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纽约州为何成了重灾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2日,纽约州中共肺炎确诊病例达到15,777例,占全美病例总数的近一半,其中纽约市9,654例。川普(特朗普)政府早前宣布,纽约州为“重大灾区”;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3月20日签署命令,全州于22日进入“暂停”状态。

中共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与中共走得近的国家和地区都受到重创。因此,审视中共对纽约市和纽约州的渗透,有助于从根本上防控疫情

一、中共拉拢纽约政要

纽约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强州之一。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是纽约州在北美之外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大陆和香港合计是纽约州最大的出口市场,许多总部设在纽约州的知名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许多中国企业也把纽约州作为赴美投资的首选地之一。双方的商务往来和利益挂钩成为中共拉拢当地政要的平台。

2016年4月11日,中共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张向晨与美国纽约州副州长凯西‧霍楚(Kathy Hochul)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正式成立“中国省与美国纽约州贸易投资合作联合工作组”,这是中共在纽约领区十个州中建立的第一个类似机制。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称,纽约州是中美开展地方合作的“亮点”。

2017年7月18日,“中国省与美国纽约州贸易投资合作论坛”在纽约州布法罗市举行,这是由中共商务部外贸发展局和纽约州经济发展厅共同主办、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和纽约州政府共同支持的。

2017年11月2日,纽约州州长库默获得美国“华美协进社”颁发的青云奖。纽约州副州长凯西‧霍楚代为领奖时表示,发展纽约州同中国的关系是州长库默的“优先日程之一”。霍楚介绍,纽约州已组织过三次商务访华团,目前正在计划组织第四次。据媒体报导,海航集团是当晚颁奖典礼的赞助商,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也到场。由此可见,“青云奖”具有官方色彩,中共借此为商业合作加温,并同州长拉近关系。

2019年6月18日,美国纽约州参议院通过决议,为了巩固纽约州与中国的友谊,并纪念华裔为该州发展做出的贡献,将当年10月1日设立为“中国日”,10月的第一个星期定为“华裔传统周”。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中共的统治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将此日定为“中国日”令人讶异。可是,这一决定受到了中共的欢迎。6月19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纽约州设定的“中国日”“具有积极意义”。

2019年9月16日晚,中共驻纽约总领馆举行庆祝中共建政70周年招待会,多名纽约州政商人士和侨界代表受邀与会。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黄屏在会上宣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称中美贸易战对两国经济造成了伤害。

二、中共官媒在纽约扩张

1. 新华社在时代广场播放宣传片

2011年8月1日起,曼哈顿时代广场2号楼的广告屏上,出现了新华社的宣传片。这块巨型高清显示屏处于纽约中心的黄金位置,总面积为238平方米,由新华社向谢伍德户外广告公司租赁、由新华影廊负责运营和管理,24小时播放中共制作的各类宣传片。例如,2016年7月南海仲裁后,广告屏每天密集滚动播放南海主题的短片。据悉,从同类广告屏的价格推算,此广告屏的月租金可能在30万到40万美金之间。

路透社报导,谢伍德户外广告公司总裁布莱恩‧特纳(Brian Turner)受访时表示,他希望新华社的租凭将带动更多中国品牌在时代广场做广告。他说:“很多美国公司都带着他们的产品跑去中国,在国外发展。我们期待着对等效应。”

2010年,新华社推出了一个24小时英文电视频道CNC World (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英语电视台),此举被视为中共对海外西方媒体主导地位的挑战。

2020年3月23日,在纽约市,通常很繁忙的第42街几乎都空着。 (ANGELA WEISS/AFP via Getty Images)

2. 新华社和人民网于曼哈顿设立办公室

2011年5月19日,新华社将北美总分社办公室迁至纽约百老汇街1540号一幢44层大厦的顶层。这座大楼位于纽约曼哈顿第45街和第46街之间,也是新的Forever 21时代广场店所在地。新华社在此处的租期为20年。

2011年7月13日,《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People’s Daily Online)在纽约帝国大厦30层租用了一处281平方米的区域作为驻美办公场所。报导称,人民网进驻帝国大厦可以大大提高知名度,而且将为其拓展北美业务提供方便。

据《金融时报》2016年6月9日报导,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大卫‧尚博(David Shambaugh)估计,中共“外宣”的费用每年高达100亿美元。

此外,中共英语官媒《中国日报》还通过购买付费广告向美国主流媒体渗透,《纽约时报》就曾刊登它的付费广告,但《纽约时报》在中国却被禁止。

2020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新华社等五家中共驻美官媒体指定为“外国使团”,美国国务院表示,这些媒体被中共政府控制,不是独立的新闻机构。

三、中共对华尔街和美国金融市场的渗透

2018年9月16日,多名华尔街精英和美国银行巨头受中共官员邀请,到北京参加了“中美金融圆桌会议”,并于次日与中共副主席王岐山会面。中方此举被认为是借助王岐山在美国金融界及美国政商高层方面的人脉以期缓和中美贸易战的局势。对受邀的美方人员来说,应允参与会议被视为支持中共。

尽管本次“圆桌会议”未能影响川普政府的贸易战决策,但是中共对华尔街的信赖由此可见一斑。

美国媒体曾指出,华尔街在对华政策上一直扮演“鸽派”角色。1999年,时任中共总理在访问纽约期间曾会见一众华尔街高层,讨论中国加入世贸事宜。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正是听取了华尔街的游说,决定支持中国入世。而其后的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也是因为华尔街的劝阻,才放弃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

十几年前,与华尔街关系密切、在某知名金融集团任执行董事的罗伯特‧库恩为江泽民写了一本传记,他在书中对江吹捧奉承,其英语版本在西方被普遍视为中共的宣传。

1. 华尔街向中共“输血”

2018年6月1日,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明晟指数(MSCI)按照2.5%的纳入比例将A股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2018年9月27日,全球第二大指数公司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宣布,将A股纳入其全球股票指数体系,分类为次级新兴市场。有券商统计,这在理论上有望给A股带来5,000亿美元以上的增量资金。2019年4月1日,彭博公司宣布正式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撰文表示,这三大机构(MSCI、GEIS、彭博指数)的承认,等于为A股和不被看好的中国国债进行背书,为中国带来巨大的外资流入,缓解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困境,堪称中共的“贵人”。

2018年9月3日,MSCI将中国A股的纳入比例提高到5%。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称将把中国大型股在其指数中的纳入因子提高至20%。路透社报导说,此举可能吸引超过800亿美元的新外资流入中国。报导还指出,近年来,中国公司通过美国金融市场筹集了数百亿美元。

2019年5月2日,智库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罗宾逊(Roger Robinson)在向“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的演讲中表示,中共在相当程度上对美国金融市场进行渗透,情况非常令人忧心。

曾协助美国前总统里根制定解体苏共的经济金融战略的设计师罗宾逊(Roger Robinson)。(李辰/大纪元)

罗宾逊指出,美国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超过一千家中国上市公司。仅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就有六百五十多家中共国有企业上市。中国所有的国有企业都是中共军方的棋子,当这些中国公司成为各种股票指数的一部分(如MSCI指数)后,就成为数百万美国民众的个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结果就是,美国人通过在股票市场的投资,实际上为中共的扩张和渗透活动提供资金。

2019年6月5日,马可‧鲁比奥(Macro Rubio)等四位美国联邦参议员提出了《确保在美国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资讯透明法案》(Ensuring quality information and transparency for abroad-based listings on our exchanges) ,明确提出,要对中国和其它在美国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资讯进行严格审查,因为之前有调查显示,很多这些公司都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例如禁运法),还有很多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或者有侵害人权的记录,这都不符合美国上市公司的条件。

2. 摩根大通非法雇用中共权贵子弟

自2013年起,美国证监会和司法部几乎同时开始调查摩根大通银行涉嫌贿赂外国公司。此案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这是根据《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ion Practice Act)针对华尔街的第一个重大调查项目。

综合美媒信息,2003年,摩根大通银行开启了一个名为“子女”(Sons and Daughters)的招聘项目,专门聘请中共高官子女,2009年该项目被扩大,银行高层将这类招聘“制度化”,2013年项目终止。

从2006到2013年七年间,摩根大通雇用了大约100名与中国和亚洲官员有密切关系的人做正式员工或者实习生,银行因此获得了带来1亿美元收益的生意机会。

《金融时报》曾报导,摩根大通雇用过前中共商务部长的儿子高钰。摩根大通在雇用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的儿子后,协助光大集团旗下光大银行上市。

美国证监会的调查指出,摩根大通知道这样做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行为法》,但是“因为回报和新的商业机会过于丰厚”而继续违法行事。2016年11月,联邦检察官和监管机构宣布,与摩根大通及其香港子公司达成约2.64亿美元的和解协议。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除摩根大通以外,因类似案情被调查的还有多家知名金融集团。

四、中共对纽约大学的渗透

中共对美国高校的渗透包括设立孔子学院,捐助资金,利用华人学者或留学生窃密,施压以限制校园的言论自由等。中共的动作已经引起媒体、学者和政府的警惕。

美国之音2019年4月5日报导,根据美国教育部提供的数据,至少9所美国大学在过去六年中获得了华为公司的资助,总计1,050万美元。其中位于纽约州的康奈尔大学收到款项最多,超过530万美元。康奈尔大学声明,对现有项目进行认真审查,并停止接受新的资金。

2020年2月2日,《纽约每日新闻》(NY Dailynews)刊登评论《中共把持美国大学:纽约州立大学即使不关闭、也必须调查孔子学院》,作者是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科技与社会系副教授托德·‧佩丁斯基(Todd Pittinsky)。

文章谈到,目前纽约州立大学系统(SUNY)的六所院校接受了孔子学院,它们是: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奥尔巴尼大学(University at Albany)、州立大学全球中心(SUNY Global Center)、宾汉顿大学(Binghamton University)、布法罗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和视光学院(State College of Optometry)。

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宣布关闭孔子学院。图为抗议者呼吁美国大学关闭孔子学院。(大纪元资料图片)

作者认为,“这里错就错在我们把美国的教育外包给了一个外国的宣传机构。”孔子学院教授的是中国共产党喜欢的历史,其与各大学的合作合同中都写明“尊重中国的法律”,它带来的潜在风险不言而喻。

佩丁斯基说,芝加哥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宾州大学等已经停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而纽约州既没有关闭孔子学院,也没有向纳税人交代,为什么可以接受这种对美国学术自由的侵犯,甚至未能说明为何孔子学院是笔好生意。

2013年5月,三名纽约大学的中国学者被指控接受一家深圳公司的贿赂,向对方提供他们受美国政府资助所研究的关于磁共振成像技术的信息。

2013年6月13日,《纽约邮报》发表题为“上海扩建 纽约大学踢走盲人异议人士陈光诚”的报导,披露了纽约大学要求陈光诚律师离校的原因。文章引述一位匿名的纽约教授说:“纽约大学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它与中方非常密切地合作开设大学而因此做出大幅妥协。”“这是他们的软肋,否则,他们就不会在言论自由等方面如此受约束。”

陈光诚在6月16日发表声明表示,校方担心其对中国政府直言不讳的批判可能会威胁到该校和中国之间的学术合作。纽约大学最近在上海新建了一个校区,而一些参与该校区教学计划及研究项目的教授可能会因签证被拒而遭受损失。他说:“中共当权者对美国学术界的统战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像”,“美国的学术独立与学术自由正受到来自独裁政权的莫大威胁。”

五、中共渗透纽约华人社区

纽约华埠、法拉盛等华人社区是中共多年重点经营的“据点”。纽约侨社老人们说,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时,中共侨办对传统侨团渗透加码,想改变华埠长年支持中华民国、处处高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的局面,当时曾放言:十年内把各地侨社“白变红”。

2017年4月17日,大纪元特稿指出,各种名目繁多的华人商会和同乡会,大多是中共的海外政治工具和代理人,譬如纽约的温州同乡会、福州同乡会、上海同乡会直接由中共把持。

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原名美国纽约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同样听命于中领馆,会长梁冠军是中共全国政协海外列席侨胞、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协委员,得到中共诸多奖项。1999年7月,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梁冠军积极配合中领馆组织诋毁法轮功,甚至实施暴力攻击。

2008年5月17日。在纽约法拉盛和平集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数百至逾千人暴力围攻,大规模密集的谩骂和围攻持续了二十多天。此事由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彭克玉指挥,多个“同乡会”花钱招募人马参与。

中领馆还针对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搞破坏。2019年1月和3月,神韵艺术团在林肯中心举行两轮共29场演出,受到当地主流人士的极高赞誉。可是,在演出期间,中共天津610办(政法委)资助的李华红等亲共分子却在剧院外举牌诋毁神韵和法轮功,受到观众的谴责。

结语

纽约是世界第一都市,全球金融、商业和媒体中心,也是联合国总部所在地。鉴于其特殊的地位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出自纽约的对中共的支撑、站台或替它发声都会起到不可估量的负面作用,而纽约则因此承受严重的后果。

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践踏生命尊严的行径被大量曝光。现实表明,中共的统治不是为了让人民真正受益,而它却打着中国和人民的旗号招摇撞骗。对各国政府、商业团体和所有个人而言,对中共友善不等于对中国人民友善。亲近中共会招来祸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