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纽约染疫暴增 美中抗疫有何不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5日讯】【新闻看点】纽约染疫暴增 美中抗疫有何不同(2020/03/24)(总第551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昨天武汉新增了1例确诊病例,患者是湖北人民医院的医生。但尽管如此,湖北防疫指挥部还是在今天(3月24日)发布通告。武汉市从4月8日开始,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正式解除封城。而从明天(25日)开始,武汉以外的地区将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可以凭借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而这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正在全球肆虐。华尔街日报报导,截止到前天(22日),全球染病的数量在一周中增加了一倍多,达到了近33万例,至少有10亿人被要求待在家里。

特别是美国的确诊病例,昨天已经超过了4万例。重灾区纽约州确诊了20875例,死亡157人,死亡率是0.75%。其中纽约市的病例是12305例,占去了纽约州的近60%。很多人都在关心纽约会不会出现意大利的局面,也关心美国与中共抗疫有什么不同。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顺便也说一下中国大陆的真实疫情。

纽约三周后如何?

在美国,目前最严重的三个州是纽约、加州和华盛顿。而纽约占了全美国一半左右的患者,更是排在第一位。

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卫生项目主任托马斯·鲍里基(Thomas J. Bollyky)表达了他的担忧,如果不尽早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还像三个星期前的方法应对,落后于疫情爆发,“那么最终会发生像意大利那样的可怕局面”。

鲍里基认为,纽约能不能避免意大利那种可怕局面,“取决于现在采取的抗疫措施能不能有效拉平感染人数的增长曲线”。

而鉴于美国在10天前已经开始采取了更为积极的防控措施,鲍里基承认,“有望看到好的结果”。“现在做出的一些牺牲,会让确诊人数有所下降”。

大疫当头,紧急应对

纽约州长库莫(Andrew Cuomo)要求,除了拉开社交距离和加强测试,纽约还要迅速扩大医院的容量,增加医疗设备用品。

美国总统川普已经下令,派遣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在曼哈顿贾维茨中心改建一个1000张病床的临时医院。国民警卫队(The National Guard)昨天已经开始协助建设。预计7-10天完成,并开始接纳患者。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示,他希望贾维茨临时医院在本周运行,“这对我们(纽约人民)来说,可能是救生员”。

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昨天表示,五角大楼正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合作,本周内在纽约和西雅图等疫情严重的地区部署野外医院、医疗设备和分派卫生保健专业人员。

此外,库莫要求全州注册护士应征,以应对中共病毒,目前已经有30000多个回复。库莫还要求保险公司把旗下的护士转移到前线,他说“这是在挽救生命”。

此外,联邦政府正在向纽约运送大量医疗设备和用品,包括呼吸器、医用口罩、隔离服、面罩、手套等等。

大疫当头,美国上下集思广益,发挥着集体的智慧。而且美国信息是完全透明的,从市长、州长到美国总统,都在开新闻发布会。各家媒体第一时间报导,大纪元和新唐人也联合进行直播,信息通达,美国民众可以迅速了解最新疫情。

反观中共抗疫,上面说什么,下面做什么,完全遵从上面的指令。不管对不对,都是一刀切。不考虑人民的感受,不考虑人民的死活,就是根据主观臆断。

该不该向中共“抄作业”?

在伊朗、意大利和韩国的疫情窜升之后,中共上下就开始宣称要外国向中共“抄作业”,世卫组织也号召各国学习中共的模式。言外之意,中共的极权体制有利于抗击疫情,让外国复制中共的抗疫模式。

不过意大利没有向中共“抄作业”,韩国也没有向中共“抄作业”。那么美国会不会向中共“抄作业”呢?

昨天(23日),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了一场应对中共病毒讨论会,专门就美国应该向疫情首先爆发的中国学些什么等问题展开了讨论。

资深研究员黄严忠认为,西方国家不能、也不应该复制中共模式。他指出,“首先,中国(中共)政府能够实行严厉的措施,因为他们有个很强的国家机器,并且可以渗透到社会,强制落实他们的决定。并且中共使用高科技手段,用大数据监督民众的行踪。比如保安在每一个居民小区巡逻,这种措施等于将整个社会和经济活动全部关闭了。这种模式美国不可能照抄”。

黄严忠认为,通过实行极端的做法以最大限度保护健康,但是却引起人们的重大恐慌,并且导致经济和社会的破坏性后果。而这恰恰是“民主国家试图要避免的”。

他强调指出,北京对抗中共病毒疫情的模式,并不是在最大程度的保护健康与最小程度的冲击经济之间做出的选择。他赞扬了台湾、韩国的模式,虽然采取的措施应对疫情爆发,但他们也同时试图把这些措施对经济社会的可能破坏程度降到最低,“这与中国(中共)非常不同”。

需要特别说一下台湾。在中共的打压下,台湾不是世卫组织的成员。也没有封城,也没有封闭小区,但是台湾是目前世界上受损程度最小的国家和地区。这才是世界上应该真正被别人效仿的,或者说是世界各国“抄作业”的对象。

台湾是怎么做到的呢?有网友研究认为,“一句话,提前告知人民真相”。台湾政府和民众最迟在1月15日,已经开始有了防范意识和准备,这比武汉封城还早了8天。

就是说,中共的抗疫模式,并非真正行之有效,或者说并非唯一的抗疫模式。更重要的是,中共的抗疫模式引发了很多的次生灾害。

我们在以前的节目中多次引用网友的爆料曝光,很多被封禁在武汉城中的市民,求医无门又没有援助,有的在绝望之下自杀,有的被活活饿死等等。

前几天我们说过一例,就是一个2岁的孩子被活活饿死在家中。之所以被人们发现,是因为尸体已经发出了臭味。

还有身患其它绝症的人,因为封城不能前往医院治病等等,这样的人道惨案,并不是一例两例。

武汉4月8日解封,两会4月18日召开?

湖北防控指挥部今天通告称,从明天(25日)零点开始,对持有湖北健康码“绿码”的外出务工人员,首先进行核酸检测。在检测合格后,采取“点对点、一站式”精准输送,确保工人返岗。从4月8日开始 ,武汉解除封城,有序恢复对外交通。不过湖北境内的各级各类学校,“继续延期开学”。

在大陆的微信上,有人在转发消息,称中共两会将在4月18日召开。消息引述“有关人士”透露,两会代表将从4月1日开始分批进京。在各地方和北京市分别集中隔离检疫和健康检查,确定14天隔离没有问题后,正式报到出席会议。

中共两会是否召开,普遍被外界认为是大陆疫情可控的重要标志。不过查阅网上资料,并没有发现正规媒体报导此事。所以究竟是真是假,还有待考证。

而今天湖北、北京、上海和广东4个省市都重新出现了本地确诊病例,武汉还能如期解封吗?中共两会还会如期举行吗?也让人们质疑,湖北的疫情真的像官方所说得到控制了吗?

“零蛋”破碎,四省市均有本地新增确诊

中央社报导,昨天上海新增了一起“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患者曾与广东的境外移入病例有接触。而广东病例在备注中标记是“湖北输入”。

广东在今天通报中指出,从“湖北输入”的确诊病例是一名在广东工作的51岁湖北籍男子。15日从广东佛山驾车回湖北咸宁老家,17日又驾车到广东惠州,期间并未离开租住房屋。19日驾车回到佛山,接受居家隔离。20日上午出现发烧,被送医检测,确诊为新增患者。

根据中共官方统计,咸宁已经一个月没有新增确诊病例了,为什么现在还会有“湖北输入”?广东怎么没有照顾到咸宁的通报情况呢?这是在向兄弟省份湖北甩锅,还是什么其它情况?反正是没有运作好,不小心穿帮了。

武汉市卫健委今天也通报了昨天确诊的一例新增病例,患者是一名租住在武昌区紫阳街张之洞路137号的医生。因为近期都在湖北省人民医院上班,所以不排除是在医院内被感染。

这些新增确诊患者的出现,不仅打碎了武汉的 “3个0蛋”,而且使全国“清零”破功了。

中共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16日曾表示,如果武汉最后一例新增病例之后,连续两周没有出现新病例,那么武汉的封城措施就应该解除。

根据李兰娟的说法,当局定在4月8日武汉解封,显然是把昨天的确诊几例当作了最后病例。我们不禁想问:武汉能按时解禁吗?现在说是否为时过早?

黄严忠:中共数据造假,封杀言论

黄严忠表示,虽然中共当局一直宣称“清零”,并不是真没有确诊病例,是因为“他们(中共)创造了新的分类,把外来案例和无症状案例都不计算在内”。

黄严忠指出,根据大陆财新的报导,武汉每天仍然有几十名没有症状、但是呈现阳性的患者,而这些人“没有被包括在政府的报导中”。

湖北传媒集团研究室副主任王先生告诉自由亚洲,当局声称“新发本土病例为零”,事实上是以“不确诊、不收治、不上报”的手法,“确保病例0增长的政治任务”。

知情人朱先生证实,各方为了确保完成政治任务,不接受复阳的病人。患者想入院治疗,要经过社区申报和指挥部审批等各种复杂的程式。

朱先生表示,当局为了复工,叫大家放心上班,把整个诊断标准都修改了。现在“不上班不行了”,“要死人,你也得给我上班”。

一位武汉医生指出,“清零”只意味着你得去上班,其它什么都不是。

黄严忠指出,世卫组织号召各国学习中共模式,但各种不同的声音,却被中共当局的审查扼杀了。

所有疑问均无人应

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杜骏飞教授有一篇文章正在网上流传,其中有七个问题,当然可能还有很多,因为他留下了一串省略号。

七问分别是:1、一线医院发现疫情后,真的不能使用网络直报系统吗?

2、专家组抵达武汉后,真的无法掌握人传人的疫情实况吗?

3、疫情信息泄露后,有关部门真的要优先解决泄露信息的人吗?

4、人人都不肯承担责任,真的只有钟南山才有资格向公众报告实情吗?

5、武汉疫情日烈,管理者真的不能提前预判医疗资源的大匮乏吗?

6、当疫情与恐慌同步蔓延时,真的只有封城才是最佳选择吗?

7、封城之后,真的不能将确诊的病人向其它医疗资源闲置省份妥善分流吗?

⋯⋯

所有这些疑问,没有人回应。是问题难度大,还是不敢说出事实呢?这种处理问题的机制,在未来,会不会重新上演悲剧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昨天(23日)早上,在京昆高速宁陕服务区,一名30岁的务工人员在复工途中因病离世。新京报引述陕西宁陕县网站消息,经检测证实,死者田某汉坦病毒呈现阳性。

多方报导称,在死者乘坐的复工包车上,共有2名司机、一名医务人员和30名务工人员。从云南临沧市孟定镇出发,前往山东去务工。凌晨4点多,田某出现不适,随即报警求助。

救护车赶到后,将田某和另外两名发热人员及一名陪同人员送往医院,并安排病毒检测,同车其他29人全部就地医学观察。当天早上7点多,田某因救治无效死亡。

汉坦病毒,俗称“出血热”,国际上称为“肾综合症出血热”。这是一种经过老鼠传播、由汉坦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这种病起病急、进展快,容易致人死亡。

肾综合症出血热患者临床表现多是发热、出血和肾损害。发病后期,可能会出现低血压和急性肾衰竭,死亡率在1%-15%不等。

至于汉坦病毒症候群患者,病发4-10天后,可能出现咳嗽和呼吸急促等呼吸道症状,死亡率高达40%。

以上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您点击视频右下方的“点我订阅”。当我们上传新节目的时候,您可以得到一个通知,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在会员区,我们会谈谈美中多元对等原则还能走多远,双方是否必有一战。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