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纽约为何成美国重灾区?尴尬了:世卫高管不敢提台湾(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31日讯】【热点互动】纽约为何成美国重灾区?尴尬了:世卫高管不敢提台湾(上)

史无前例!美2万亿纾困够不够?纽约为何成为重灾区

上周五,川普(特朗普)总统签署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经济纾困法案。本周末,世卫高管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不敢提台湾并直接掐断连线。本期节目谈谈美国的情况以及有关疫情的最新热点。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30号星期一。这一期节目想跟大家来聊一聊美国以及纽约的疫情,以及美国政府最新推出的史无前例的两万亿的经济纾困方案。另外,还想再跟大家谈一谈这个周末在社交网络上很热点的一个事件,也就是说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位高管,他在接受香港记者的采访的时候,为了避谈“台湾”两个字,而直接挂线。那么今天我们通过skype请来了杰森博士,和杰森博士一起聊一聊有关这个疫情发展的最新的热点事件。

杰森博士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今天会比较轻松的来聊一下一些相关的话题,可能话题会比较多。我想先请杰森博士来聊一聊两万亿的纾困计划,这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这样一个经济刺激计划。

杰森:对。

主持人:那刚才你告诉我说这两万亿是美国每年GDP的1/10,然后这个计划它的主要内容,一个是帮助个人,一个是帮助企业。那帮助个人的话,稍微简单介绍一下,就是每个人,大多数美国人他可以拿到1,200块的支票,那么四口之家,一个典型的四口之家拿到3,400。那么如果说是因为疫情失业的话,失业的人他去申请失业金,平时普通的失业金之上呢,每周可以多拿600,也就是每月可以多拿2,400,那么持续可以最多拿四个月。

然后还有给小企业的贷款等等,总之这个两万亿是美国政府不惜血本。我想请您谈一下,那他这个钱从哪来?有人说美国政府这个是不是印钱?还是他国库里就是有这么多钱?然后他这个两万亿对于美国现在这样的一个纾困来说,够不够?

杰森:每个国家国库里都没这么多钱,这次还真的是他就大笔一挥,就要让联储,某种意思上讲是搞出这么多钱,印出这么多钱。历史上的话,他出任何一个这样的政策,他都会稍微考虑一下还债的问题。但是这是特殊时期,几乎我们每个人,全球几乎每个角落,大家都意识到这是一个人类过去100年遇见的一个最特殊的事情。那么在它这样的情况下的话,特殊时期就有特殊的举措,那么美国这边的话,确确实实就明显的超出常规的,没有考虑未来怎么还的问题,他先去把这个两万亿定出来。

那么当然这个两万亿具体执行过程事实上是,他会让联储直接给美国的财政部的账上放上两万亿,那么财政部的话当然是以发行国家债务的方式,就是放债券的方式来卖债券。那么两万亿银行也买不了啊,那么这时候联储就给银行钱,让银行来买。那么银行转手在世界上各个地方卖,有个人投资,或者说是世界其他国家投资,就来买这个债券。当然好在是什么呢?美国是全球经济的中心,另外的话也是金融中心,同时的话,一旦任何事情,美元也是全球最坚挺的货币。

那么一旦进入这种兵荒马乱的时间,大家还都认可美国政府的债券,因为美国政府垮了,全球就已经垮了,没边没样了。所以说大家如果人类还有一个可相信的货币,一个政府的债券的话,那就是美元债券、美国债券。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万亿美元债券应该也能最终卖出去,在全球卖出去。因为此时此刻人类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欧洲各个国家,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这些欧洲的强国,包括英国,这些基本上现在都是在风雨飘摇中,比美国甚至更糟。

那么欧元未来能有多大的支撑力,这是个问题。那么其他的,日圆盘子太小,根本撑不住世界。中国就不用说了,压根就是中国政府自己印的那个纸币。在这样的情况下,全球如果给未来自己的资金留一个保护地的话,那就是美元债券。这时候一方面大家知道美国政府要发两万亿的债券,但是同时的话,美国债券的回报率还在节节下跌,现在已经跌到了好像是0.6%这样的概念,历史上最低点。

换句话说,美国这时候发行大量的债务,反而是好处,好处就是他可以几乎用没有太多利息的这种方式,拿到很多的资金来拯救目前的经济困境。

主持人:那你觉得这个两万亿够不够?对于这个美国人他现在处于这种企业也好,还是个人也好,特别是中小企业,它是杯水车薪呢?还是说它确实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杰森:我感觉这个数字真是很大了,就是说我听到两万亿这个数字,我以为我听错了。因为我觉得是不是两千亿啊?后来仔细看了看,2.2万亿。当然它一笔一笔都有去向,包括刚才你说的,就是那个给每人额外失业金,每人额外一个月发2,400块钱这个部分,就占用了2,500亿,就大概是1/8的钱就没了,当然资助小企业又花掉了5千亿。它每一笔钱它其实都有一个计算,美国出来这么大的数字,它都是有原因的。

而且他也计划这个事情会拖到6月分,甚至更往后一些。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的话,我感觉可能差不多了,但是美国确确实实议会现在又在讨论第四个package。刚才这个两万多亿是第三个包裹,他现在又讨论第四个包裹,所以说整体来说,可能他们在,因为疫情发展的非常快,他不知道这个疫情会怎么样。目前美国至少川普的预测是四月中旬见顶,见顶就是到最糟的情况,然后逐渐逐渐的往下回落,他希望6月初能看到整个这个问题的曙光。

主持人:稍微回归正常。

杰森:曙光了,回归正轨正常。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的计划已经包括了4月、5月,甚至包括6月。那么3月已经有一些问题出来,比如说上一周,美国创历史纪录的,一周有320万人开始申请失业救济。这比历史上最高峰的好像80年代,82年有一次是68万人一周申请就业。然后我们最低一次08年、09年那个经济危机最高峰,一周也就是62万人,这一次是320万人。而且未来下一周,据说下一周仍然会有三百多万人进入失业的行列,要申请失业救济。

那么这么几笔数字出来的话,你可以感觉到整体来说,很可能这个钱应该是有必要的,而且可能是非常即时的。

主持人:对,其实我觉得这个失业率,因为姆努钦说过一句话,他说现在这个失业率是irrelevant(不相关的),真的就是说你不能跟任何历史上其他的这种突发事件相比,因为它是一种强制性的整体关门。然后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就这一次给四个月的失业补助,当时民主党和共和党他们在通过这个法案的时候,这是一个讨论争议点之一。民主党就说我要给这些人四个月的失业补助,你给大公司的钱太多了。

而共和党说,你给这些人四个月的失业补助,那他完全没有动力去找工作了。所以这个我觉得确实也是一个非常体现民主党和共和党,他一种不同思路的这样一个。

杰森:对对对,其实我也是看到,我也有这样一个担心。因为我知道的,就我知道的人,有的美国人他可能一个月工资也就是两千来块钱。如果他失业了,那么他比如说正常的失业金能拿到50%左右,或者40%、50%,各个州是不一样的,能拿到一千块钱。但是他额外在这一千块钱,他再加上2,400块钱额外救助,他就可以,失业以后一个月拿3,400,但他正常的工作就是一个月两千。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低收入的人群,他可能待在家里收入更高。

那么确确实实有一部分低收入的人,因此会有一点点刺激他留在家里四个月这样的概念,当然这点我也觉得可能也不是那么严重。

主持人:也没有完美的这个,对,可能是。

杰森:完美的解决方案,因为他整体目前的纾困,美国的纾困,不管是发钱还是失业救济,几乎所有的重头都砸在了低收入人群里头。因为一般高收入的人群,第一他失业的可能性要低一些,因为他可以在家里上班,这样的人失业比例低,而且这样的人通常有储蓄也比较多一些。那么这样的人这次几乎拿不到太多的额外的收入,而低收入的人群,特别是收入年薪3万美元以下的人,他这一次整体救助是非常强有力的。

主持人:是啊,还有一点我也想聊一下,就是我觉得美国现在这个整体,除了经济这种刺激之外,整体上他对抗疫情,它有一种就是全民总动员的感觉,可以说战时总动员,想起一个动画片叫玩具总动员,现在它是全民总动员。

比如说通用、福特都去生产呼吸机,波音的飞机运输机是去运可能是比较重的医疗器械,纽约的Javits4天内建起了2,900张床,所谓的美国版方舱医院,包括今天舒适号,世界最大的医疗船之一进驻纽约,我觉得那个场景很经典。那船进来的时候,背景是自由女神像,就给人感觉这一次美国人又在为自由而战,只不过这一次对抗的对象变成中共病毒,不是像911那时候是恐怖主义。

杰森:对,是这样,其实有的时候恍然间我们好像生活在一个巨大的、不真实的状态里头。美国整体社会处于一个待在家里,对美国人是不可思议的。而且美国人整天喜欢在外头跑、玩的,体育运动、比赛各方面都已经结束了,但是这个过程中,确确实实我看到了很多报导,美国这边不像国内那边有目的的做一些宣传,但事实上美国人展现出来的那种自发人性的光辉,完全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

包括我们知道纽约有一个餐馆的老板,为了让员工不失业,哪怕没客人也让员工上班。上班的话,员工做出来的饭免费发给周边医院,任何医务人员有工作证就可以来免费拿取各种饭。而他自己在餐馆老板群里头,没有一个人谈自己损失多少,每个人都说我们怎么样保住我们员工的工作。你可以感觉到这种事没有宣传,只有个别像我们这种媒体会提到这样的事。CNN主流媒体几乎很少提到这样的事,但是这是大多数,而且美国一旦各个地方说缺乏医疗人员,很多退休的人就开始主动加入。所以我自己感觉这次疫情是非常残酷的,但与此同时,纽约是打击最重的一个地区,纽约人所展现出来的精神,让我觉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说到纽约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这个周末的时候因为纽约、康州、新泽西这三州疫情都挺严重,当然纽约最严重。所以川普本来说要把这三州采取强制隔离的措施,结果话音未落,纽约州长库默就出来反对说如果这样做,就相当于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开战,然后他说我们不是武汉。他这个反应我可以理解,认为联邦你没有权力做我州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但他说联邦政府跟州政府宣战,用这么一个严重的词来形容,你觉得有没有这么严重?

杰森:其实这当然他这是一种说法,很强硬的说法来展现自己的态度,当然川普后来也收回他的…

主持人:对,从善如流。

杰森:他说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主要的担心是啥呢?他说这个最大的担心是不可执行,我怎么样保证?比如说我说了:好了,现在三州的人不许离开这三州。美国这边不可能派联邦军队去把道路、飞机场封了,它没有这个权力。

主持人:难以想像,不可想像在美国有这种事情。

杰森:对,不可想像。如果你不封,地方政府州政府也不愿意这么配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说出来,大家该飞走的飞走,该开车走的走,整个就不可执行,其实你这个规定形同一张空纸。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有的时候,英语叫think out loud,自言自语的话他也在推特上发出来了,整个来说又是一个透明的方式,川普的性格使然,整个美国的民主运动方式使然。

主持人:对,我觉得这一个反应,就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各自有各自的权力,州政府在自己该用权力的地方,它毫不逊色于联邦,也不忌惮这样说话。另外一个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库默很多地方挺有意思,我记得他上次跟他弟弟,他弟弟是CNN的一个主播,他弟弟跟他采访的时候,库默说我不喜欢宵禁,我小时候爸爸给我搞宵禁,我当时很不喜欢。

我觉得他这是非常有人性的感觉,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自己不喜欢,他也不喜欢lockdown,他说我不会把纽约州做这样的隔离。但是我觉得纽约州特别是纽约市成为全美的重灾区,这个你有什么想法?

杰森:有很多种原因,主观原因、客观原因都有。主观原因有人说确确实实可能是因为库默小的时候特别不喜欢被lockdown,所以他lockdown的措施出台的比较慢一些。比如说到3月22号才发布要求人待在家里的命令,那时候纽约已经有1万5千例了,而加州那边好像疫情好一点,有人就说了可能原因之一好像是加州那边在900例的时候就要求全州大家待在家里这样一个指令。当然这个我觉得还不一定是完全的原因。

主持人:纽约人口密度也大,纽约人口密度是不是比加州大很多?

杰森:对,纽约的人口密度是每平方英里2万7千人,是洛杉矶人口密度的3倍,比费城、芝加哥都是2倍,美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就是这个城市。而且纽约这边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它其实测试的非常积极,你要是看它的测试数量的话,按每个人头算,它测试绝对值已经是全美最高的是无庸置疑,已经测将近20万例了。而纽约大概人口2000万人,就等于100个人就测了1个,这远远比加州要强很多,测的多当然检测出来就多,这也是客观的事实。当然,纽约这边其实也是一个旅游胜地。

主持人:人口很杂,我觉得。

杰森:对,是全美国no.1,就是所有到美国的人一定到纽约市。最开始其实它开发疫情早,还是受益于当时川普2月2号的一些禁飞令,给它足够的时间,但是它毕竟是个国际都市,全世界都来,最后中国来感染的人少了,意大利、伊朗跑这来感染。所以各种各样的主观、客观因素都杵上这样的因素,当然也跟最开始美国政府CDC的检测测试推晚了也有点关系。

当然这些都是具体问题,我们可以分析很多,以前的节目我也说到这个观点,本身有一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纽约这边跟中共接的很近。我有个说法就是说这个病毒不看你跟中国的距离物理上有多远,主要是看你的心跟中共有多近。在这个问题上,我看纽约有一大批人跟中共的心挨的非常近,比如说我们前几年讲的各种各样的指数,民生指数等等,它的指数里头把中国的企业权重硬是莫名其妙地往高调,调到什么程度?调到你每年逼得全世界数千亿美金进入中国。哪怕投资人不想投中国,因为指数调整就把数千亿的资金引入中国,华尔街可以说是最亲共的,另外很多纽约的各个机构都是,因为它是世界金融中心。

整个中共的钱,大量是从纽约这边,用各种方式,直接、间接的影响力,从全世界引到中国的。就刚才我说的民生指数也是这样的原因,其他好多指数包括债卷指数,各方面都有这样的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看到一个清楚的概念,就是纽约这一次从高端人群开始得病,包括最近好像华尔街还有一个很著名的投资公司的CFO也去世了。整个来说你可以感觉到它跟国内一般从普罗老百姓上来,它这边从高端人群进入很多,就可能是一般老百姓对中共还有一点反感的情绪,这些头头脑脑的人因为经济利益跟中共走的实在太近,可能也是个原因。

主持人:我记得你上次节目中说因为现在有一种说法是谁靠近中共谁倒楣,当时你说纽约符合这个规律。其实你提到华尔街,像摩根大通自己当时有在好几年的时间专门有一个计划,就是招收中共权贵子弟也好、裙带也好,以此换取中共给它的投资机会,就是完全用关系来换钱,完全是追求利益,他自己知道是违法的还这么做。

杰森:对,当然美国政府后来把他们罚了,最后他们把这个项目停下来了。但是你可以感觉到,现在这种投资公司里头从高层到中层到底层充满了被中共教育出来的那一批人。他们在这些公司里头起的作用是从底层到高层一脉相承的给这些公司灌输中共那套思想的这样一个作用。

当然我们也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也有对中共有清楚认识的华人在这些公司工作,但是确确实实很多跟中共有千丝万缕的人在这个公司逐渐走向上层,影响了多公司最终的决策。而且底层的人做数据也容易把数据做成倾向中共那边,因为他们完全拿中共的官方数据来,不做任何特别分析直接采用,最终中共想要得到的一切信息都能在它们的数学模型里展现出来。潜在的、有意无意的也把这些公司的意向带到中国那个角度。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你周末做的一期快评中提到,在疫情面前不但我们要积极应对,还确实应该静下来反思一下,这也是个好的时机,确实这样。

杰森:对,100年前一个巨大的疫情,整整100年人类再次遇上这么大疫情,其实百年之内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这是人类的一个偏得,这是特例。你要纵观人类历史,不是人类总是这么平平静静,这么100年给人类一个平静的生活,不是因为人类技术提高了有这么幸运,其实是有其他原因。此时此刻遇见这样的事情,大家再次追求技术,可以追求技术,技术上有什么解决方案,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人类总是有技术的提高,病魔还有另外一招来克服你这个技术,永远都是人在赶着、应对这个病。其实在这种角度上,人类以谦卑的角度去思考一下这样宏观的问题,对谁都有好处。

主持人:好的,美国的情况我们就先谈到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