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湖北人返黔遭隔离:看到42开头身份证,吓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9日讯】中共肺炎疫情重灾区湖北于25日起陆续解封,然而湖北人仍然备受歧视,返岗之路屡屡受挫,消息称,在贵州,至少有几千名湖北人遭自费隔离。陆媒说,“很多人看到42开头的身份证,吓都吓死了。”

日前湖北省发布通告称,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恢复对外交通,离鄂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流动。武汉市则于4月8日开始解封。

3月28日,大陆媒体《财经》报导说,早在3月11日,湖北方面就发布通告称,要采取“点对点、一站式”的办法,集中精准输送务工人员安全返岗,帮助外地滞留在鄂人员安全有序返乡。

3月20日,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强调,要推动湖北的健康码与更多省区市互认。3月19日,应勇在湖北荆州站为赴粤返岗人员送行时,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农副产品。

然而一些湖北籍人员的返岗之路并不顺畅,他们在外仍遭遇差别化、歧视性对待。

包括“湖北籍返岗人员到达目的地高速收费站被劝返”“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禁止湖北籍返岗人员下车如厕”“湖北籍返岗孕妇因隔离期未满不能就诊”等等。

湖北人返回贵州复工、复学遭自费集中隔离。(网页截图)

“很多人看到42开头的身份证,吓都吓死了。”李峦英26日谈及返岗经历时表示。

李峦英和丈夫吴庆德于3月14日从湖北恩施出发返黔,开车数个小时,在到达贵州铜仁地界时,他们被当地交警劝返。

3月中下旬开始,随着湖北多个城市陆续释放解封信号,不少湖北人开始尝试返黔。如李峦英夫妇一样,这种尝试可能不止一次——被劝返一次后,看看风头和新发的文件,他们会选择鼓足勇气再出发。

3月17日,李峦英夫妇再次出发,这一次,他们终于踏上贵阳的土地。但抵达贵阳只是第一步。持有湖北健康码、健康证明材料、社区证明材料的李峦英夫妇发现,这些在湖北有效的东西,在贵阳却没有实际效用。

当时湖北的健康码并不被贵阳方面认可,所有的证明材料加起来,也不足以给李峦英夫妇一个正常返岗的“通行身份”。

之后,和返黔的很多人的遭遇一样,李峦英和丈夫吴庆德陷入了与社区工作人员、当地防控工作人员的漫长拉锯之中,双方无法就是否需要隔离、能否居家隔离、隔离费用由谁支付等问题达成一致。

李峦英夫妇到达贵阳的第一个晚上,就与社区的工作人员“讲道理”讲了7个小时,双方的争论从晚上10点持续到次日凌晨5点。

最终,李峦英夫妇二人妥协,由工作人员将其带到贵阳花溪区丽枫酒店进行隔离。开始几天,按照工作人员要求,李峦英夫妇必须分住两间房,并支付两间房的费用。

隔离期间,两人分别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直到3月25日下午,两人才在贵阳被通知可解除隔离。

陆媒说,“很多人看到42开头的身份证,吓都吓死了。”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健康码不互认,“我们被劝返了”

李峦英夫妇的遭遇的遭遇并非个案。3月22日早晨7点,齐成从湖北荆门驾车出发,在当日抵达贵阳,上二广高速时,齐成被要求测量了体温,并向交管人员出示湖北健康码和复工证明。

在贵州省界大兴收费站,齐成再次被要求测量体温,并在扫码填写了个人资料后才通过。随后,齐成到达了其单位在贵阳当地为其安排的酒店,接受隔离。

齐成响应当局的号召回贵阳复工,她一开始并未料到返岗会这么“麻烦”——她拥有湖北的健康码以及复工证明,但因为健康码无法互通,到了贵阳后仍需要做核酸检测、CT检查,一一“过关”后才能正常复工。

3月26日,齐成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这意味着她可以解除隔离,返回自己的住所,也基本扫清了返岗障碍。

上述两例案例比其那些试图回贵阳复工未果的湖北人算是幸运的了。

数千名湖北人在贵州被强制自费隔离

据《大纪元》3月26日报导说,在贵州,估计至少有几千名湖北籍人遭自费集中隔离,并受到各种不公正待遇,但是这些消息被封锁。

中国维权NGO人士杨占青在推特发帖说,近日湖北人乘坐政府组织的点对点大巴车回贵州复工,却遭受歧视,被贵州多地政府强制隔离,目前所知被隔离的人数有几千人,大家遭遇种种情况,处境困难。

他描述,湖北人在隔离中,遇到的各种不公平待遇包括:1. 强制核酸检测,健康人也要做,还要多次做;2. 和国外回来的密切接触者人群一起隔离。

3. 夫妻或一家人是分开住,加倍增加了隔离费用;4. 竟然给五个月的宝宝做CT;5. 有些酒店必须吃饭,强制消费;6. 如果学生不参加酒店隔离,会影响学生开学报名……

湖北应城的张先生说,3月16日,湖北当地解封后,他们就出来了,出门都有健康证。但是到贵州被要求隔离15天,全部自费。张先生夫妇在花溪区丽枫酒店隔离,被要求一人一间房,需要自费。

他强调,他们身体很健康。之前都是在屋里隔离两个多月了,但当地听说是他们湖北乘客,下车都不让下,直接都隔离了。这样针对湖北人,当地政府太欺负人了。

张先生在贵阳租的店铺,从过年回家到现在一直关着。一个月二三千的房租。他说,“这里有些人都要跳楼,经济方面他跟不上,都要跳楼了。恼火得很。”

消息称,在贵州,至少有几千名湖北人遭自费隔离。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湖北应城的李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坐飞机到贵阳的,在机场登记时,一看是湖北的,就被要求隔离。包括湖北大学生返黔,也都被强制隔离。

李先生所在的酒店隔离了六七十人,全部都是湖北人。”不管你有没有健康码,反正到了这里就要把你隔离,就这么一个简单粗暴的做法。”

湖北十堰的杨先生(化名)在单位开了复工证明后,凭健康二维码自己开车出来,当时在遵义的收费站被劝返了三次,只得绕道四川浠水。但到贵阳社区后仍被自费隔离。估计,湖北至少有几千人被隔离,可能上万人。

杨先生认为,这种隔离是懒政,一刀切,人治大于法治,是体制问题。

事实上,疫情之初至今,湖北人和武汉人在国内一直遭遇全面围追堵截,处处受到歧视与排挤,甚至被赶出出租屋流落街头。

最近,虽然中共高层要救复工复产,但湖北人不仅在贵州受到不人道对待,在上海、北京、河南、江西、安徽等地均遇到被劝返、阻拦事件。

而湖北和江西两省警方更因湖北人经过江西去各地复工而爆发激烈冲突,警察被打伤,警车被掀翻在地。

一场发源于武汉的瘟疫,让湖北人备受歧视。对此,中共官媒27日晚纷纷发声,呼吁不要歧视湖北人。央视表示,“湖北人不是病毒,歧视和成见才是。”人民日报强调,“湖北加油”不能只是在嘴上说说,要做出来。

但有网友嘲讽:我不懂逻辑,谁帮忙分析一下哪句话是假的:一, 不让在湖北出差人员返京;二,禁止湖北人进京;三,鼓励湖北人出去复工;四,湖北疫情数据零增长。”

有评论说,虽然名义上湖北解禁,但实际上各地的隔离政策依然在延续。即使是上面要求湖北人复工,但基层的官员和民众并不相信湖北的疫情真的得到了控制。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