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李文亮事件 北京当局调查为何迄今无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6日夜里,李文亮去世。因为他的死,公众对中共隐瞒疫情的不满和愤怒达到了空前的高潮。2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板著指头算算,从那时起到今天,一个多月过去了,许多人都在问:调查组究竟调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了?可官方除了在调查组派出的第二天,告知公众它已经抵达武汉后,再没发布过任何消息。

照习近平3月10日视察武汉时的说法,“经过艰苦努力,湖北和武汉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变化,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初步实现了稳定局势、扭转局面的目标。”换句话说,防控武汉疫情这件事已经初战告捷了。这让我不由得联想到调查组的工作。调查“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再难,总不会比防控武汉的疫情更难吧?现在连难度这么大的事都已初战告捷,怎么李文亮的事怎么连个眉目都还没调查出来呢?

今天看到有网友在微信上质问:“调查组,你怎么了?”

是情况复杂,很难调查吗?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大家几乎都已经弄明白了,所有的细节,几乎都摆在那儿,应该不难调查吧?调查组已经调查了一个月,难道还没弄清?

是有人对抗调查?当此国难关头,以调查组之级别,之位高权重,难道还会有人胆敢抗拒调查?想来无人有此胆量吧?

或者,是报告难写?查处意见难拿?

其实,要写调查报告,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了。国中事态发展,还不能证明当事人并没有错吗?

当事人没有错,那么对他们的训斥,就是极端错误、极端无理的,更重要的是,正因为这训斥,造成了血流成河、人间至惨的悲剧。
所以,撤销那一纸训斥,有那么难吗?不就是一个基层所出具的训斥吗?即使牵涉到再高的上层,难道调查组还搞不定?

如果,你们的调查认定,当事人还是有错,要维持训斥,那么,也请你们拿出个报告吧,只要你们认定有理由,为什么不公之于众呢?
又或者,你们的调查还没结束,那也请你们发个声吧,说一下:“我们仍在工作。”

你们一直不说话,一直不吭声,到底是怎么了?

你们即使不愿意给当事人一个说法,也得给你们自己一个说法吧?当你们奉派出发时,你们赢得的是多么万众一心的期盼啊!现在这样“打死也不说”,不会影响你们的形象吗?

网友的这一连串质问问得可谓句句在理。不过,我现在越来越怀疑,当初的所谓“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根本就是个大忽悠。

大家还记的吗?因为李文亮的去世,公众对中共隐瞒疫情的不满和愤怒在2月6日那天达到了空前的高潮,并纷纷向当局要“言论自由”,引发了中共的极度恐慌。中共提供舆情分析报告的沃民高科沃德网情研究院当时就建议当局:肯定李文亮的贡献;追责,纪检部门以“恰当方式”做出追责的安排,并建议“先表态,更多问责是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封堵言论——北京的调查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派出的。现在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件事,所谓派调查组,所谓“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不就是为了暂时安抚一下民众的情绪吗?等到舆情过后,人们的注意力渐渐转移了,所谓“调查”也就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方式,不了了之了。其实,以中共的本性,怎么可能真的调查自己干的坏事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