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京女”未被追责 背后保护伞强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3日讯】武汉封城至今未解除,已确诊中共肺炎的黄姓女子,刑满释放后,被家人从武汉接回北京,引发轩然大波。北京警方22日宣布,黄登英因长期服刑不谙规定,不追究责任。网民感叹,黄登英背后的伞得多大呀!

3月22日,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称,黄登英经北京地坛医院治疗,已于3月15日治愈出院,目前正接受集中观察。至于接送黄登英从武汉前往北京的覃姓女儿及杨姓前女婿,经14天隔离观察后,检测均为阴性。

东城分局说,经过调查,杨男、覃女未遵守疫情防控相关规定。警方根据中共“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规定,给予杨男行政拘留处罚;给予覃女治安警告处罚。

至于黄登英,因长期在监狱服刑,不了解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相关措施,且返回北京后居家未外出,未造成感染他人的风险,警方决定不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此消息一出网民纷纷表示:
“黄女进京,背后的伞得多大呀!”
“风声大雨点小,说好的严查就这结果呀?”
“关键是戒备森严情况下怎么出入的?如果是普通百姓别说出入城门,社区门都出不去。”“那要追究是谁帮她一路过关的吧?”

各地封城层层设头卡,舆论质疑黄女士为何能一路畅通回北京的。示意图( Frayer/Getty Images)

黄登英一路绿灯闯北京

2月26日起,各大媒体纷纷报导,已经确诊的黄登英,从武汉监狱刑满获释后,一路绿灯闯入北京,事件引发舆论强烈反弹。

因为武汉自1月23日封城,仅2月24日短暂解除封锁3个多小时。那么黄登英如何离开武汉?又是如何于22日抵达北京的?

网民在惊诧之余纷纷质问,为什么黄登英及其家人能让中共中央和湖北的最严防控令失灵,有可能背后涉及“很大的官”。

2月27日,时代周报新媒体说,黄登英本名黄登英,1959年生人,原为湖北省宣恩县水利水产局财务股副股长兼出纳。因犯贪污罪,2013年6月获刑10年。其不服上诉,2014年2月18日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之后,黄登英一直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服刑,期间经过几次减刑,于2020年2月18日刑满释放。

各地封城层层设头卡,舆论质疑黄女士为何能一路畅通回北京的。示意图(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黄登英“人脉很广”

《南方都市报》引述黄登英辩护律师的话说,黄登英“人脉很广”,虽然她入狱后被没收了所有贪污所得,但“原单位的小金库就是她管的。她家境不错,有三套房。”

其中一套就是她居住的北京东城区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单位。黄登英2月17日刑满释放后,由其女儿等家属到武汉女子监狱去接其回京。

北京时评人华颇认为,黄登英事件很吊诡,联想到前几天武汉封城突然解封,数小时后又紧急取消,或显示武汉官员在集体抗命中央。

华颇说,黄登英贪污了30多万入狱10年,可是她们家拥有几套豪宅,这让人们浮想联翩了。“我觉得当初处理她这个案件是不是蜻蜓点水、是不是她代人受过、是不是遮掩什么。如果因为她的背景,我觉得,当初反腐可能不彻底。”

湖北女子回京复工遭拘

而另一名湖北女子响应当局复工的宣传,想方设法回北京,却遭拘留,更显示出黄登英的背景不一般。

3月20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潘绪宏在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说,一名湖北女子为了返回北京,日前假借前往江西复工,自湖北乘车到河南,再搭乘高铁抵达北京。

潘绪宏称,这名26岁的刘姓女子,任职于北京的一家公司。她的男友则冒充女友公司主管在北京接人。但她在3月14日乘高铁抵达北京南站,查核身份时被发现。

北京丰台公安分局已对两人分别作出行政拘留的处罚。湖北警方已对刘女的父亲作出行政拘留处罚,河南相关部门则对武姓司机展开调查。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北京始终是防疫重镇,即便当局声称疫情已经趋缓,但北京采取更为超高规格的防疫标准,令人质疑疫情是否真的趋缓。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 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