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短视频:航空工程师胡林被沈阳康家山监狱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7日讯】沈阳市47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下午一点在沈阳市沈北尹家乡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胡林当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沈阳飞机研究所(六零一所),任工程师,因工作出色,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修炼法轮功后,更是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就在胡林的工作、事业蒸蒸日上之际,江泽民利用中共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发动了一场残酷的迫害,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受毒打、“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

胡林与法轮功学员郭旭红、王天娲等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法库县四家子乡被绑架,十二月七日被放回家,后被法库县公安局非法定成“网逃”。郭旭红、王天娲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分别被法库县法院枉判一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在本溪市桓仁县乡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在法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天被绑架的还有本溪市法轮功学员杨丽威、邓玉林、张鹏柱、张莉敏。

胡林的家属、律师多次要求会见胡林,被看守所、国保大队推诿拒绝。六月十四日,亲属查询到构陷胡林的案卷已于六月初送到法库县法院。六月十八日早八点,律师来到法库县法院要求阅卷,法院工作人员说一会上午九点就开庭了,律师没能阅卷。

庭审前,律师问法官,开庭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法官说,当事人不告诉他们家属的信息,无法通知(事实上,家属多次与看守所、派出所主动联系)。律师指出,胡林只是因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抓,根本不是“涉密案件”,以涉密案件秘密开庭是违法的。

胡林被十几个法警抬下警车,抬着进入法庭。胡林当庭揭露,在看守所,他被“上拉板”(可能是类似于“抻床”的一种定位刑具)迫害,刚说几个字,就被法官打断。

胡林被法库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上诉到沈阳市中级法院。沈阳市中级法院于八月六日下达终审裁定,裁定认为原审审判程序违法,发回法库县法院重新审判。八月二十二日,法库县法院第二次开庭,律师和胡林本人都做了无罪辩护。胡林被非法判刑两年,并比第一次判决增加两万元勒索性罚款。 胡林上诉,被中级法院维持冤判。

自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胡林一直绝食反迫害。胡林被非法关押在法库县看守所期间,四肢被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看守所指使在押犯人经常殴打胡林。在看守所的最后一个月里,胡林被锁在角落里身体不能动,被折磨的皮包骨,腿失去知觉,身体器官衰竭,并多次被送医院抢救,家属要求胡林保外就医,遭拒绝。

胡林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法库县看守所和法库县公安局将胡林送到监狱,联系多家监狱(包括大北监狱)都不接收。法库县看守所不但不放人,还花钱送礼给沈阳市康家山监狱,之后于十月三十日将生命垂危的胡林送进该监狱。

十一月七日,胡林的亲人在康家山监狱看到胡林时,他已瘦的皮包骨,已经不能翻身,两腿失去知觉。家属要求给胡林检查身体,康家山监狱人员说不给检查,因胡林到那就喊法轮大法好,是政治犯,死了也不放人。

在胡林生命的最后三个月里,康家山监狱曾多次通知家属胡林不转化,不悔过,还喊法轮大法好,不吃饭是自伤自残,死了不负责任,我们已放弃他的生命。胡林的家属只能饮泣吞声,悲愤不已。

胡林的亲友一直到相关部门上访,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隐瞒胡林的实情,欺骗家属。监狱以过年和防疫为由,不让家属会见和给胡林打电话。亲友到沈阳市直康家山监狱的管城郊地区检察院反映情况,院方说等人不行再谈责任问题。亲友给沈阳市监狱管理局直管康家山监狱的负责人刘兴打电话,不接,到单位去找人,说不在,让三天后再来。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晚,康家山监狱打电话给胡林的哥哥胡双,说胡林已被沈阳市沈北康家山监狱送医院抢救,家属连夜赶去沈阳医院,让家属隔着窗户看了一眼重症抢救室里的胡林,就让胡双签字;十六日下午一点,通知家属,胡林因抢救无效离世。

二月十八日,胡林的遗体被火化。胡林的哥哥为了瞒着80岁的老母亲,把胡林的骨灰留在了沈阳,不能回故乡入土为安。详情待查。

关于胡林遭受的迫害情况,见明慧网文章《一名航空工程师在中共暴政下的悲惨遭遇》《优秀工程师胡林遭非法庭审 称被“上拉板”》《生命垂危的胡林被投入沈阳市康家山监狱》等。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