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新任议员王进洋声援法轮功 拆青关会横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2日讯】新任香港东涌区议员王进洋上任后,多次就青关会非法阻街、挂横幅质询香港食环处,最终促使食环处清理横幅。王进洋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专访时表示,青关会所挂的横幅是“植入式洗脑,藏着共产党的魔鬼细节。”他说,从曾是共产党员的家人口中得知,法轮功讲中共活摘器官是真实的,“还有更加残忍、更加可怕的事情。”

前些年王进洋亲眼所见港府对待青关会与法轮功团体是“双重标准”,当选区议员后更令他“觉得这件事情接受不了。”

青关会于2012年6月成立,被指由中共政法委系统和前特首梁振英扶植,专职以暴力冲击手法打压法轮功,多名成员曾因袭击被判罪。现任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担任青关会荣誉会长和法律部职位。

上任后王进洋曾与青关会成员及何君尧多次接触,他说,青关会就是一个与政界人物有关系的“黑社会”,也像是政府体下的“真理部”,“它有专职的杀手、打手、评论家、有负责这件事的媒体,又有不同的(共产)党员插在国家不同的岗位里。”

他说,何君尧即是青关会与中共之间的“中介人”,借此“捞油水”,“他(何君尧)拿一个计划书给中共,(中共)给他钱,他就带着青关会去搞法轮功,就是这样。”

90后王进洋 区选打赢建制派周浩鼎

记者:你是“90后”,去年打败了民建联的副主席周浩鼎,胜出了1400多张票,总共5000多票,比上一届多拿到1100多票。为什么这次可以大胜?

王进洋:最主要是6月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同了。就在我生日之后,(去年)6月11日开始,整个香港好像股市的大起大落那样。假设两个政党之争,民建联和非建制派,大家都在玩一场投资和赌博的游戏,那个游戏的转折点就在6月。比如说政府不断地去做一些事情,挑起市民不满,导致市民对它的怨恨更加高。民建联作为首当其冲的保皇党和建制派,这是这次(选举)他们获得的最主要结果。

第二个原因就是,4年前第一次参选之后,我一直都在地区工作,虽然资源上不多,但是街坊感受到诚意,于是乎就决定给我一个机会。

记者:经过反送中运动之后,再加上现在中共肺炎疫情,民众的选择,会不会和上次区议会选举那样,有个比较大的民意表现?

王进洋:民意的表现,我觉得都有的。主要是因为看到区议会选举投票率这么高,相信立法会再升上一层楼。回顾过往那几年,举个例子,立法会选举里投泛民主派的人,他在区议会选举那里从来不投票,但在这届的区议会选举,以前只在立法会投票的人都回去区议会那里投了,加上这几年选民人数上升,我觉得这届会再创新高。

投票,这是一个很健康的心态,但因为每一次都要疫情、都要有反送中的运动催谷(促)你班人出来投票的话,其实是很耗损大家的精力的。

记者:投票率高,应该对泛民主派比较有利些。

王进洋:是的,客观上来讲真的是有利些。

新上任有压力有期望 任重而道远

记者:现在是新进的区议员,三个多月了,有什么感受和挑战?

王进洋:我觉得它一半是工作,一半是使命。工作,就是我们一上任作为区议员,除了要面对很大压力,这个压力是来自于“期望”。选民会觉得你们这一班新丁,个个都有活力、这么灵精,进到区议会里面,你们应该像马来西亚、推翻他们建制派的那些新兴政党般厉害。

上任之后,我觉得有一种负担、有一种责任,觉得有一班选民对我有很多期望,所以我一定要将事情做得很好,而且,他给我责任,授权给我进去议会代表他们。上任到现在,这种压力都缠着我。但好的那方面就是,它有一种良性的鞭策力。

法轮功街上被欺凌 不满食环署双重标准

记者:这次多新进的“政治素人”上场之后,给香港带了新的面貌。大家在区议会里都提了很多主张。而你应该是第一个提出去拆除青关会的横幅,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件事?

王进洋:如果回看《立场新闻》那篇的专访,标题就写我是“东涌街童”王进洋。正巧这一个东涌街童王进洋,在一开始接触时事和政治的时候,每到礼拜五就是我们的happy hour(欢乐时光)时间,有时候喝酒喝到礼拜六,几乎睡到下午才起来。我坐在邮政局和朋友一起聊天,对面整个巴士站都是青关会的横额,当时我们看到一种“双重标准”。为什么青关会可以将横额挂到那么阻街都没有人赶走它?但是另一方面法轮功挂一两幅就被人家赶、被人家打、被人家罚款。于是乎有一种不公平(的感觉)出来了。

后来(年纪)再大一点就觉得,荒谬到不想看。直到上任作区议员后,我觉得这件事已发生了很久,这样不行,真的要出手帮了。而且我问我妈妈现任丈夫,他以前也是一个共产党党员,问他以前共产党的历史是否真的像法轮功所讲的,活摘人家的器官、抓了人去卖?他全部都说是真的,而且说更加残忍、更加可怕的事情都有,这个只不过是一部分。

于是我觉得,(作为)新上任的区议员,我决定过去招呼(挑战)他们,(因为)觉得这件事情接受不了。

爱字头属政府“真理部” 有专责杀手打手传媒地下党

记者:可否讲一下你和他们招呼(挑战)的结果?

王进洋:幸好自己还年轻,如果是一个阿叔、一个善长仁翁,走过去和他们和平理性沟通,他们不会什么的。但是你摆出了战斗格式的走过去,他们会怕看见你,他们怕到打电话回去青关会那里说,有些黑衣人来搞事。他怕我们过去喷他们、打他们、拿东西淋他们,他们一看见年轻人就很害怕。但是你走上前去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其实答不了一些他们代表青关会的立场给你听。

简单来讲,我觉得这班人其实是上班的,他们不是真一心一意去代表青关会,矛头是在何君尧那里,(何君尧)就决定说你走了,你站在旁边,如果你真的怕有人拆你的环,就和他(何君尧)说,不需要这么上心对这份工作。

记者:他们有没有承认这是一份工作?

王进洋:没有直接承认,也都没有否认这不是一份工作。

记者:和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青关会?香港很多人都知道,从2012年6月10日开始,香港出现这个青关会的“爱”字头组织。

王进洋:它们好像一个政府体下的一个叫做真理部,就为这个真理部去干事,但它背后有一个很大的集权体系在那里。例如它有专职的杀手,有专职的一些打手、评论家、有负责这件事的媒体,它们又有不同的党员插在国家不同的岗位里面,我开始慢慢理解到,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战争,理解就是这样。

我以前在九龙湾的展贸中心,区议员聚在一起抽签,正好我和何君尧有一面之缘,就理解过他,他都没有否认这些是他的组织。

何君尧利用青关会捞油水 受中共指使骚扰法轮功

记者:你当面问过何君尧?

王进洋:是啊。

记者:你怎么问他?

王进洋:我那时候问他,东涌那些青关会的横额是不是你的?他说:“你们这班人不要出来搞事,就算是我的又怎样,哈哈哈……”

记者:他起码没有否认和它的关系。

王进洋:没有否认。在后期一点的时候,我才开始知道原来这全部是有一个黑社会,这个黑社会和政界的人有些什么关系,接着就有一个图画出来了。

记者:何君尧在(青关会)里面是他们的业务律师、法律部的一些角色的,所以他在青关会是有职务的,实质上面都有关系。何君尧是中共支撑的一个香港的代表人物,和周浩鼎一样的,怎么看他们和青关会有这么密切的关系?

王进洋:如果要去探讨他和青关会的关系是什么,我觉得青关会纯粹是他捞油水(摄取利益)的地方,他觉得共产党有些任务要给他们,他都要有一些适当的足够的理由、足够的门面的东西来做这件事情,成立一个青年关爱协会,然后写一些计划书给共产党,他和青关会的关系就是这样。他是一个中介人,拿一个计划书上去给中共,(中共)给他钱,他就带着青关会去搞法轮功,就是这样。

记者:当时你要求拆除这个青关会的横幅,进展的情况怎样?

王进洋:头几次,食环处没有理我们。知道青关会的横额挂在邮政局的外面或者罢别人的位置,它(食环处)都假装看不见,后来再3、4次的催他们,然后全都照了相,叫街坊一起去打电话的时候,食环处就真的清理,有几次区议会食环处代表出席的时候,我们质询到他完全是哑口无言,一定都给了它(食环处)压力。

记者:青关会的横幅在香港起了什么作用?

王进洋:植入式的洗脑,我想不到其它的。它的东西又不好看,走出来那些员工、义工又不是真的在做事,完完全全是站在那里好像看着一个打小人的档口,都是浪费钱,完完全全没有实际的事。但是对于青关会来讲,它是会助长以前六七暴动的那班人的复兴,共产党那些魔鬼藏在细节里面的东西,让他们明目张胆的挂在区那里,会变相给建制派的授纵,会变本加厉、得寸进尺,会觉得“自己在香港得势力,可以更加野蛮了,谁主张民主什么的,打一下他”。我觉得不可以让他们这样的。

积极考虑参加立法会选举

记者:之后有些什么打算?

王进洋:先处理好自己地区的事务,再下一步去想立法会选举的事情。我积极考虑参加立法会选举的第一界别,功能界别就有450多个区议员一起选出来一个议席,最近正在烦扰这件事情,四周围去约见一些不同区的区议员,听听他们的政策、议题。为什么这一年会有个立法会的打算,进到区议会才知道原来这个无力感是很大的,会觉得中共或者对手故意让你进入议会,然后很期望你做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失败的,都是一事无成的,或者要耗费95%的精力去完成5%的结果。

我现在想参选立法会,就是想将整件事变成,我耗费5%的精力,去完成95%的效率出来。比如说推出回市政局,然后一些政策将它合法化,或者五大诉求,跟着废除明日大屿和23条立法那些事。我觉得如果这些事在立法会里可以实现,给香港人看到,这班人进到立法会,原来可以有个办法做到一些务实的事情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个青关会出来,我们都可以赢它的。

怎样说呢?香港是第二个擂台,不可以透过独裁去赶它走,就算你掌权也好,就算是大多数也好,要用一种文明的方法赶它走,或者说服它,或者使它没有战意就可以了。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