100来平米的大监室里,最少时关了70人,多了100人。小监室也关了大约十来个人。里面空气浑浊,缺氧,只有一个换气扇。

“移民拘留中心环境很差,人挤人睡觉,夜里根本伸不开腿,没有床,全部在地上吃、睡,只给一个小毯子。听说最高峰时一个房间达到了160人左右,睡觉要两班倒,有的白天睡,有的夜里睡。”他说。

移民监每两天放风一次,一次2小时左右。院子里有一个小型的篮球场,上面用铁架子焊死。难民署在移民监有一个长驻办事处,邢鉴多次与难民署的人沟通,难民署的人也很关注他,问他会见的是什么人等情况。

邢鉴在新西兰海滩摄影。(受访者提供)

在移民监待了50多天,经过新西兰移民局难民事务处电话面谈,邢鉴于2020年1月17日下午飞离泰国,18日到达新西兰。

与法轮功学员共患难

邢鉴在新西兰难民中心结束了为期6周的学习,准备开始新的生活。他给新西兰难民专员办事处写了一封信,在向新西兰政府表示感谢的同时,披露中共黑手在泰国派出大量特工对难民进行再次迫害,并提醒特别关注了两位中国难民:柳学红和冷涛。

法轮功学员冷涛原是四川阿坝州旅游局科长,因坚持信仰曾被非法判刑十年。“他比我早进去(移民监)21天,是11月4日被抓的,他当时被警察抄家,跟我讲过一些事。”邢鉴说,“冷涛在中国受到的迫害挺严重的,他坐了10年的牢,在里面受到各种酷刑,他的手指有残疾,是被中共警察刑讯逼供时用竹签扎的,有几个手指是没有指甲盖的。”

邢鉴说,冷涛在监狱中受尽折磨,长年累月的被戴脚镣,他的腿已经落下病根。在中共监狱里,狱警甚至让犯人模仿中共伪造的天安门自焚,点燃报纸把他烧伤,还做淫贱的举动侮辱他们。

冷涛2014年到达泰国,2016年上半年批准了难民身份。“他的脚因为戴脚镣,腿脚不太方便。每天睡觉时,即使天气很热,他都是用毛毯把脚和身体裹住。因为长期关押,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有时炼功也会受到语言上的歧视。”

说起和法轮功学员的渊缘。邢鉴表示,“2007、08年在国内,有接触过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他是程序员,远程帮我做电脑维护。2012年和法轮功学员接触最频繁,当时我父母被抓了,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采访我,一直在帮助我。”在移民监,邢鉴结识了多名法轮功学员。

“最亲密接触还是在移民监,像冷涛、江宏斌他们真的是把‘真、善、忍’落实了。他们拿食物给我,我每次出监室他们都挺紧张,担心中共方面的力量把我带走。”他说。

邢鉴说,冷涛是一个很能做事的人,在2017年在youtube上开办过媒体频道《即日视频》,揭露中共反人类罪恶,讲解法轮功真相,有一期节目点击量超过一百多万。

江宏斌非常热心,是代购小哥,且无薪水的。移民监里面有一个小卖店,放风的时候买东西要排队,江把别人需要的东西记在纸上、收钱、买货、找零。冷涛也非常照顾受难者,拿食物分给大家。

“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冷涛的身体吃不住,受不了,如果能有第三方组织帮助他会好很多。有良知的人应该得到帮助,‘真、善、忍’不是口号,他落到实处了。他是一名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邢鉴说。

中共渗透泰国制造事端

近年来,联合国难民被安置接收的进程明显缓慢,以至很多难民被困在泰国,生存艰难。邢鉴说,“李红军在移民监待了7年多,一直没有获得难民身份。冷涛现在虽然是难民的身份,但是没有安置的消息。江宏斌和另外一名30多岁的学员已经面谈还在等待中。”

大批难民滞留泰国,在邢鉴看来,猜测有多种原因,主要是中共对泰国渗透,制造一些举报信,故意让难民署反感。通过渗透、挑拨、瓦解、混淆视听达到目的。“好多人我都不熟悉,他们依然捏造事实。另一名六四天网的义工柳学红也被抓捕,因为有疾病被保释,还面临着被抓回移民监的风险。”

邢鉴认为自己遭跨国抓捕的原因,是2019年7月他转载报导了一江苏宿迁市江苏干达公司股权纠纷案,揭露江苏涟水县法院和被告进行权钱交易,导致当事人钱达公司损失7000余万,后来他得知实施抓捕的幕后老板是一个红二代。

“中共公安在抓捕我的时候对我说,‘在泰国杀了你,没人知道’,很难让人想到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就相当于中共政权的一个卫星国,中共公安让泰国警察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他说,“因此滞留在泰国的中国难民仍存有被捕、失踪、死亡的危险,长期关押在泰国移民拘留所的一部分人已经出现精神失常。”

他说,希望冷涛能得到帮助,“我是一个幸运儿!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呼吁,同时我再次请求大家关注一位羁押在泰国移民拘留中心的难民冷涛,我很担心他的身体健康,在泰国移民拘留中心恶劣的羁押环境中继续恶化,请大家关注冷涛!关注每一位滞留在泰国的中国难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静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