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求救的伯曼儿 现在怎么样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8日讯】中共肺炎已蔓延3个多月,曾在微博求助的多位武汉女孩现状,引发网友们关注。其中包括23岁的天门女孩伯曼儿。早前传出她已过世。

中共肺炎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在全球扩散,疫区武汉直到23日才爆出7家殡仪馆,每天共向死者家属发放3500个骨灰盒的消息,发放时间将持续至清明节4月5日共12天,累计发放42,000个骨灰盒。

事件引发舆论关注。不少网友开始关心曾在微博上求助的多位武汉女孩。

3月27日,有人问,那个伯曼儿现在怎么样了?

伯曼儿是湖北天门女孩,23岁。在武汉封城后,她发现自己不幸感染了中共肺炎,在1月份她住进了医院,至下旬到二月初她连续发微博求救。

她在微博讲述,自己在大年除夕当天主动到医院隔离,没想到却进了人间炼狱,医生不给药、不输液!让她在医院被自生自灭。

伯曼儿的遭遇引发大量关注后,警察上门恐吓她的家人,威胁要抓捕她。之后,伯曼儿的病情不断恶化,她求救一周也没人理,她说自己撑不住了,遗书已经写好了!

(网络截图)

2月1日,她又发贴文说,自己挺过来了,“医院见我没死,把我的氧气掐断了,他们联合起来谋杀我,我死不瞑目,我要活下去!”

伯曼儿发布这些信息,除了受到警方的压力,中共五毛,小粉红也对她进行辱骂。

她的微博账号在2月2日最后一次更新,写着“我们也要相信国家、相信政府”内容。之后十几天音信全无,网友担心她没能挺过来。

2月12日,伯曼儿“认错”的视频在推特上开始流传。她说,“我已经解释清楚了,因为我的粉丝量很多,我也希望相信我的粉丝们也不会去造谣,你们都会鼓励我,我相信我的家里人也很期待我能够回去,我也会很努力去对抗这个病毒。”

她还说:“我们也要相信国家、相信政府”。

有网友说,伯曼儿因为在微博揭露武汉疫情失控,被中共逼迫和威胁,发表爱党爱国的言论,否则对她不给予医疗救助。强烈的求生本能使她不得不说违心的话,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离开了人世。

还有一些网友说,伯曼儿去世的时间是2月2日晚8时27分。但目前这一消息无法证实。

不过,2月13日,有人传出一份病例说,伯曼儿康复出院了,还说,2月16日她会发布康复出院的微博并露脸。但病例中的年龄,以及入院时间和出院时间都对不上号。

直到今天她也没有出现。3月27日,有人在品葱网问大家,有葱油知道伯曼儿之后的情况吗?

有网友表示,很早就有消息说伯曼儿已经病逝。但具体情况没有详细考证,她自己的微博可信度高一些。但微博放一阵子不用,都会被征用转发“正能量”,何况死人。

也有网友说,如果治好了,共产党怎么会放过这个“教育”大众“不信谣,不传谣”的好机会?肯定要让她在电视上声泪俱下的悔过吧?但是为什么没有呢?八成是死了…

(网络截图)

另两位武汉女孩在哪儿?

除了伯曼儿,网友们还关注在微博上发长文的另一名女网友,她说自己的母亲在武汉某医院做了手术,但不幸之后在病房感染了中共肺炎,几天之后死了。父亲也被感染了,重症但联系不上,她自己也被感染了。但之后也没有下文了。

另外还有一位也是在同一时间在豆瓣上求救的女网友,她说自己的父母都死了,自己也被感染了,正在交代后事,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有网友说,豆瓣那个网友叫小杭,确实活着。可惜现在她的账号已经注销了。

而在微博发长文的另一名女网友,情况不明。

2月15日,网上传出一路追赶拖运尸车,哭喊着,妈妈,妈妈等我的武汉女孩,听说她也走了!

有网友上传一段短片说,还记得这个送别妈妈的女孩吗?她也走了!

有网友转发短片说,我也曾痛失至亲,听闻这一刻泪如雨下!在短短20天的时间,女孩以近乎同样的方式送别父亲后,怀揣着一家三口唯一的合影照,踏往天国的路上。那一天的武汉,泪飞如雨!……

在疫情失控的3个多月内,上述3位女孩的遭遇也只是被曝光出的冰山一角。

武汉社区自愿者“陆同学”讲述,在这个春天,武汉的许多人没了爸爸妈妈。疫情下的武汉,没有一个人是幸存者。每一个市民,都是受害者,程度不同罢了。而其中的老人受害更深。

困在武汉的作家方方2月9日在日记中写道,这次的灾难,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着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方方2月16日写道: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方方说,武汉人的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她说,这场举国大疫中,很多人死了,却连一个数字都不是。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