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纽约为何成美国重灾区?尴尬了:世卫高管不敢提台湾(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31日讯】【热点互动】纽约为何成美国重灾区?尴尬了:世卫高管不敢提台湾(下)

世卫高管不敢提台湾直接“断线”;传英国首相府震怒或解约华为

上周五,川普(特朗普)总统签署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经济纾困法案。本周末,世卫高管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不敢提台湾并直接掐断连线。本期节目谈谈美国的情况以及有关疫情的最新热点。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主持人:下面我们来谈一谈,另外一个这个周末,在社交网路上很热点的一件事情,世界卫生组织一位高管在接受香港记者的采访的时候,为了避谈台湾两个字,直接就断线了,所以这个被称为断线门,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视频。

[WHO高管接受香港记者采访片段]

主持人:我稍微解释一下,因为这个视频的字幕是英文,没有找到中文字幕,他就是被香港电台的记者问他说,世界卫生组织会不会重新考虑台湾的入世卫的资格?这位博士就不说话了,我认为他是装作没听见,所以后来这位记者又问他,他说我没有听清你的话,记者说,我重复一下,他说不用重复了,你直接问我下一个问题,结果这位记者坚持要问台湾的,然后就断线了,断线之后,打过去之后,他的回答是我们已经谈过中国的问题了。

我不知道杰森博士您看这个视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我看了我觉得特别尴尬,我觉得这位博士很尴尬,我看的时候我都觉得尴尬。

杰森:对,他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二号人物,好像是助理总干事,可能也是紧挨着总干事,总干事我们知道是谁。

主持人:谭书记,大家都叫他谭书记。

杰森:谭德赛,当然他基本上肯定是按一个方式走的。这两年世界卫生组织,包括整个联合国非常非常对中共讲政治正确,基本上习近平路线在联合国是贯彻的非常彻底,中国比如说不许叫台湾,世卫确确实实在有关台湾的数据都叫做台北和周边地区,这个非常奇怪,用一个非常复杂的说法,叫台北和周边地区。这次同样这个记者问起台湾,他都不敢说台湾这个词。

主持人:他在怕什么?连台湾这个词都不敢说?

杰森:他怕中共。我就开玩笑说这个视频用最少的语言,展现了最多的讯息量,展现了中共的骄蛮,展现了中共的淫威,同时展现了整个世卫组织人员的最基本的科学原则,同时也展现了整个联合国目前的实际的状况,几乎用了极少的语言展现了最多的事实。

其实不光是这个人本身,事实上事艾尔沃德本人只是延续现有的整个世卫组织的一个策略,世卫组织其实这一次,有人直接说了,世卫组织现在的总干事谭德赛,将来是有资格和习近平,或者是中共的高层,共同成为这个事情的主要的责任人之一,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他从一开始基本上是按着中共的路线在走。

我们知道一月底他跟习见了面以后,基本上他说的一切都是习的意志,包括一月31日,美国停止中国的飞机,他是在中共说这样子做不好的以外,第一个站出来说,不应该禁飞。在全世界都认为这已经是在全世界蔓延的疫情的时候,他追寻中共的意志,不把宣称成全世界的广泛流行病,因为中共当时不想因此影响它的整个经济,它还希望跟国际接着有商务来往。

一旦宣布大流行的话,整个中国这边很可能都会被封锁住,但是中共这样的作法,包括世卫这样的作法,却给全世界带来惨痛的教训,有人说世卫算啥?谁听他的?不,因为在美国有各个大公司,各大公司有一套成行的政策,比如说公司做出相应的,比如你不许到中国旅游的这样一个政策,公司不敢直接做出这样的政策,通常要看,得要有个背靠,背景,通常背景都是依据美国的CDC和国际卫生组织WHO,WHO的决策可以自动启动全世界很多其他的机制,因为很多其他的机制都是靠WHO的。

整个WHO的策略决策,直接会影响很多方面,如果WHO完全按中共意志做,那么就变成中共在控制日本的防疫计划,在控制韩国的防疫计划,在控制美国的大公司的防疫计划。在这样的情况下,它造成的危害就是巨大的,我们知道目前受灾害最重的,像意大利或者西班牙这些国家,他们几乎跟中国长期,在一月以后,疫情在中国已经开始爆发以后,他们跟中国的各方面的交往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最终爆发了两个国家,在民间悄无声息地已经铺好整个局以后,突然开始爆发,让两个国家措手不及,最后付出惨痛的生命代价。

主持人:是。这位艾尔沃德博士,我补充一下,他还是世卫组织,中国联合专家小组的组长,所以当时去武汉,去中国,中共允许CDC进入之后,他是带着这个团去的,当然他们来去匆匆,他们说他没有进入脏区,回来以后他就说,他说世界欠武汉一个道歉,然后还说自己如果感染病毒,想在中国得到治疗。所以我觉得,这位用你刚才的话,“他的心离中共很近”。但是确实这种世卫的这种表现,可以显现它对中共真的非常的惧怕。因为你即使不想提台湾,你可以说:“对不起,我不想提这个问题”。你可以很直接的拒绝,就像中共官方……

杰森:它不敢说“台湾”二个字。

主持人:就像中共官方呢,它现在的说法,它说世卫已经反复表明态度说台湾没有资格加入,或者提出申请。但是有人不嫌麻烦,频频以各种方法碰瓷儿。它就说这位香港女记者是碰瓷儿。它就说这个艾尔沃德就不吃她这一套,很干脆的就拒绝了。但问题是他并没有拒绝,他是用这种非常非常让人尴尬的方式回避。

杰森:他毕竟不是政客不是外交官,所以说他还是某种程度上来讲,一个医疗学术人员。所以说他的做法很生硬,不符合一般的中共外交程序。但是确实是很可悲,就是我敢说,大家现在还没时间顾及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这样的一个已经完全被中共垄断的机制。这次疫情结束以后,当大家就是在恢复的过程中,这时一定会回头看这些事情。

其实中共在整个WHO投资是很少的,它其实它投的钱呢,大概就是可能多出美国将近一半。那么其他国家,它整个投的钱就是占比例也是很低的。但是它擅于一两拨千金,它擅于买通最关键的人物。使得WHO的整个人脉被它理得非常顺。很多人为了自己在未来在整个WHO能有正升迁的机会,继续往上走的机会。他千万不敢惹中共,因为中共特会搞这一手。从国内那一套这种背后使黑拐,使技巧的样子的技术在国际上运用,把整个联合国搞得乌烟瘴气。

主持人:是,其实你说到中共运用它的这个手法。现在也是在疫情的期间,我们也看到同样的一些痕迹。就是说现在因为刚才说到欧洲嘛,其实欧洲和美国都是属于中国之外的重灾区了,那现在很多国家都在彼此互相帮助。就是送医疗物资啊,或是互相支援啊。那中国在这中间也是一个很特殊的角色。但是外媒有一篇文章,说这个中国的医疗外援为何换不到真正的信任?我看到就是欧洲这二周有一些文章,它是直接转变了,就是变化了对中共的态度。

那当然的就是我们也看到最近,就是一些中国出口的医疗物资。像捷克、西班牙它们这个中国的核酸试剂。它说技术成功率只有20%到30%,而最新的又出来这个荷兰。荷兰的这个说召回60万只中共产的这个KN95的这个口罩。

就是您觉得就说,就是为什么就是中共它在这个对外的这个出口上,它这个产品的质量却这么低,没有跟上它的这个想要做大外宣这样的一个节奏。这个是一个单独的个别现象还是个普遍现象?

杰森:中国制造我说是一个负资产。就是其他国家经过自己制造业的腾飞,日本、德国它创造一个日本制造、德国制造这二个概念,你加上这个牌子你价钱可以抬高10%。中国制造一直是一个负资产,因为啥呢?它的质量低它就是价钱便宜。但是它的质量低使用的效果不好,那么中国制造你只要贴上这个标签,你价钱得比别人低10%。

这实际上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国的话特别讲短频快、发财。因为中国人特别会抓时机,一看口罩真的是能赚钱了?什么企业全部转成生产口罩。它根本就觉得做得样子是个口罩就行了,但是它里头细致的这种国际认证的标准,它完全不考虑。它做成了就去卖,从事这个测试衣一样,都是深圳一个企业,它很快的生产出来。声称是80%的那个敏感度。但实际上二个国家,不是一个国家,我最开始看到那个好像捷克。

主持人:捷克和西班牙。

杰森:80%的错误率,我当时说是不是捷克人不会用啊?结果西班牙说准确率只有30%,几乎是互相印证。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就是说,这是中国人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说中国人特别爱用短频快的方式去赚快钱,不去讲质量不去真正的把心放在自己的产品上,把自己的名誉放在自己的产品背后。中国人本身自己在承受自己这样的后果,中国食物上各种东西,这个质量都存在合金的问题。

而这一次的问题更可怕,它可怕的在哪呢?它是救命的东西,你想你测试你说人家是阴性没有测出阳性,人家在街上接着传染人怎么办?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阳性。你给医护人员的口罩,为什么他们要回收呢?因为医护人员觉得自己是被保护的,结果没被保护。这样的话,你不是把医护人员放在一个可怕的境地,你不是在帮忙你是在害人。而且最可怕的是啥呢?它把一切的保护措施,现在变成了一个外交手段。说是送给意大利其实是卖给的,然后居然还说,说意大利人感激的在街上唱中国国歌,让意大利觉得匪夷所思。

美国其实它援助了很多意大利的钱,援助其他国家这是美国的基本国策,它不用说。只要有疫情它都会去做一些最基本的援助,它在国家开资有这样的一部分。那么中共那边,它就是有策略的有目的来做一系列这样援助的事情。你包括WHO听它话了,立刻给WHO赏二千万美元这样的救助。

它都是在一个运作。这样的情况下,人时间长了会非常的反感。而且特别是你传出整个疫情,而你这时候又在做好人似的,去给人家援助一些所谓的援助一些次等的这种产品,搅和人家整个防疫的措施。而这个过程中又时不时的给美国甩点锅,给意大利甩二锅,给其他的国家,把疫情的起源甩到别的国家。你让这些人怎么想你,整个这个,其实我就觉得中共这么卑劣的做法,连带所有的华人都觉得脸上丢人。

主持人:您怎么看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说,在疫情抗疫的初期,中国收到的这种捐赠物物资也有不合格的现象。

杰森:它没有点名是哪一个,但是人家点名的是你中国,而且人家点名的是哪一批啊,人家点名明确做错在哪里?就是……

主持人:而且好几个国家。

杰森:就是你说清楚啊,你说清楚你是哪个国家赞助的,比如是伊朗给你捐助的,我们也可以理解啊。所以说整个莫名其妙,而且他这个逻辑很可笑,就是说换句话说,只要国外,国外好像是一家人,国外好像不分国家一样。只要是国外都是,国外有一个地方犯错了,那中国现在就可以全世界的毒害别人,是不是这个逻辑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事,有些事这些逻辑,好了我就停到这儿。

主持人:就是他比较擅长说“也”。就是人家说它人权不好,然后它说你美国人权也不好。所以这个级别、性质什么也都不管了,只要你有一件事情,可能就说明这个国家也不好。当然这个东西确实没有办法多说啊,因为这个好像是常识的事情。但是确实我想这个很多人也未必认同,那只能就是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就来探讨。

还有一个我想提一下,就是你刚才说这个让它一直到处甩锅,让别的国家怎么看你?其实它现在这种到处甩锅的这种行为,让一个国家,让英国非常恼火。似乎是它现在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中共的问题。所以呢它的这个内阁,我看英国报纸有篇文章。它就说10号,指的就是唐宁街10号,就是首相府,就是它现在非常震怒。是因为中共的这种信息战,这种比较低劣的信息战。然后呢它们甚至在考虑解约华为的问题。就把跟华为以前同意的东西都全部解除。

然后呢英国的这个内阁,说这个有情报跟他说,中国的数字很可能是真正的确诊死亡数字是官方数字的20到40倍,你怎么看英国这个它现在这种反应?

杰森:这是正路,这是正确的思想方式。就是说如果说人类经过,人类会经过的。人类走过了这次艰难的时候,如果能学什么教训?我希望学到的是这个教训。就是说你总觉得我比别的国家聪明,中共可以奚落别的国家,骗别的国家,我不会的。我和中共接触的多的话,我可以从它那儿赚到钱。没有,几乎中国的发展,中共的发展过程其实就是在去赚全世界人的钱。最终的话把全世界意识型态,变成它的意识型态的过程。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我觉得是没白遭受这这场罪。至少它在学一些东西,它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它要回避?什么样的一个,就是中共这样的一个不可信赖的这样的体制,从开始就不应该接触。我反复说这些话,你交朋友的时候,咱讲一个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交朋友的时候你都要选,这个人是不是跟我的三观接近我才跟他交朋友。如果他完全是一个流氓无赖的人,你跟你的各种方式不一样的话,你不会和他交朋友。为什么在中国这个问题上,西方社会总是要愚蠢的一次一次犯错误呢?

主持人:对,我记得就是在英国首相强森他公布说他染上这个病毒之后。你在推上发了一句话,“这个病毒不看你离中共的距离有多远;只看你的心跟中共有多近”因为当时英国就是一直不顾美国的反对,它就同意让华为进入英国。但是我觉得现在英国这样的一个态度,对中共这样的一个态度,说不定还真能帮到首相本人,乃至英国整个国家。

杰森:对,是有可能的,我觉得是有可能。本身如果说,其实不光是英国在反思,澳洲在反思,意大利在反思,各个国家都在反思。

主持人:美国更是在反思。

杰森:美国更是在反思。就是说很多人说了,中共现在跟开始都在喊说,有人民间就是说,哇,看国内疫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好像很兴奋很高兴。后来发现不对头,因为国外疫情一发作,欧洲、美国一发作,中国的外贸几乎停了。

主持人:订单没了。

杰森:本来辛辛苦苦的把工人从各地招来复工,以为是可以把原来缺的订单补上,结果现在订单都被取消了。

主持人:是。

杰森:这个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说,原来我离了这些国家,我并不是那么牛那么强,我还需要用这些国家来挣外汇。那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呢,他觉得那个希望这个疫情也能赶快过去。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前段时间全世界各个国家打电话,说我们也希望你们疫情赶快过去,可能还是真心话。因为他要挣这些国家的钱,但是我觉得中共可能要清醒一点。就是这个疫情过后,可能那个世界就不是现在中共所面对的这个世界了。

主持人:是,格局可能就有变化。

杰森:世界会变化。

主持人:好的,感谢杰森博士今天和我们连线,我们今天讨论了不少问题。我们希望观众朋友你要是有什么看法呢,你可以在节目下方留言。好的,今天节目先到这,感谢你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