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触目惊心的经济掠夺(1)

作者:沁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8日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不但造谣诬陷、重刑诬判、毒杀虐杀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

经济迫害包括:(1)直接掠夺,即抢劫和绑票、抄家抢劫(实际为打家劫舍)、砸毁物品、冻结账户、查封冻结、霸占没收房产等;(2)敲诈勒索,巨额罚款;(3)截断生计,全方位截断法轮功学员的一切经济来源。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经济迫害规模空前巨大,损失难以估量,程度之深、性质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

“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

2007年10月15日,吉林省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在法轮功学员许鹏家没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将他家中物品、现金、父母的工资存折等,包括秋菜、土豆和大葱,洗劫一空,家人找到国保大队索要存折和物品,质问为何拿私人物品。

马队长说:“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长春、松原哪都知道,都一样。”

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经济掠夺印证了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示的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抢”。“抢”,不但是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共匪心照不宣的生财之道。

目录:

引言 “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
1. 打家劫舍
1.1 抢劫现金、存折、支票、银行卡
1.2 抢家产
1.2.1 开车“搬家”洗劫家产
1.2.2 抢粮
1.2.3 抢房、毁房、扣房照
1.2.4 抢车
1.3 为掩盖罪恶而抢
1.4 如此“共产”
2. 敲诈勒索
2.1 “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2.2 不拿钱就关押、虐杀、强抢强扣
2.3 共匪比绑票、劫道的还狠毒
2.3.1 株连敲诈亲友
2.3.2 绑票勒索,骗钱不放人
3. 截断生计
3.1 毁坏田园生计
3.2 剥夺创业经商权利
3.3 家业(家庭生计)因迫害而荒废
3.4 降级降薪、扣发停发工资、剥夺养老金
3.4.1 降级降薪、扣发停发工资
3.4.2 剥夺养老金(退休金)
4. 可怕的天惩——钱再多也救不了命
4.1 打家劫舍的恶报
4.2 敲诈勒索的恶报
4.3 截断他人生计的恶报
结束语:谁倾家荡产
附录 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不法人员抢劫的部分物品

1. 打家劫舍

抄家抢劫(打家劫舍)是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私人财物最直接、最野蛮的掠夺。一方面将个人合法物品作为所谓“罪证”,以此对法轮功学员枉法裁判、加重迫害;另一方面,假借抄家之名公然对现金、银行卡、存折及其它有价值的物品甚至私家车、私人商铺等个人名下资产明目张胆地抢夺、占有。

山东省济宁市中区公安局科长郭洪涛自1999年7月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的3年中,仅非法抄家就达数百次,掠夺大量财产,折合金额上千万元。其抄家如入无人之境,不出示任何证件,不给出任何理由,进门就翻,利用恐吓、威逼、诱骗等流氓手段向法轮功学员家人及单位吃、拿、卡、要,最多时达到一家被查抄十余次,勒索的数目更是无法统计。

在这场群体灭绝性迫害中,如郭洪涛般的中共劫匪、蛀虫比比皆是。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非法抄家,被抢走财物无计其数,甚至家被洗劫一空,劫匪对抢不走的东西全部砸烂、砸碎。共匪的祖宗,流氓无产者在“巴黎公社”的疯狂我们看不到了,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共匪流氓如何对无辜百姓疯狂抢劫的。

注:“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类似德国纳粹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

1.1 抢劫现金、存折、支票、银行卡

据对明慧网信息所作的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学员被共匪抢劫的钱财有:

多年积蓄、工资、还款、购货款、购煤款、购房款、卖房款、房贷、卖地款、地租、卖地补偿款、拆迁补偿费、卖粮款、水稻款、玉米款、其它卖庄稼款、粮补、学费、结婚费、生活费、特困生活费、医疗费、化疗费、车祸赔偿费、装修费、丧葬费、抚恤金、做生意的钱、开超市的钱、卖化肥的钱、卖竹竿的钱、送水钱、(孩子老人)零花钱、孩子压岁钱、棺材钱、墓地钱等等。

打家劫舍5个多小时 一生积蓄被抢光

2019年9月26日晚,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许章清、涂爱莲夫妇在家中遭孝南区公安、政法、司法、“610”、国保及新铺派出所十多个中共不法人员劫持。这些人从晚上9点半至次日凌晨3点,非法抄家5个多小时,抢走三十多万元现金及银行卡、存折、身份证及价值共四十多万元的财物,夫妇俩一生的积蓄。

家被抄光,夫妇俩及未修炼法轮功的儿子被视民为敌的中共恶人带走,儿媳陈春燕带着1岁多的孙女在家中被两个中共匪警监视。后来陈春燕不堪骚扰,新年期间带着女儿流落在外,孤苦无助。

被抢走100多万元财产 优秀讲师张晓杰被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张晓杰女士,河北省秦皇岛市高级技师学院讲师,2013年6月10日傍晚,遭秦皇岛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掠走法轮功书籍及105万多元现金、存折、银行卡、房本、身份证和两辆轿车、一大包黄金铂金首饰、多台电脑等大量贵重物品。

张晓杰被非法判刑5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残酷折磨致患卵巢癌,出狱后病情恶化,于2019年8月24日被迫害离世,年仅51岁。

被提走40万元私人存款 刘仁秋被重判10年

2016年6月28日,辽宁大连市旅顺法轮功学员刘仁秋在租住屋被一伙刑警绑架,当时左右各一个刑警架住他,另一个警察戴着拳击手套猛击他的小腹和胸部,致其内伤尿血。

这伙刑警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私人物品、非法冻结了他的网上个人账户。中共不法人员几次提走刘仁秋的私人钱款,他的40万私人存款被提得所剩无几。刘仁秋后被诬判10年重刑,罚金5万。刘仁秋上诉,得知他拒绝“转化”(逼迫放弃修炼)后,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诬判。

髙级研究员遭诬判 几十万元账款被侵吞

电子高级工程师魏应新先生,1939年6月18日出生,退休前是广州白云山制药厂科研人员,曾受聘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髙级研究员。2005年9月12日,被越秀区公安在广州大道中绑架,诬判4年,导致二儿媳提出离婚,老母亲被迫害致死。

他放在白云山制药厂的五笔账款几十万元被以冒名、缩水、化零的方式全部侵呑。

7万元盖房钱被抢走 受害者遭毒打关押

2009年10月7日晚,河北省涞水县“610”、永阳镇政府干部和永阳派出所共十几人,闯入东垒子村法轮功学员李德志家翻箱倒柜,把屋里翻得底朝天,衣服扔得满地都是,用大改锥把柜撬开,抢走三张支票,共4万多元,加上现金,共近7万元。

李德志的妻子急忙上前阻拦说:“这钱是我们盖房用的,你们不能抢走!”她遭到警察和政府人员毒打,被带到永阳镇政府关押。全家人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被抢走,存折无法挂失。老父亲气得口吐鲜血,老母亲泪流满面。

后在国际舆论压力下,派出所警察不得不退还7万元,但报复李德志,于12月8日将他劫持到高阳劳教所迫害。

永阳镇邪党书记李振生因迫害法轮功,早在2008年就得了肛瘘病,从肛门往外流大粪,几次进京做手术也得不到根除;用大改锥撬李德志柜子的警察的叔伯哥,当晚在参加他人婚礼的饭桌上被人用刀扎死;参与抓捕李德志的政府女干部骑电车时,栽倒在地,一只胳膊与肩骨脱了臼。

被抢走大量现金和存折 丈夫遭迫害致疯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马淑芬于2000年新年和丈夫等法轮功学员进京和平请愿,被劫持关进集贤县看守所。家中只留下四个孩子。派出所警察和村书记非法抄家,恐吓孩子,用菜刀撬开衣柜,劫走柜里物品、书、她丈夫行医挣得的有7万多元存款的存折和6,800元现金。

钱被抄光,大女儿被迫辍学。镇政府不法官员还诬陷她家药品不合格,对她家罚款2万2,800元。马淑芬的丈夫后来被非法劳教,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多年来全家大人、孩子没有一天过上安稳日子,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苦痛。孩子考上大学也没钱去读,要打工赚钱养家,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爸爸。

更多事实:

◎ 2019年4月,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兰一家老小十人遭绑架。警察抢走卖房款30万元、轿车及其它个人物品。

◎ 王伟,男,山东即墨市法轮功学员,于2012年8月1日早晨5点半被即墨刑警大队、治安大队、消防大队架云梯破窗而入绑架,抢走30多万元存折和3,500元现金。

◎ 2014年10月14日,黑龙江双鸭山法轮功学员郭红霞遭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抢走私人物品及80万元私人存折一个,其它存折若干,1,000元真相币(纸币上写有法轮功真相)及其它现金等。警察见钱眼开,所有存折和现金拒不归还。

郭洪霞后被诬判3年半。2014年8月,被保外就医;11月27日晚,含冤离世,年仅57岁。

◎ 2019年5月6日,山西省忻州原平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平老人(79岁)遭非法抄家,被抄走电脑、打印机、复印纸等以及18万元现金和存折(存折钱数不详),那是儿媳要在太原买房,她给筹的买房款。

◎ 2012年8月22日,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指使故城县国保大队恶人闯入本县法轮功学员于淑林家中将其绑架,并殴打、刑讯逼供,还抢走他用于还款的50万元现金。于淑林后被故城县法院非法判刑7年。

◎ 左洪涛,男,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2017年6月9日,在自家开的佳合中介遭山海关公安分局刑侦科付勇伙同国保大队及南关派出所等十几个警察绑架,被野蛮抢走中介周转资金十多万元现金、电动车一辆及办公用品。

◎ 唐丽文老人,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二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每次被绑架,家都被抄得底朝天,最多一次,十二个警察翻抄了二天,还雇用专业人员打开她家的保险柜,抢走精装法轮功书籍、现金4万元、美金2,000元、金表一对等。

1. 2 抢家产

1.2.1 开车“搬家” 洗劫家产

中共不法人员私闯民宅,撬门别锁,或叫来搬家公司,或直接用汽车“搬”、拖拉机拉,一车不够装多辆,一趟拉不完拉多趟,见钱就抢,见物就拿,毒打无辜,绑架善良,分赃不均还打架。甚至搬到主人家里吃光喝光、连带偷抢;或抢光砸光,连床也砍烂,门窗都摘走,家徒四壁还将房拆毁,令法轮功学员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和物质保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里的孩子失学。

中共作案之疯狂野蛮、之明目张胆,连山野之流氓、土匪、强盗也要惊得目瞪口呆,自叹弗如。

洗劫家产十多万元 家几乎成了空房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蒋华女士遭警察数次绑架、抢掠财物及破坏生意,经济损失巨大。2006年6月遭绑架走脱,被莱西警察沈涛等抢劫私人物品2万多元。

警察还破坏她在莱西商业街的生意,派人威胁店铺的房东、店员及她对外转租的13家租店人员,给他们造成很大恐慌,生意无法进行,被迫于2007年7月全部中断,直接经济损失12万多元。

2010年10月8日,蒋华再次遭绑架,被抢掠物品3万多元。2012年2月16日夜里11点多,遭威海、莱阳警察联合绑架,被第三次抢劫。警察像搬家一样把屋内所有东西洗劫一空,并雇车拉到威海,除了一点被褥,家几乎成了空房。被洗劫的物品总价值10万元以上。

依法上访遭巨额罚款 家被抢光毁光

王志立女士,河北保定易县独乐乡寨子村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4月25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遭绑架。

她在北京遭毒打、关押期间,村干部领着乡政府派出所二十多人,开车到她家,把她家粮食、牲口洗劫一空,一粒粮食都没有留下;一切能搬得动、拆得下的家当全部抢走,三间房的门窗变成三个大窟窿,走时拉了满满一大汽车;不能拿走的全部砸烂,油缸打碎,油流了满地。他们把家中仅有的50元钱抢走,为找存折,房顶棚纸全部被撕烂。

此情景把王志立的丈夫吓得趴在地上站不起来,警察把他也绑架到乡派出所毒打……王志立被劫回乡派出所后又遭毒打,罚款1万3,000元。家已被洗劫一空,家人东拼西借才把钱凑齐,交到乡政府。乡政府收了钱,却没给任何收据。

王志立一家此后靠亲友送点柴米油盐艰难度日,5年后才在亲友的帮助下把房修好。

家当被拉走了三车 房子差点被推倒

贾爱同,女,河北博野县小店镇闫庄村人,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自愈。2002年黄历四月初八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回当地。第二天,镇领导董跃峰、孙亚珍、庞计锁带着三四十人,把她家物品、现金洗劫一空,连女儿陪嫁的东西全都抢走;衣物值钱的、好的给拉走,一般的剪成一条一条,边开车边扔;不要的东西如锅碗瓢盆隔墙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踢倒,洒了满地,小水缸被砸碎,鸡给赶跑,最后只剩一只小猫也被抱走。

整个家当被恶人用车拉了三趟。董跃峰、庞计锁还带人开来推土机,要把房子推平,邻居们出面阻止才罢手。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李莉说:“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物品拖走四车 现金18万多元被抢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法轮功学员张景全、刘金茹夫妇于2016年6月被当地国保警察翻墙入室绑架,之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这伙警察入室翻墙倒柜,大肆抢劫,抢劫的私人物品装了四车,还抢走18万多元现金。

刘金茹被绑架当天就被迫害得浑身是血,跟腱断了三根、神经断了一根,一直病危,回家后意识不清,于2018年10月22日晚含冤离世。张景全被非法判刑8年半。

三代积攒的家产被洗劫一空 装了整整三辆卡车

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法轮功学员马福民,50多岁,市骨干教师,曾被临沂市授予“模范教师”称号,多次获县级表彰。

2000年黄历正月十三,乡中共党正副书记、纪检书记带二三十人抄家抢劫,将马家三代积攒的家产洗劫一空,整整装了三辆卡车拖走:木制家具、所有家电、缝纫机等其它家具、准备盖房和给子女做家具的最优质楸木木材、农具、积攒多年的棉花、剪了两茬的兔毛、花生种子、豆饼、部分粮食、长毛兔,小到4元的小电子闹钟等等全部劫走,价值2万多元。

马福民的家里只剩几件衣服和50年代盖的破草房,他家人只好在盆上放“盖顶”当饭桌,砖头支块建兔窝用的木板放碗具,木墩当板凳。

2000年底,中共不法人员又敲诈马福民夫妇6,300元,扣工资6,784元,将马福民一家折腾到几乎无法生存的地步,上大学和初中的两个孩子的学业陷入困境。

被抢走家产近20万元 研究所所长遭酷刑濒临死亡

考福全,山东省招远市梦芝办事处考家村人、工程师、招远矿山电器厂厂长、招远机电研究所所长,曾因酷刑折磨致神经严重损伤,肌肉萎缩、半边瘫痪。

2010年5月8日及8月6日,考福全、宋桂花夫妇先后被绑架。8月6日当天,市国保副大队长王玉成带队破门而入,对考家抄家近4个小时,抢走了三汽车私人物品和家中的全部现金,共近20万元。

考福全遭酷刑折磨300多天,九死一生,并被剥夺辩护权、阻止律师会见,后被非法判刑8年。因他肋骨折断、伤势严重、体能衰竭,警察连送他三次监狱,三次被拒收,最后他才被“保外就医”。

更多案例:

◎ 张文学,广东省珠海市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11月15日被绑架。天河分局、市局、“610”警察闯到公司办公室和出租屋,用铁棍撬开铁门闯进房内,抢走新买的手提电脑二台、台式电脑八台、现金3万元、古玩瓷器、青铜器多件,价值无法估计,没有任何手续。

◎ 2001年,河北省清苑县李庄乡综治办郑全海等对法轮功学员打家劫舍,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的用拖拉机拉走,小的自己装兜里,不要的全部砸毁砸烂。一次,他们拉着抢来的约七百多斤花生去榨油,榨出的油因分赃不均还打起架来。

◎ 黑龙江安庆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和丈夫潘顺流离失所在绥化时,于2010年8月3日被绥化警察绑架,被掠走6万多元私人物品和2万2,000元的存折并盗支。成箱豆油和成箱洗衣粉(做生意用的)被顺手牵羊。林秀梅被非法判刑7年。

◎ 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梁美清女士于2000年12月10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派出所非法关押在电白第二看守所近半年。家中所养的三百对白鸽被坡心派出所强行抢走卖掉。

◎ 2008年5月5日,河南省淮阳市法轮功学员郑现金被周口市闸北分局警察绑架。第二天,警察越墙而过,对夫妇俩在项城谋生暂住的房屋疯狂查抄,将他们三个孩子的脸打得青肿,所有生活用品,除锅碗瓢盆和睡的床之外,全被洗劫一空,并扬言:“如果有办法,得叫挖地三尺!”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高静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