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形势不妙?中共“抄作业”突然销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30日讯】中共病毒祸及全世界。在各国疲于应对疫情时,中共发动所有喉舌渲染其他国家抗疫不力,让西方国家抄中共抗疫的“作业”。随着局势的发展,中共的“抄作业”的言论近日突然销声匿迹。

美国之音3月27日报导说,去年12月源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在北京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中失控,扩散全中国并祸及全世界。在中共声言已经开始成功控制住疫情之际,中共严控下的网络上出现大量的嘲笑其他国家防控疫情不会“抄作业”的言论。

报导说,中共从2月下旬起,开始嘲笑外国在应对从中国扩散开来的疫情,不会“抄作业”,即不会模仿中共现成先进经验的帖子大量出现。

一时之间,中国互联网上充斥着“中国又赢了”,“西方国家连抄中国作业都没抄好”的说法,认为中共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将西方甩了几条大街都不止。

同时,中共喉舌则以在许多中国网民看来是明显的幸灾乐祸的口吻说,国外的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反超”中国。

观察家们注意到,发出不会“抄作业”的帖子的人,都是清一色的中共政权支持者。在“抄作业”之说甚嚣尘上之际,“党媒”也在大力宣传吹嘘中共所谓的远见卓识和卓越战略眼光,并大赞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然而,随着西方国家陆续推出重大举措援助受困企业和纳税人之后,“抄作业”的言论突然销声匿迹。观察家们认为,“抄作业”之说的出现和突然消失反映出当今中国的政治形势微妙。

“抄作业”之说一开始出现,就引起许多观察家和网民的反感。批评者说,宣扬“抄作业”之说的人。在无意中暴露了他们的无耻和无知。

美国之音说,“抄作业”本来是一种可耻的作弊行为,但宣扬“抄作业”之说的人却对作弊行为给予正面宣传,显示了他们要么是一直喜好“抄作业”并习以为常,要么是他们不懂抄作业是一种作弊行为。

“抄作业”之说也在中国网民当中引起讨论,导致讨论者提出了很多中共当局不希望人们提起的一些话题,其中包括中共疫情防控“作业”从一开始直到今天问题成堆,疫情在武汉爆发最终扩散全球的直接原因是中共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

中共防疫“有效”是如何实现的?

经济学者何清涟说,中共政权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掌握政治、经济与资源、舆论三个垄断权的政府,防疫依赖的其实就是几大招:

一是,先封住国内人的嘴巴,射杀带坏消息来的人,李文亮等8位医生因说了真话而被公安训诫。让疫情防控失去了最宝贵的23天,所谓“封城”牺牲了武汉,封城之前放出了500万人,其中6万散往全世界,成为各国疫情最初来源。

二是,以雷霆手段对疫区实行半军管,完全封锁。与此同时,管控疫情数据,疫区内死了多少人、疫情如何,全由党说了算,任何不同声音都是造谣,以各种罪名抓捕。

三是,开动宣传机器国内外洗地,媒体全姓党,党指向哪打向哪。不管武汉人亲眼见到多少灭门悲剧,视频拍到多少倒在街边的尸体,武汉的死亡数字就3千左右。

四,使用多年投资养成的“友华人士”谭德塞,利用其世卫干事长的身份,在国际社会不厌其烦地为中共洗地。把中共从疫情发源国洗成了世界抗疫第一国。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