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不回应全封杀 批评者曝中共宣传游击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3日讯】由于中共官方的信息封锁与误导性宣传,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在中国武汉市爆发后,不但扩散至全国各省,更进一步祸及全世界。海外批评者发现,面对来自国内外的批评与质疑,中共官方以不承认、不回应、只全面封杀的方式来对付,主动反击时往往也是“打一枪就跑或躲藏起来”,美媒称这种做法为“宣传游击战”。

《美国之音》22日发文讨论了中共自疫情爆发以来所进行的“宣传游击战”。文章开篇就指出,批评者发现,中共当局现在对外宣传时,常常“打一枪就跑或躲藏起来”,不敢公开坚持自己所宣传的东西,不敢明确说明自己所要反对或批驳的东西,也不敢对外界的质疑正面回应,只是对所有质疑进行全力的封杀,完全没有其所谓的“大国风范”,而像是在“打游击”。

中共这种“宣传游击战”最具国际知名度的例子,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近日公开声称中共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当外国记者在中共外交部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追问这种说法是否代表中国政府的正式立场时,中方发言人竟然拒绝对这个问题做出明确的回应。对此中国网民惊呼:外交部还有统一领导吗?究竟哪个发言人说的话代表中共政府?

而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中共先前大力宣传称政府“十分关心在海外的中国人和华人的安危”,并表示愿意在疫情危机时派包机把海外华人接回中国。但事实是当中国境内疫情有所缓和而国际疫情开始加剧之际,中共当局又开始防堵海外华人回国,理由是他们的归来会导致疫情从外国“输入”中国,挤占中国的医疗资源,完全忘记了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正是从中国蔓延到了其它国家。

有中国网民质问:为什么政府要如此出尔反尔?为什么中共当局可以动辄把上千亿美元抛撒给他们在国际上的难兄难弟,却“恶狠狠的”要求归国华人一切费用自理?而中共当局对于这些质问仍然是“不回应、不承认、不评论、不反驳”。

还有一个引起国际极大关注的例子:中共官方最近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西班牙作家略萨的书在中国下架,理由是他针对当前疫情发表了“不当涉华言论”;美籍华裔演奏家蒋逸文也因“发表涉疫情不当言论”而被其所在单位解聘。

当外界质问略萨究竟哪些言论触犯了中共官方的禁忌时,中国公众只能看到中共驻秘鲁大使馆发表的声明中指责略萨在其撰写的一篇文章中称“病毒来自中国”。公众又提出质疑:中共政府“为什么要为一个作家的‘不准确’的病毒来源表述如此在意呢?”中国国内在谈及疫情时,一度长时间都称这次爆发的疫症为“武汉肺炎”,中共官方和御用专家们也曾经言之凿凿的认定病毒来自武汉一个海鲜市场,现在为什么对“病毒来自中国”这样的表述如此敏感了呢?除此之外,略萨的文章中还有哪些说法是中共官方所说的“不负责任、充满偏见的恶劣言论” 呢?

当然,对于这些疑问,从中国官方媒体上是找不到答案的。最后中国的网民们通过非官方渠道发现,其实真正惹恼中共官方的,恐怕是略萨在文章中提出的以下批评:“(疫情爆发后)似乎没有人警告过,如果中国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国家,而不是极权的国家,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至少有一个,或者是多个优秀的医生提早发现了病毒的存在。政府不但没有采取措施,而且还试图隐藏消息,并强行要求这些理性的声音噤声,并且就像其它独裁国家一样,阻止疫情消息传播。”然而中共官方对于这些真正敏感的言论却避而不提。

《美国之音》的文章引述加拿大作家盛雪指出,中共官方这种以打游击的方式进行宣传的做法,“展示出了中共的一种奇特的心理分裂状态”:一方面靠着搜刮民脂民膏而变得“财大气粗”的中共在国内国际动辄耍横,另一方面中共又对自己的合法性十分心虚,动辄对本来是稀松平常的言论“上纲上线、大加讨伐”,表现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盛雪感叹:“中共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到了没有回头余地的境界,只能是今后以更加蛮横、无理、狂躁的态度应对外界。”

最后文章提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因在医生同事朋友圈中转发武汉爆发疑似SARS的疫情而遭警方训诫的事件。在李文亮死后,中共为平息公众的义愤宣布由国家监委派调查组就此案进行调查,结果经过40多天的调查之后,调查组发布的调查情况通报中仅指称地方派出所存在“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的问题,而武汉公安局也以分别对一个副所长和一个民警给予行政记过和行政警告处分了事。

对此,中国网民纷纷质疑:训诫李文亮的消息被中国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了十几次,8个人的消息可以得到中央电视台如此这般的高度重视并不寻常,难道武汉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及其副所长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如此调遣和指挥中央电视台吗?

当然,面对中国网民的这种质疑,估计中共当局会“再度以逃跑和隐身的游击战方式应对”,不承认,不回应。

(记者黎明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