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疫情已减退?零号病人?中国生物实验室安全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3日讯】【世事关心】疫情已减退?零号病人?中国生物实验室安全吗?

自从中共病毒爆发以来,围绕中共对疫情的处理有很多问题、猜测和疑虑。现在这种病毒已经传播到地球的大部分地区,但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仍然至关重要。因为除非我们知道改瘟疫的真相——这种病毒的起源和真实的特性,否则我们将无法对其进行正确的防治,而且我们将无法阻止它再次出现,因此在本期的“世事关心”中我们提出以下问题。

我们可以相信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共的调查结果吗?

谁是真正的第一个病患?

武汉实验室安全吗?

根据中国的官方纪录,在该国新增的病例数量急剧下降,世卫组织(WHO)采纳了中共的数据。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世卫组织-中国Cov19 联合任务组组长):“他们知道怎么治病,并且关心让这些人活下来,并且成功做到了。”

人们被困在武汉的高楼中,但对于中国的副总理社区访问似乎并不买账,他们高喊:“假的!假的!”

武汉病毒流行三个月后,病毒最初的来源仍然没有找到,而对中国实验室安全型的怀疑仍在不断上升。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一些动物实验室可能只是在处理基因修改后的小鼠、转基因小鼠、甚至是接种了低致病性病毒的小鼠。因此人们有可能出售它们以牟取暴利。”

萧茗(Host/ Simone Gao):“自从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围绕中共对疫情的处理有很多问题、猜测和疑虑。现在这种病毒已经传播到地球的大部分地区,但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仍然至关重要,因为除非我们知道该瘟疫的真相,这种病毒的起源和真实特性,否则我们将无法对其进行正确的防治,而且我们将无法阻止它再次出现。因此在本期《世事关心》中,我们提出以下问题:我们可以相信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共的调查结果吗?谁是真正的第一个病患?武汉的实验室安全吗?我是萧茗,您正在收看《世事关心》节目。

第一部分:大陆武汉肺炎疫情减退?

2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给世界带来了“好消息”,世卫组织-中国Cov19 联合任务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报告了他们在中国的发现。他说对于整体状况的评估是这样说的:“你知道吗?如果我感染了冠状病毒,我想到中国治疗,中国知道怎么从病毒手中抢救人们的生命,他们对此超级负责并做出了重大的投入,这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办到。正如你们所看到的,七大工业国里都不断有人因为感染了这种新型肺炎而失去生命,而且这是一种严重的疾病。我有时担心中共发表的统计数字这么低,会不会让人们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但是中国的医护人员知道怎么治病,并且他们关心让病人能活下去,并且他们成功的做到了,他们真的很擅长于此。”

世卫组织和中国的联合专家组,包括从八个国家来的25名专家,这是被允许进入中国调查瘟疫的唯一外国专家组,美国也要求派遣自己的专家到中国,但被多次拒绝。为何中共只允许世卫的专家进入?艾尔沃德博士开门见山的介绍了此次世卫任务是如何成行的。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我想你们中多数人知道这次任务的来由,是中共国家主席在与谭德赛博士会晤时提出的请求,或者说决定,他们双方都感到中共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而对已经做的工作和经验教训,进行一次独立的审核评估,在未来应对疫情提供信息。”

萧茗(Host/ Simone Gao):如果我们用中文复述一下艾尔沃德博士所说的话,那就是习近平公开要求世卫组织支持、认可,他在抗击Covid-19 瘟疫中的领导作用,共产党政权在如何安排境外人士的访问行程上有个一致的模式,而苏联则是其先驱,从历史上看,这种联合任务的运作方式是:中共安排行程,政府人员将陪同专家完成整个任务,政府还从头到尾规定了外国专家能看到什么,能去哪里、能和谁交谈。艾尔沃德博士提供了证据,证明该团队只去了最安全的地方。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我从没有接触过病毒,你知道我们很小心,我们一直小心翼翼。你知道我们没有接触过病人,我们没有任何直接密切的接触,我们没有接触过感染者,我们没有,所有的餐馆都关闭了,所以我们甚至与自己的小组也没有互动。我们去过的任何医院,我们去的是干净、无病毒的区域,我们不会去任何的,你知道医院里有污染区,也有灰色区域,我没有接近那些地方。”

萧茗(Host/ Simone Gao):世卫组织团队在中国总共花了9天的时间,他们于2月16日星期六抵达,并于星期日晚上首次开会,艾尔沃德博士说:研究小组花了最后三天于中共合作伙伴撰写报告,他们去了4个省市,包括北京、武汉、广东、四川,这些省市的分布跨越了大半个中国,这意味着仅旅行时间就至少需要2天,因此,此团队实际上最多只有3天的时间来完成任务,艾尔沃德博士和其他人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之一是武汉为世界范围内的防疫工作做出了贡献。

艾尔沃德博士展示了反映中国瘟疫发展历程的图表,他说,倒V形曲线是中国政府成就的证据,当被问及我们是否可以相信中共的官方数据时,艾尔沃德博士说,他们自己有3个发现支持中共的表述,

Indicator No.1: There are empty beds everywhere.

第一项证据:到处都有空床位。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你可以做的一件事是,你可以与正在看病的医生交谈,他们在这样的大型医院中工作,而你知道,无论你在哪里听到的都是相同的消息,他们对我说:你知道,我们的医院有床位,武汉的医生也说他们那里有床位,他们可以将感染者从隔离中心送到医院住院治疗。”

Indicator No.2: Testing clinice are freeing up

第二项证据:测试门诊有了闲暇。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当我们去发烧门诊与那里的医护人员交谈时,发现他们坐在那里无事可做,诊所里没有需要扫描或者检查的病人,他们说情况是改善了。过去我们这里有病人排队,而现在没有了。这是第二个真实的证据。”

Indicator No. 3: Not enough patients to enroll in drug trials

第三项证据:没有足够的病人参与药物试验

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因此当我与他交谈时,我说参与情况如何?他说这是一个挑战,试验的速度正在放慢,因为我们实际上没有足够的新患者,可以招募到该试验中,所以试验已经放慢了速度。”

萧茗(Host/ Simone Gao):再说一次,如果这个团队在中国看到的一切都是由政府安排的,我们就不能完全确定这个团队收集的证据是否真的是第一手的。事实上,社交媒体上的报导和中共自己的媒体报导似乎与世卫小组的说法相矛盾。我们从推特上获得了这个视频,这条推文写道:中共副总理孙春兰来到武汉某地小区视察疫情防控,住户们不允许下楼,有市民在楼上高喊,“假的!假的! 都是假的!。”不仅仅是社交媒体,中共官方媒体对冠状病毒的正面报导有时也会产生反效果。

据新华社报导,2月21日,武汉市副市长胡亚波表示,该市将新建19所临时医院,目前武汉有13家这样的临时医院,床位超过1.3万张。胡亚波说,其中有9千多张已被占用。如果疫情呈倒V发展,病人数呈下降趋势,为什么武汉还要继续修建这么多临时医院?胡亚波表示,到2月25日总床位数将到达3万张,是目前的两倍多。如果现有的床位还未完全被占用,为什么还需要这么多床位?与此同时,大纪元时报收到的中共内部文件显示,中共要求政府部门和机构销毁与此次疫情有关的文件和数据。这份文件是在辽宁省政府内部传阅的,辽宁距离病毒的发源地湖北有1000英里之远,来自山东省的机密内部文件也显示当局故意少报了检测结果为阳性的试剂盒的数量,当时新病例的实际数字是官方报告的52倍还多,最重要的是,测试方法的改变,增加了中方数据的混乱。

2月26日,湖北省5名高级官员报告新病例数为负107例,当天晚些时候,其它10个城市也报告新病例数为负数,之所以出现这些奇怪的数字是因为中国国内改变了确诊的方法,最初只承认核酸测试的结果,随后中共开始接受CT扫描结果,但不久后又恢复了核酸检测结果的权威性,有112个病人在CT扫描中呈阳性,但其中只有5个核酸测试中呈阳性,结果就成了 -107。

萧茗(Host/ Simone Gao):尽管我们质疑来自中共的官方数据,我们怀疑中国的疫情可能并没有得到缓解。但是我们现在还无法下结论,我们只是不能确定,世界卫生组织高度评价中共在疫情处理上的表现,这是典型的“宣传”伎俩。然而,我们也不确定这样的宣传是否能起作用,这是副总统彭斯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的片段。

彭斯(美国副总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国的新增病例数实际上比世界其它地区的总和少。美国疾控中心的官员几周前刚到中国,他们告诉我他们可以看原始数据,从他们初步研究结果来看,它确实符合我们所接受到的大部分数据。”

萧茗(Host/ Simone Gao):彭斯副总统提到的这些疾控中心专家是谁,他们掌握了哪些原始数据。我问了林晓旭博士这些问题。他是一名受过中美两国培训的微生物学家,曾任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性疾病部门的实验室主任,2014年曾参与中东地区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的疫情应对工作。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是的,有两名来自美国的医生参加了这次任务,其中一位是克利福德·莱恩博士,他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临床主任,另一位医生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感科的魏公周(音译)医生。所以问题是这次联合任务中来自其它国家的医学专家必须由一些中共专家和中共安全人员陪同,在他们整个中国之行中,他们只在疫情中心武汉停留了一天,在一天内能发现什么呢?而且从他们的报告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承认并不充分了解病毒的动物起源和病毒的自然宿主。他们显然也提到难以理解在疫情爆发的早期,病毒是如何从动物传给人的。并且无法确定早期人是如何接触到这种病毒。这意味着他们不能识别第一个病人, 所以这些关键问题实际上表明了武汉方面在早期流行病学研究上和疾病控制上都是失败的。我认为这是核心问题,但是这次任务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关键问题的信息。当然中国的医生和科学家在治疗病人、研究病毒和控制疫情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们绝对为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对于这种联合任务,关键在于解决核心问题,如果核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我认为原始数据仍然无法给出足够的信息。这很可能只是打着世界卫生组织的旗号掩盖事实,就像中共在邀请记者参观劳改营和监狱之前,先把法轮功修炼者或维吾尔人移走一样,所以你看到的是政府想让你看到的。”

萧茗(Host/ Simone Gao):“您如何评估中国现在的疫情?”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我对中国的疫情一点也不乐观。首先如果相信官方媒体的宣传,那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官媒告诉人们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甚至指责美国是病毒的潜在源头。实际上根据中国医生的报告我们了解到即使在1月和2月83%的感染都是由集体聚会造成的,比如家庭聚会、社会活动、或者是上班时间的接触,现在中共正在推动人们复工,推动工厂恢复生产,但是我们看到有很多关于工厂工人被感染,和整个工厂被隔离的报导。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中共正在为第二个疫情大爆发创造条件。”

接下来谁是这次疫情的真正的第一个病人。

零号病人

一般来说,在爆发瘟疫时,找到第一个病人或最早个案,可以极大的帮助医生和科学界对抗瘟疫。一旦找到第一个得病的人也就能够大致找出这个人得病的缘由。然而,中共迄今为止对第一个病人的真实身份始终语焉不详。武汉卫生部门的官方声明称2019年12月8日,第一例冠状病毒例出现在武汉,该男子后来被治愈并出院,他没有到过华南海鲜市场。中共当局称该市场是疫情爆发的源头,然而另有两份报告反驳了这一说法。1月24日的《柳叶刀》和2月18日的BBC都报导说第一例病例出现在一周前的12月1日,病人70多岁卧床不起,他也没有到过华南海鲜市场,然而中共卫生部门坚称病毒来自海鲜市场。2月17日,BBC采访了《柳叶刀》,那篇文章的其中一位作者吴文娟博士,她是金银潭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主任,那位卧床不起的病人也在这家医院接受过治疗,吴文娟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因为生病,她基本上不出门”,《柳叶刀》杂志的研究说这位病人的家人没有出现任何发烧或呼吸道症状,当BBC问及这名男子(染病)是否与海鲜市场无关,以及是否有其它感染源时,她回答说:“对此他们还在研究”。

萧茗(Host/ Simone Gao):然而自从那次访谈之后,我们就没有再听到吴文娟博士他们团队的相关研究消息,这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一个长期卧病在床且从未到过海鲜市场的男人,感染了2019年的冠状病毒。他到底是如何染上的,首先就要排查他身边的人,如果他的家人们都没有任何症状,那么曾经到过他家的人呢?这串清单应该不会太长,疫情已经爆发了整整两个月,真正的第一个病人还是没找到,再者中共卫生部门依然坚持病毒是来源于海鲜市场。尽管许多的研究都表明非常多的早期病患没有到过海鲜市场,不仅如此,中国的研究人员声称他们在还没有找到第一个病人的情况下,找到了病毒的起源。一位中国的石正丽医师同他的研究团队,在1月20日向自然杂志提交了一篇文章,题目为“蝙蝠是2019年冠状病毒的来源”。石医师正好也是武汉病毒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在研究中心成立之前,他的团队已经在致力于研究其它的冠状病毒,譬如2002年爆发的SARS疫情。石医师在她两载的研究期间完成了哪些研究呢?她的研究有哪些意义呢?我对林晓旭博士提出了这个问题。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石正丽医师的团队针对冠状病毒做了许多的研究,举例来说,他的团队在2010年发现了中国大马蹄蝙蝠身上有受体可以与SARS-Cov S蛋白相结合受体上结合域的突变情形,实际上可以调节受体与SARS-Cov  S蛋白结合的能力,2013年时她的团队发表了另一项主要发现,这次他们在马蹄蝙蝠身上发现了两种病毒株,这两种病毒株在SARS-CoV的核扭结中显示出了95%的一致性,这两种病毒还可以与蝙蝠、麝香猫、人类的受体结合,就是说这对于判定病毒的潜在传染路径是否是从蝙蝠到麝香猫再到人类提供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她的团队持续研究何为潜在的紧急情况,可能是潜在的SARS疫情病毒株,2015年时他们发表了另一篇文章,这次他们使用蝙蝠冠状病毒的S蛋白,创建了一种坎合病毒,并采用SARS-CoV 将其置于老鼠的骨干中,令他们惊讶的是结果显示此种病毒的功能实际被强化了,因为它展现了对于人类气管和表皮细胞的感染性,并且还显现了小鼠动物模型中的肺部发病机理,就是说这实际上与医用酸问题有关,且触及病毒功能增强的研究。石医师的团队毫无疑问是有能力的,他们有一个冠状病毒逆向起源系统,他们对于在S蛋白上引入突变很有一套,并且拥有所有野生性,蝙蝠冠状病毒和SARS-CoV 株,所以这取决于他们是否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因为他们对于病毒功能强化的风险,这方面有完整的认知。”

萧茗(Host/ Simone Gao):石医师与其团队于2015年建构的这种新型病毒与这次疫情爆发中国的病毒并不完全一样,然而这些事实,诸如石医师是武汉病毒学研究中心的领导进行了多样SARS 冠状病毒的研究,在实验室建构饿高致病性的冠状病毒,她的实验室非常接近这次疫情爆发的中心,且武汉还有许多微生物实验室,这下都印出了一些问题,当然了,其中之一的问题便是中国实验室的安全性究竟有多高。

中国微生物实验室安全吗?

中共实验室有标准宽松病原体泄漏的历史纪录,在SARS 爆发期间,病毒曾有两次的泄漏纪录,以上的两种案例中北京中国病毒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曾受到感染,其中一个人在住院治疗前还曾乘坐火车长途旅行。根据中共官媒报导,另一个安全标准宽松的例子则是将实验室的动物贩售给当地市场,一位名为李宁的男子当时是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的生物学家,他被发现在2008至2012年间贩售实验室用猪只、牛群、牛奶至当地市场,李及他的同事们将贩售所得大约一千五百万元收入私囊,他在2020年1月2日被判12年的监禁。根据2016年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的报导,中国研究员每年约用数以千万计的动物从事实验工作,光是湖北省的动物实验研究中心每年就使用了大约30万只的动物,不论是用在中心内生物研究的实验、抑或贩售、分配至湖北其它实验室。

萧茗(Host/ Simone Gao):中国研究员贩售实验用动物,这种做法有多普遍,病毒有可能因为这种行为泄露吗?这里再次请林博士为我们解说。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关於潜在的实验室(病毒)泄漏,这确实与实验室管理问题有关,因为某些动物实验室可能只是在处理昏迷的小老鼠、转基因小鼠、甚至接种了低致病性病毒的小鼠。因此人们有可能将其出售以获利,但这是一个管理上的问题。于此同时,我想将您的注意力带到一篇由两位中国科学家发表的文章上,其中一位(科学家)是在广州,另一位是在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在这篇文章中,他们发现了一间由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运的实验室,这间实验室实际上容纳了数以百计从湖北、浙江省野外捉来的蝙蝠,捕捉蝙蝠的人员被报导曾数次被蝙蝠攻击,被攻击的人也好几次须自主隔离。当然了,实验室针对动物组织器官做研究,需(对动物)进行手术,因此这些动物的组织器官样本与被污染的垃圾就是病原体的来源。若这些(组织器官、实验用垃圾),没有被很好的管控,很可能会对环境和曾与垃圾接触过的人员造成污染。这座实验室与华南海鲜市场仅距离280米,实验室也临近工会医院,这所医院的医生是在这波疫情中首批被感染,就是说这令人震惊,当然这只是实验室病毒泄漏的潜在性推论,目前尚无实质的证据可供检验及审查,但这是一种潜在的可能性。”

中国专家麦克尔·皮尔斯伯里在2020年2月29日的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中对冠状病毒做出了如下评论。

麦克尔·皮尔斯伯里(中国专家):“习近平与川普于今年通的三次电话中,所提到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冠状病毒,并且中共必须告诉我们,那些我们必须知道的有关于病毒的情况,他们将病毒的分析结果放在网上,这不是行事隐秘的中共通常的做法,后来有人不公开的向他们指出,但是那些忠于川普总统的人发现,这种病毒要么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我们不是要指控谁,要么来自于食用了从武汉巨大市场中购买的野生动物。昨天中共通过了一项法律,顺带一提,他们通常会说他们的法律需要两到三年才能通过,在两周内,他们通过了一项禁止所有中国人食用野生动物的法案。”

皮尔斯里对中共政府的相关措施的说法还不完整。2月15日,禁止野生动物消费法案通过的10天前,中共科学技术部发布了一项指令,标题为《关于加强处理诸如新型冠状病毒等先进病毒的微生物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管理的指令》。

萧茗(Host/ Simone Gao):这项指令说明了什么呢?林博士是这么告诉我的。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就是说该新指令明确地暗示了现在主要的微生物安全危机与这些掌握高致病性病原体的微生物实验室有关。想当然,当这个新的指令发布时,某种程度暗示了中共政府,承认实验室的病毒存在潜在泄露的可能。”

萧茗(Host/ Simone Gao):毫无疑问的,中国医生与护理师们正非常努力的与疫情战斗,中国人民也是。但除非网路长城完全垮掉,且中共政府允许外国专家能自由进入中国内地进行调查,否则外面世界不会知道中国内部实际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中国人民也不会知道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艾尔沃德博士并未提到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中共政府对于资讯的打压,已经夺走了许多生命,并且让疾病传播到全世界,但是这些事实并不会就此消失。感谢您收到《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我们下次见。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 Simone Gao, Daniel Holl

Editors: Bin Tang, Louis Chen, York Du, Fiona Yang, Daniel Holl

Narrator: Simone Gao

Cameramen: York Du

Transcribers: Jess Betty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Zooming In

March, 2020

=====================================

Part 3: Coronavirus Triggers Global Economic Fears

Narration: China returned from its extended Lunar New Year holiday to steep economic losses.

As the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reopened on Feb 3, China’s benchmark stock index (the Shanghai Composite) dipped 9% on the first day of trading, its worst opening in almost 13 years.

The Chinese yuan plunged against most of its major currency rivals.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PBoC) recently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inject $174 billion into the economy to protect it from the impact of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The size of the central bank injection, along with other measures, signals policymakers’ fear of a market crash.

Analysts say the impact of the virus – which has left major cities in full or partial lockdown – could harm growth if it lasts for a prolonged period.

China’s travel and tourism sectors have already taken a hit over an unusually quiet Spring Festival break, while cinemas were forced to close to try to contain the virus.

Meanwhile, numerous factories have suspended production while companies have instructed employees to work from home.

Foxconn, Toyota, Starbucks, McDonald’s, Tesla and Volkswagen are just a few of the corporate giants to have paused operations or shuttered outlets across China.

On February 4, Hyundai, the world’s fifth-largest automaker, said that it was temporarily stopping production lines at its factories in South Korea due to shortage of Chinese parts.

The Hyundai shutdown — the first factory lines to be idled outside China — could portend much more serious disruptions in the complex automobile supply chains.

Global oil prices began to collapse as demand from China shrank. China consumes 13 of every 100 barrels of oil the world produces. As daily Chinese oil demand dropped 20 percent because of diminished transportation and manufacturing, repercussions are felt by the entire oil industry.

Experts say, once the Wuhan coronavirus subsides, it could take as long as 19 months for multiple industries to recover.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global economy will take a hit of at least $40 to $60 billion. (Andrew Moran on Liberty Nations)

Host: Just how deep will the wounds be on China’s economy? Economist and China expert Frank Qin told me this.

这次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比2003年的时候要大,因为,当时中国经济处于上升时期,世界工厂正在形成,电子商务也是刚刚发展。而现在,中国经济由于受国进民退和贸易战的双重打击,私营企业投资在最近几年大幅下滑,产业链也发生了转移。叠加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将对中国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疫情对经济影响的程度,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

第一是这次瘟疫会延续到什么时候。按照,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1月27日的报告,他认为武汉肺炎整体疫情会在4、5月“见顶”,至6、7月慢慢减退。这意味着,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影响都会存在,3-5月将持续,预计6月份以后才会基本恢复正常。

第二,是不是会形成全国范围的疫情。目前中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率,比官方公布的要高几十倍,而已经采取各种措施封闭管理的城市已经有36个,而按照从武汉流出的500万人口的大数据来说,湖北省之外的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也是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从武汉人口流入的主要目的地。由于中共当局陷于就业和控制疫情的两难当中,应该不会在2月10日之后再延后中国新年后的开工时间,但这样也意味着这些大型城市也会进一步沦陷。所以,我预计,到4-5月份,全国性大型城市和大部分城市都会被迫采取封闭和半封闭,势必影响经济,包括消费和产业链。

Frank Qin: The impact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 on the Chinese economy will be greater than in 2003. In 2003, the Chinese economy was on the rise, China was becoming the world’s factory and “Made In China” was coming into being. E-commerce in China was fledgling. Now, the Chinese economy is having difficulties. You have the U.S.-China trade war, and a Chinese economic dynamic in which the state flourishes but individuals do not.

Investment of private enterprises has fallen sharply in recent years, and the supply chain has also shifted. All these elements factored together will create a far-reaching impact on the Chinese economy.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epidemic affects the economy depends on a couple of things:

The first is the duration of the epidemic. Liang Zhuowei, Dean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ated in a January 27 report that he believes the Wuhan epidemic will peak in April and May, and will start to subside in June and July. This means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economy will exist for the first and second quarters. It will continue through May and June and will start to recover after June.

Second, will this evolve into a nationwide epidemic? At present, it is suspected that the number of people who are infected and the death toll in China are dozens of times higher than officially announced. There are already 36 cities being locked down or partially locked down. 5 million people fled Wuhan before the lockdown on Jan. 22. Their primary destinations were Beijing, Shanghai, and Guangzhou. N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aces a dilemma between employment and epidemic control. For economic reasons it cannot extend the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 after February 10th. But this also means the epidemic in these large cities will get worse after the holiday is over when people start to move around. Therefore, I predict that by April to May, large cities and in fact most cities in the country will be forced to lock down or partially lock down.  This will inevitably affect the economy, hurt consumption and encourage migration of the supply chain.

从对整个经济影响的程度来看,我们看到路透社引用标准普尔,预计中国的GDP将在全年下降1.2%。 其他的预测则预测会下降1%或更高一点。但我认为经济会被影响的更深,GDP下降的幅度要更大。第一季度的增长率甚至只有2%或更低。后面的增长也会下降的更厉害一些。全年整体的下降幅度,我认为会在1.5%左右。由于考虑到之前的,中国经济去年的时候,GDP的数字是造假的。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看到,整个2020年中国经济被影响的程度和范围可能比外界想像的还要严重。

How big of an impact will it be?  Reuters reported that Standard & Poor predicted China’s GDP would dip 1.2% for the entire year. Other organizations have made similar forecasts. But I believe China’s GDP will drop down further. I believe the growth rate for the first quarter will only be 2% or lower. The subsequent growth will be even smaller. The decrease in growth for the entire year will be about 1.5%. Considering that last year China largely faked its GDP numbers, I would say the impact of the outbreak on China’s economy will be more serious than what the outside world imagined.

Host: And when China is hurt, the world bleeds. Overwhelming concerns over the state of the global economy may prove one thing: The international commerce and financial markets have become far more reliant on China than people realize. And with a greatly underestimated number of people infected with the coronavirus, people do not know what to expect.  But one thing is for sure, if the epidemic prolongs, China will be forced to disengag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during a period when it needs Western investment the most. Stay tuned for the truth about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in China. Thanks for watching Zooming In. I’m Simone Gao. See you next time.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