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进入人体试验 6大疫苗哪种安全有效?(组图)

柯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美国,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第一支疫苗已注入人体;中国疫苗也在日前进入人体临床试验。全球纷纷制造疫苗对抗疫情,目前正在研发中的疫苗有哪些种类?期待疫苗试验顺利的同时,也有人担心,接受疫苗注射是否有感染病毒的风险?

欧洲一家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官、病毒学及传染病专家董宇红博士接受大纪元专访,分析目前常见疫苗的种类以及优缺点。以下为采访整理:

自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已经有超过 20 个中共肺炎疫苗处于研发阶段,其中大多数都是传统路线。2个品种进入临床,包括美国麻州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研发的“mRNA-1273”疫苗——RNA核酸疫苗,以及中国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重组病毒疫苗。另有多个品种已经进入动物试验。

目前各国研发的疫苗主要包括如下1~5种,而第6种由于风险高,尚未被采用。

1. RNA核酸疫苗:研发速度最快

RNA核酸疫苗的最大优点就是研发速度非常快,在所有疫苗平台里堪称第一。一旦病毒的目标基因(S)序列定下来了,就可以立即把这个序列变成一个疫苗。

与传统疫苗相比,RNA核酸疫苗可更快投入临床,能更好的应对新病毒引起的大流行,比如最近的一些新型流感疫苗就是RNA疫苗

RNA疫苗安全性也令人看好。因为它没有传染性,不是一个毒株,只是一段序列,包在一个安全的载体里面。而且信使RNA(mRNA)在体内可以被酶自动生物降解的特点增强了其安全性。同时,正因为mRNA在体内容易被酶降解,增加了不稳定性,也可能影响其有效性。

全球已经有超过 20 个中共肺炎疫苗处于研发阶段,包括RNA核酸疫苗、重组基因工程蛋白质疫苗等。(Leonardo Fernandez Viloria/Getty Images)

2. 重组基因工程蛋白质疫苗:安全性最佳

这种疫苗安全性最佳,没有病原体,不具感染性。

但是若要研发重组基因工程蛋白质疫苗,需对病原体具有较全面的了解,要能精确找到病原体结合人体细胞的最有效的位点(靶点)。目前全球多个研究团队都在研发这类疫苗。

3. 重组病毒疫苗:对新发传染病或有一定风险

在低毒性的替代病毒(如腺病毒、减毒流感病毒)上,加入病原体基因,制成疫苗。

重组病毒疫苗优点是能够刺激比较强的免疫反应。缺点是存在对载体病毒的免疫反应。个人认为,对于新发的传染病、致死率高的疾病,开发重组病毒疫苗还是有一定风险的,毕竟是导入了一种新的人工重组的活病毒,安全性方面的不确定因素比较多。

例如在2004年发表于《病毒学期刊》一项实验SARS疫苗的研究中,接种过表达SARS刺突蛋白的重组病毒疫苗的雪貂,在感染SARS病毒后,肝脏出现了更强烈的免疫炎症反应。也就是说,接种过重组病毒疫苗的人比从未接种过疫苗的人,可能患上其它更严重的疾病。

4. DNA核酸疫苗:有与人体基因结合风险

开发快速,省去体外抗原制备过程,直接由人体合成抗原,可激活T细胞。

缺点是DNA疫苗有和人体基因结合的风险 。

在研发中共肺炎COVID-19疫苗之一的美国马里兰州Novavax实验室,一位研究者在看新型冠状病毒的蛋白质结构。(ANDREW CABALLERO-REYNOLDS/Getty Images)

5. 灭活疫苗:保护力不持久

灭活疫苗以病毒本身病原体制成,但病原体已经被高温或化学物质杀死,较减毒疫苗安全。但缺点是可能需要追加接种以维持保护力。

灭活疫苗只能诱发抗体来中和病毒,不太能诱发更强的T细胞应答来杀毒。

6. 减活疫苗:风险最高、目前未被采用

减活疫苗以病毒本身的完整病原体制成疫苗,经多次继代培养,使其致病力降低。由于制作减活疫苗需大量培养病原体,所以对研发场地的生物安全等级有较高要求。

减活疫苗优点是可持续复制、刺激免疫系统,保护力持久。

减活疫苗不适合用在传染率、致死率高的疾病(如中共病毒SARS-CoV-2),因为它感染人体的风险在所有类型的疫苗中是最高的。因此,目前没有任何单位采取这个研发方向来制造中共病毒疫苗。

最后补充一个事实,并非所有的病毒性疾病,都能成功开发出疫苗来。比如,尽管全世界多个研究机构都尽力研发,但SARS至今就没有一个能成功的保护健康人免受感染的疫苗。而我们知道,病毒也会不断变异的,这亦会左右疫苗的有效性。

编者按:中共为推卸责任,正在把武汉新冠病毒的来源嫁祸给其他国家。为了阻止中共的罪行,新唐人认为应该将病毒命名为“中共病毒”。这个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因中共掩盖疫情而向全世界散发,为了让世人永记中共带给世界的灾难,正名为“中共病毒”。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