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历史 美媒披露中共病毒爆发初期记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4日讯】美国《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s)杂志网站刊登资深政治记者吉姆·格拉蒂(Jim Geraghty)的文章,还原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初期爆发时的那段历史。

格拉蒂说,或许您听过报导,“中国(中共)当局否认病毒可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直到他们隐瞒不住为止”,但您可能没有听过,在武汉医生得出人传人仍在继续的结论后很久,加上外部卫生专家不断提出质疑的情况下,中国(中共)政府仍在强烈、大声、反复地坚持说,人传人是不可能的。

他表示,人们怀疑所谓的“来自中国(中共)的准确及时信息”是否会影响美国政府、美国人民和世界,影响他们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感染危险做足准备。

以下是格拉蒂从各种公开资料中还原的中共病毒爆发初期记录。

2019年底:中共病毒(武汉病毒)从某些动物身上传到人身上。最多的猜测是发生在中国武汉的一处“农贸市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

12月6日:根据《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首位确诊患者的症状发作日期为“ 2019年12月1日”。他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在他发病五天后,他妻子(53岁)也患上肺炎,并在隔离病房住院;同样地,她也没有到过该市场。

即,早在12月的第二个星期,武汉医生就发现了病毒正在从一个人身上传播到另一个人身上。

12月21日:根据中共疾病控制中心网站的公开信息,武汉医生开始发现“原因不明的一组肺炎病例”。

12月25日:中国国内媒体报导,武汉市第五医院消化内科吕小红主任证实,武汉市两家医院的医护人员疑似感染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并被隔离,其中还有呼吸科的医护人员。这是人传人的有力证据。

12月下旬: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份研究,武汉医院注意到病例数量“呈指数增长”,确诊病例跟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已没有联系。也就是说,病毒已经扩散开来。

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向其他医生发送了一条信息,提醒他们警惕可能会爆发类似于萨斯(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的疾病,并敦促同行采取预防感染的措施。

12月31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却对外宣布,“到目前为止,调查尚未发现任何明显的人与人传播,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这与医生发出的预警信号相反,而且跟已有两名医生疑似感染的事实相悖。

前上海疾病控制中心官员、中共公共卫生专家陶黎纳告诉香港《南华早报》,“我认为,鉴于中国的疾病控制系统、应急处理能力和临床医学支持,我们(现在)就能在初始阶段遏制疫情。”

民众自发悼念武汉医生李文亮。(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批评李文亮等八名医生,指责他们“散布谣言”。两天后,李文亮在派出所签署一份声明,认错并许诺不再有类似的“违法行为”。另外七人也获得类似的罪名惩罚。

同一天,在将几批基因序列结果送回医院并提交给卫生部门后,一家基因组公司的员工接到了湖北省卫生委员会官员的电话,通知武汉如有相关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纽约时报》对中国手机数据的一项研究显示,当天有17.5万人离开武汉。据全球旅行数据研究公司OAG的研究,21个国家有直飞武汉的航班。参考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有1万3,267名旅客从中国武汉出发、前往美国,平均每月4,422名旅客。

1月2日:《柳叶刀》发表的一项对武汉患者的研究发现,在41名受感染患者中,只有27位到过华南海鲜市场,这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途径已经扩散到市场之外。

当月稍晚些《柳叶刀》上的另一份研究总结说:“到目前为止,证据表明2019-nCoV(中共病毒)存在人与人的传播。我们担心,2019-nCoV可能具备有效的人类传播能力。”

也是在这一天,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外称,完成对病毒的基因序列。

1月3日:中共政府继续努力压制跟病毒有关的所有信息。根据中国媒体“财新”的报导,中共最高国家卫生部门——国家卫生委员会下令各机构不要发布与不明疾病有关的任何信息,并要求实验室转交所有样本到指定的测试机构,或销毁样本。

同一天,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再次发表声明重申:“到目前为止,初步调查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多次公开声称,中方自从1月3日起就疫情多次通报美方,而美国国务院1月15日通知在华美国公民警惕中共病毒。

1月3日已经是武汉发现确诊病例1个月之后。

1月3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接到通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告知他,中方称中国可能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

阿扎尔是前制药业高管,他曾帮助萨斯和炭疽热在美应对措施,所以他告诉属下,一定要让国家安全委员会了解这一情况。

(编注:从常识上讲,中方不可能连国内民众都不知道的就告知美国;更可能的是,中共既不告知国内民众实情,也同样不告知美国这种病毒的真实传染程度。)

1月4日:尽管中共当局继续坚称,病毒不会人传人,但国外的医生却纷纷提出质疑。香港大学感染中心负责人何柏良警告说:“香港应该对大陆数十人感染的神秘新型病毒性肺炎实施最严格的监测系统,这种疾病正在发生人与人之间传播。”

1月5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对外发表声明,虽更新了感染病例数,但仍重复说:“初步调查显示,尚无明显的人与人传播证据,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1月6日:《纽约时报》发表了武汉病毒的第一份报导说,“武汉中心区有59人感染像肺炎的疾病。”报导还采访了几位专家,均认为不应对此感到恐慌,但他们的判断都是建立在中共政府对外通报的不准确信息基础上的。

同一天,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针对中国疫情“发布了一级旅行观察警告”,这是三档警告中最低水平的一档。通告说,疫情原因和传播方式尚不知晓,建议赴武汉的旅客避免接触活的或死的动物、前往动物市场,以及与病人接触。

当天,美国疾控中心还提议派遣一个小组前往中国协助调查。结果中国(中共)政府拒绝了美方提议,最终世卫组织在2月16日的访华团队中包含了两名美国医生。

1月8日:中国医学机构声称已鉴定出病毒。中共当局的声明继续被西方媒体引用和重复:“没有证据表明新病毒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这种传播会特别危险),并且病毒也不会导致死亡。”

世卫的官方声明宣称:“在短时间内初步鉴定出新型病毒是一项显著成就,表明中国在应对新疫情方面的能力有所提高……世卫组织不建议对旅客采取任何具体措施。世卫组织根据现有信息,不建议在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1月10日:李文亮医生在感染这种中共病毒后,开始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他于1月12日住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的病情严重恶化,以至于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需要氧气维持。

《纽约时报》同一天引述武汉市卫生委员会的声明,“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的官方声明跟一线医生的遭遇是相互矛盾的。

图为武汉一处中共肺炎隔离病房门口,医生在看病患的CT片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发布更新说,“所有739名密切联系者,包括419名医护人员,均接受了医疗观察,未发现相关病例。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增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也未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他们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了一份问答表,强调“武汉市大部分无法解释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都有接触华南海鲜市场的历史。尚未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从这一天开始,包括武汉在内的湖北省领导人参加了为期四天的2020湖北省两会。会议期间都未提及病毒。

1月13日:泰国当局在一名从武汉赴泰国的61岁中国妇女体内发现了这种病毒,这是中国境外的首例病例。“泰国公共卫生部说,这名妇女没有去过武汉海鲜市场,从1月5日开始发烧。但是,医生也说,这名妇女去过武汉别的小市场,那里出售活的和新鲜宰杀的动物。”

1月14日:武汉市卫生部门发布另一份声明,宣布“在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相关病例。”

此时距离武汉首次出现人与人之间传播证据已过去五到六周。武汉医生从12月初开始就知道当局的声明是错误的,因为第一位受害者和他的妻子都没有去过南华海鲜市场。

世卫组织却采纳中共当局的说法对外称:“中国(中共)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未发现,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1月15日:日本报告了第一例确诊病毒案例。日本厚生省说,该患者没有去过中国的任何海鲜市场,并补充说:“在中国期间,该患者可能与一名患有肺炎的病患有密切接触。”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开始更改其声明内容为:“现有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排除有限的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但人与人之间继续传播的风险很低。”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在随后第二天的一份声明再次阐述了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但只说:“在亲密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这比武汉医务人员公开的预警说法——存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也足足晚了三周。

图为实验室进行中共病毒检测。(Jane Barlow – WPA Pool/Getty Images)

1月17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美国国土安全部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宣布,从武汉出发前往美国的旅客将在三个美国机场接受身体筛检,重点是筛检有与病毒相关的症状的旅客。美国三大机场——旧金山、纽约和洛杉矶的国际机场是大部分武汉直飞航班的入境所在地。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的每日更新称:“在763名密切接触者中,已有665人解除医学观察,还有98人仍在接受医学观察。在亲密接触者中,未发现相关案件。”

1月18日: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与总统川普(特朗普)就病毒进行了首次讨论。

尽管武汉医生预警病毒具有传染性,但武汉市政府仍允许在中国新年期间举办4万个家庭的万人宴。

1月19日:中国(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宣布病毒“仍可防可控”。世卫在其声明中做了更新说:“对病毒的传播方式、疾病的临床特征、传播程度或来源,目前尚不足以下清晰结论。”

1月20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再次宣布:“在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相关病例。”这是该机构最后一次宣称没有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

当天,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的负责人对外承认,在广东省发生的两例感染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医务人员已被感染。

同一天,疫情首次登上武汉最大的报纸《武汉晚报》的头版,这是自1月5日以来的第一次。

1月21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宣布了华盛顿州斯诺霍米什县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该居民六天前刚从武汉返回。

至此,成千上万的人已经离开武汉,将病毒携带到中国各地和其它国家。

1月22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继续称赞中共处理疫情得力。

世卫组织代表团有对武汉进行实地访问,他们的结论是,在全国范围内新测试盒表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正在武汉发生。

报告还说:“他们的同行一致同意应密切注意手部和呼吸卫生、食品安全,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避免聚集。”

但在世卫组织紧急事务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小组成员就此事件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仍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当时的建议是该事件不构成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1月23日:中共当局宣布了他们的第一步措施:对武汉进行封城。数以百万计的人在恐慌中离开了这座城市。

同日,新加坡和越南报告了他们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

1月24日:越南报告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日本、韩国和美国报告了第二起确诊病例。

2月1日,李文亮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六天后他死于此病。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