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疫情大爆发 中共全球部署遭重创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7日讯】《有冇搞错》。3月26日。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导,3月18日,捷克军队专门派一架军机,从中国运回了他们专门订购的15万套新冠肺炎病毒快速检测试剂盒。捷克卫生部长当时还说,这些试剂盒将被送到疫情严重的地区,供医院、警察和士兵等人员使用。据说这些试剂盒,可以最快20分钟测出结果;欧洲的那些试剂盒,要6小时才出结果。

不过,最近的消息说,这批来自中国的试剂盒,出错率竟然达到了80%之高。捷克的区域卫生学家Pavla Svrčinová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这些试剂盒在一间大学医院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出错率太高,有80%,他们现正等待一个全国范围内检测结果。

捷克的医疗机构已经决定,继续依靠传统的测试方式来测试中共病毒(武汉冠状病毒),但这样每天只能测试900次。

快速检测试剂盒,目的是速度快。八成的错误率,根本就比不测试还糟糕,因为不检测,大家会保持警惕,自我隔绝,检测之后得到错误结果,没染病的人和病人一起隔离,结果得病了。最糟糕的是,染病带病毒的人,以为自己没问题,结果到处走动,传染给别的人。

有人对这个出错率高度怀疑。捷克副总理、内政部长哈马切克(Jan Hamáček)就认为,这些试剂盒的错误,有可能是被刻意选择植入的。因为一般来说,如果出错率在两三成,已经是一个严重问题了,如果出错是五成,意思是一半的机会,这个检测结果就完全不可信了。八成有错误,那根本就是个垃圾。没有人能理解,为什么垃圾产品能投入使用,还出口到外国,去进行中国所谓的大国担当。

我宁愿相信这是科研和生产质量问题。大家还记得中国的问题疫苗吗?

最早,2007年,山西首先发生了多宗儿童注射疫苗后死亡事件。地方政府长期隐瞒,直到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刊登了一篇长篇报导,揭露了出来。民情汹涌之下,官方表态调查,但最后不了了之,什么都没发生。

反而是,报导此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兼总编被撤换,该报的“调查部”被解散了,调查部的主任王克勤被解聘,就是开除了。王克勤这个人,应该被记在中国新闻记者的历史中。他原在《中国青年报》,做了很多优秀报导,后来去过《财经》,都是做调查报导。被《中国经济时报》开除后,他又去了《经济观察报》,不过很快,《经济观察报》的“调查新闻部”也遭到解散。

根据我的经验,这是中宣部下了格杀令,不许王克勤这个记者在任何官媒存在。后来他去哪里了,我不知道,只知道此后基本上看不到他的声音了,起码在正式的官媒上,再也看不到他的声音了。

但是,有问题的疫苗,却不会从此消失。

2013年11月至12月,中国大陆南方地区出现多宗婴儿注射乙型肝炎疫苗后,引起致伤致死的事件。主要涉及厂商为深圳康泰生物,这家公司生产的疫苗制品,以前就已经屡次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再一次,大家没有看到什么官方处理。

2016年,山东疫苗案发生,涉及十八个省市上百万儿童。

公安部成立专案督办案件。一年多之后,山东、河南、河北等地逮捕355人,起诉291人,立案查处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174人。也就是说,疫苗案要想查下去,不是生产企业这么简单,而是涉及背后一系列政府权力部门,174人被控职务犯罪。

2018年,中国疫苗再出现问题了。中国上市企业长春长生生物的旗下企业,其生产的疫苗出现严重问题。

2018年7月21日,出现一篇《疫苗之王》文章,原刊于微信公众平台,转载的标题为《疫苗之王们的造假之路 穷病真的没法治?》,这篇文章直指长生生物背后持有人的发家史,以及涉及的相关部门的腐败。

文章披露,这些疫苗企业,原来都是所谓国企,通过个人收购变成私人企业,背后都有中国国有的生物制剂研究所。

他们熟悉中国药品制造的测试审批,以及销售管理程序,采取大幅度给回扣的方式,给官员、医院、医生送钱。当然,这完全是因为疫苗的销售毛利,普遍在80%以上。因为有垄断,才有高额利润。

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有关问题疫苗的报导很多,也引出很多对报导的批评报导。

媒体普遍报导之后,中共专家出来说,媒体的报导不准确,因为疫苗有一类和二类之分,问题疫苗,有真的和假的之分。一类疫苗是政府强迫大家必须要打的,是免费的,二类是可以自行选择注射,但要给钱。问题疫苗,大部分是二类疫苗。所谓真假之分,因为真疫苗也可能过期,质量不好,所以出了问题。假疫苗根本就是假货,没经过科研,没生产执照,还可能有毒。

所以专家要求大家,要解决疫苗问题,必须分清楚这些区别。

专家啰嗦一大堆,但老百姓眼睛雪亮。所以香港突然出现了大量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只为带孩子打疫苗。不只是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等地,甚至泰国、马来西亚,都有这种专门的生意。

官方专家说得天花乱坠,但假的还是假的。

这让我想起来一段故事。好多年前,我动了个想法,想回大学去继续读书。大陆一个朋友听说后,跟我说,其实你不用那么麻烦,还要去读好多年,只要有钱,我可以帮你搞到大陆的博士毕业证书。好奇之下,我就问他要多少钱。他说,看你要什么类型的?

这个有点像了吧。

我问他都有什么类型。他说,有真的真证书,和真的假证书,也有假的真证书,和假的假证书。

我当然一头雾水了。他解释说,最便宜的是假的假证书,这个大家都容易理解,去做个假的证书,盖个假章,签上假名就行了。

假的真证书也不贵,就是直接到大学里面开出毕业证书,所有材料都是真的,图章、签字都是真的。

真的假证书,就是直接从大学开出的真证书,格式、签名和盖的章都是真的,甚至连各科成绩表,导师评语这些资料,都可以放进大学的数据库里面。和真的几乎完全一样,但它是个假证书。

真的真证书,就最贵了,所有证书当然是货真价实的,不但大学里面的资料库有资料,甚至还有人帮你写毕业论文,还可以有假的博士论文答辩签字,还可以进入国家教育部高级人才库里面。

当然,这是个真的真证书,但你确实没有读过博士,其实还是个假的。

我好像突然听到武汉市民的叫喊声了:全是假的。

这个叫喊声,现在正在全球响起来了。

前两天,美国推特第一热门话题是CCP Virus,就是中共病毒,今天,是Make China pay,就是要让中国为这个病毒的全球大流行,造成这么大损失付出代价。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三份报纸的发行人联署了一封公开信,批评中共把他们记者赶出中国的决定。他们说,现在这个时刻,是世界最需要真实信息的时刻,中国的做法,只会令全世界人极度反感。

他们没说出来的逻辑是:中共公布的所有信息,没有人相信。

一个人第一次上当,是骗子不对,第二次上同样的当,是你自己不对了。

全世界都有类似的说法。中国人,因为上当次数多了,所以喊了很长时间。喊的次数再多,其实也比不过有亲身感受。

美国用推特的小朋友们,其实不关心外国产品和外国政治,但因为爷爷奶奶去世,因为朋友被染病了,因为不能出去游玩,所以突然对中共这个名词有了全新的了解。

我想说的是,不管中共如何用尽吃奶的大外宣的力气,这次中共病毒全球大扩散,必然是一次大的转折,中共的硬实力也好,软实力也好,都会受到巨大损害。

《1984》这本书里面,温斯顿最后被老大哥的当局捉进监狱,全部招供之后,还加了一条问题,2加2等于几?只要他说等于4,就会被继续折磨,直到他得出“正确答案”,他问刑讯的秘密警察“你想得多少”。温斯顿后来终于改造完毕,回到“真理部”继续工作。

类似这样的,把假的说成是真的,必须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监狱。中国大陆如同一个大监狱,信息完全彻底封闭,而且你也逃不掉,反复多次。如果是一个开放体系,因为可以得到各种信息,完成那种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共产制度首先必须封锁信息的原因。不管房子的门窗锁得再紧,不管房子再牢固,只要有一个洞,大家就能看清楚。

在香港,未来这一点恐怕尤其重要。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