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为何华盛顿州疫情这么严重?

瘟疫无情 苍天有眼 作者:邱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大疫来袭之时,美国第一例感染病例出现在华盛顿州,第一例死亡病例又出现在华盛顿州,因中共病毒死亡最多的州还是华盛顿州。华州俨然成了美中共病毒的疫情中心。截止发稿,华州被感染总数为904人,死亡50人,感染案例除了来自老人院,还包括波音公司、华盛顿大学,亚马逊、微软、领英、星巴克等的感染者。州长杰·英斯利(Jay Inslee)已经下令关闭华州众多公共场所,在全州范围禁止50人以上的集会。很多人都很纳闷:为什么华盛顿州这么严重?这个州究竟怎么了?

近期,《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一篇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直接揭示了病毒与“亲共”的直接或间接联系。文中提到参与中共“一带一路”的意大利,疫情最为严重,亲共的伊朗更是厄运连连;而距中国大陆“咫尺之遥”的台湾和香港,拒绝中共意识形态,可谓是疫情管控的典范。我们就来看一下华州与中共的关系。

中共在其商务部官网刊登:中国和华盛顿州经贸往来密切;华州是美国最依赖出口的州;中国是华州最大的出口市场。华州企业在华投资为双方都带来巨额利润。美国商务部网站信息表明,2018年华州对华出口达159亿美元,占华州出口量的20%。以波音为例,波音民用飞机的最大客户就是中国,平均每生产4架飞机,就有一架销往中国。波音前副董事长雷‧康纳曾表示,来自中国的订单支持了15万个美国的就业岗位,其中华州波音就有6.6万个。来自中国的海外投资也给华州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2015年西雅图前市长接受新浪网采访时表示:中国是华州和西雅图关系最密切的国家。近十几年来,中共更以经济为杠杆,撬动了对华州文化、教育和政治的全面渗透。

(一)利用华州企业的技术和投资为中共服务

华州是十数家世界500强公司总部的所在地。中共利用中国市场巨大的商业潜力,胁迫跨国公司对其屈从。微软就是其一。一篇题为《美国公司协助中共审查互联网》的网文提到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员克里斯·梅瑟罗(Chris Meserole)说,2014年,为加强网络审查和监管,中共成立了由习近平直接管理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为了保有中国这个“最重要的经济机会”,微软虽“从根本上不同意审查制度”,但最终执行了审查规定,向中共低头。文中提到,自2009年以来,微软Bing在中国提供并审查搜索结果,2016年,微软通过收购LinkedIn承担了更多中共的审查义务。

另据媒体报导,微软(中国)与中共安全部第三研究所合作,助力中共建网络监控项目——金盾工程。2018年,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与隶属中共中央军委的国防科技大学学者合作,在中共中央军委会监督下,撰写了至少三篇人工智能论文,内容涵括人脸辨识、机器阅读等技术,被批评是帮助中共监控民众、封锁消息并进行言论审查。

媒体援引华盛顿大学人工智能教授派卓‧多明哥(Pedro Domingos)评论:“持有目标人士的照片就可通过这个系统准确将其定位,而被定位者完全觉察不到”,他认为微软的研究将为那些企图管控全民的政权提供“极为重要的帮助”。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微软公司违反了针对多国商业往来的一项新的联合国人权条款,即“供应商应极力确保所售商品及服务,不能被用来伤害人权”。

另一家总部位于华州的公司星巴克,近20年来在中国迅速扩张,力主将中国打造成为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在华现已拥有4200家店面。星巴克在2018年与有政府背景的阿里巴巴达成全面战略合作。《纽约时报中文网》曾在《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 “红色”赢家》一文中指出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国企业的投资人高管中,有多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员的红二、三代,包括江泽民的嫡孙。2019年9月博讯发表文章《美官员:阿里巴巴、腾讯都是中共工具》称国务院所属的国际安全部官员提醒,不仅华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应特别引起美国的注意。

总部在西雅图的亚马逊也未能独好。2017年被批评沦为继苹果公司之后对中共审查屈膝的海外公司——北京光环新网技术公司负责美国亚马逊公司在中国的亚马逊服务网(Amazon Web Services,简称AWS)的运营,该公司按照中共公安部和国家电信监管机构的指示,执行对在线内容的严格审查。

《中国人权观察》发表《中国对世界人权的威胁》一文中提到:“远甚于任何其它政府,北京已将科技作为其镇压的核心。中国政府在全区每个角落安装配备人脸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利用手机应用程序输入人工观察和电子化检查站取得的数据,并对所获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当局就是用这样采集来的数据决定哪些人应被拘捕、接受‘劳动教养’。这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抓捕行动,使得上百万维族人被剥夺自由、被强制无限期监禁和洗脑。”

(二)利用孔院对华州教育体系和企业渗透

孔子学院(简称孔院)隶属中共教育部的国际汉语协会办公室(简称汉办)。汉办由12位来自中共外交部、宣传部等中共部委成员组成。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说:孔院是 “中国海外宣传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孔院多年来被指控透过文化交流的手段实施中共对海外文化教育界的渗透。孔院压制对西藏、台湾、天安门事件的讨论,要求美国大学必须签署保密协议,不能透露资助金额,师资教材都由汉办选定,近些年,FBI、美国国会、学术界、人权机构都对孔院在国家安全、学术自由、监控在校师生等方面提出质疑和担忧。

全美首家州级别的华州孔子学院(CIWA)于2009年成立,在州政府的施压下进入华盛顿大学(UW)校园,并借此向华州教育系统渗透。华大亨利‧杰克逊国际学院(Henry M. Jackso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位教授说, “孔子学院本身充满了争议。孔院开在华大校园,相当于华大在名誉上为孔院担保,对华大不利,但汉办正看好这一点。” 他还透露,华大不同意让孔子学院进来,但迫于州政府的压力,只好让步。”

美国国家学者协会的政策总监瑞韶‧皮特森在研究报告中提到,孔院开进高校,方便中共通过孔院接触或监控美国教授,给予校方压力,教授也会出于资金、签证,甚至安全考量主动进行自我审查。

华州孔院以华大为基地,藉由华大的声望,向华州各大、中、小学和社区进行渗透。截至2018年6月,孔院已与华州的9所大学、8个学区的30所小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全年提供5596人次的中文教育,汉办网称 “基本建成了覆盖华州全境的汉语教学合作体系” 。

皮特森特别提出了对孔院渗透中小学的极大担忧,她说:“这些孩子尚未形成判断力,听到什么就接受什么,(中共意识形态)也许会影响他们一生,这就非常危险。”而中共也深知,这些孩子就是美国未来的领导人,具有中共思维的一代人会把美国带到哪去呢?

孔院还向华州企业进行渗透。致力于民族、政治自由及人权研究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2019年发表一份调查报告称:孔院在网站和新闻通讯中刊登广告,可为本地企业或跨国公司提供服务,包括提供语言、跨文化交流课程及翻译帮助;也提供一些涉及当代中国的实质性课程。 2012年的一篇期刊文章讲到了华州孔院与本地企业合作时提到“我们很高兴为星巴克和Microsoft员工准备商务汉语、法律汉语和跨文化交流课程。”

报告还中提到,除了为本地企业提供服务外,当地企业及高管也为华州孔院提供行政、管理甚至财务支持。微软华人协会理事会前主席、“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的沈寓实,曾在2012-2013年在华州孔院董事会任职。

孔院还为中共在海外的文化巡演铺路搭桥,赞助政府派来的官员、学者讲座,曾对所提问题进行限制。2019年孔院以弘扬传统、文化为由,在西雅图交响乐音乐厅的经典殿堂班纳若亚厅(Benaroya Hall)举办大型音乐会,在中外古典名曲中穿插中共宣传曲目,为中共意识形态站台。

(三)中共对社区和政府的渗透

同样,中共也是下了大功夫通过媒体向社区渗透。中国在美的政策之一,就是设立红色媒体,支持、收买亲共媒体,开展大外宣。据美国智库之一的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一份报告显示,60%+的在美华人依赖华语媒体获得信息,中文媒体极大程度决定了在美华人对世界的看法。报告中说,美国主要的华文媒体《侨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世界日报》都受到来自中共直接或间接的控制和影响。这几家媒体在华州都有发行点。华州/西雅图本地的多种华文报纸、电台、电视台都不同程度受中共渗透。

对于不过滤中国新闻的媒体如《大纪元》,长期遭中共破坏报点、损毁报纸,中共还煽动社区排斥。

中共还在华州当地使用各种手段拉拢、扶持当地亲共的华人社团、侨团、商会、专业协会、同乡会、同学会、华人教会,甚至直接组建商会、歌舞团、艺术团,举办各种活动,传播中共意识形态;中共还注资、收买、利用在当地有影响的商业老侨,对当地华人进行控制和影响。

中共对华州情况了如指掌,他们把州长和各级政府官员都做了详细分析,采取不同策略。中共逐一接触亲共派和中立派,寻找机会邀请其到中国,进行腐蚀拉拢,华州当年为中国人权发声的几位议员就是这样一个个从支持转向了沉默。

中共的长期渗透,加之以中断经济合作为威胁,“干预”当地政府。因此华州政府、西雅图各级政府对于某些遭中共迫害的少数族裔、信仰团体保持距离,也对中共反对的人权和集会鲜有表态。民众对于民选的西雅图政府官员受制于中共,并把商业利益看得超过人权表示遗憾。

(四)面临的选择:良知或利益

中共正是扼住了华州渴望经济增长、渴望就业机会之喉,随意将其摆布。中共更是利诱企业、团体、个人,在对中国的信息封锁、人权问题上放弃操守,妥协沉默。

《中国人权观察》报告中说:“中国(中共)政府将人权视为根本威胁。而它的反击则成为对国际人权体系的根本威胁。在国内,中国共产党因为害怕政治自由撼动它的政权,建构出一个监控国家、精密的互联网内容审查系统,监测并压制所有公开的批评言论,并长期致力构筑“防火长城”,防止中国人民接触任何来自海外的批评政府言论。在海外,中国利用它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打击批评者,对人权保障体系发动前所未见的强烈攻势。

“全世界没有第二个政府,把一百万少数民族关起来强制灌输思想,任何人胆敢指责它这种高压统治就会被其攻击。”报告中还说,“如果任其横行,最终人人都难逃中共审查,羼弱的国际人权体系不再能制衡该政府的压迫”。

华州各界在中共一马平川的渗透下,免疫力几乎完全丧失。面对这场针对中共而来的疫情,华州前景实在令人担忧。

有人这样说,中共是灾源,嗜血啖心以为餐,以利诱人弃良知随撒旦;中共病毒仅是魔鬼试水的罗盘,真正的大灾尚未到来。但瘟疫无情,苍天有眼。愿人们在灾难中觉醒,远离中共这个毒源,平安渡过疫情难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