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华春莹怪罪荷兰 不如检讨中共体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针对荷兰进口中国制130万个口罩不达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4月2日记者会上再度做出回应,但这次改口称,中方企业在发货前就告知该批口罩“非医疗用”。华春莹还意在怪罪荷方的强调,使用者没看说明、误将非医用口罩当成医用。

此前,包括荷兰公共电视频道NOS等媒体报导,荷兰卫生部声明指出,由于医疗物资短缺,目前面临到可取得的防护用品无法满足最高标准的困境。而一批中国制、总数130万个口罩,是FFP2等级的口罩,虽然附有KN95证明书,检查员发现未达标准,但60万个口罩已经分派到前线医护人员手上。荷兰当局知情后立刻下令回收,同时停止派发剩余口罩。

据新闻资料,欧规FFP2,相等于美规N95规格,中国KN95等级的口罩,它们都包含医用(须通过合成血液穿透测试,防止体液喷溅)和非医用的类型。

当前疫情严重,荷兰卫生部表明急需医用口罩,代理商却能会错意采购非医用口罩的这种概率微乎其微。就算是下错单,中美欧95级别口罩,在过滤效率检测方面是一模一样,而报导指出,交付荷兰的这批产品低于正常标准的过滤力一半以上。换言之,中国这批KN95口罩即便是普通型,其过滤效率也是不合格。

去年年初,中共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2018年日常防护型口罩抽查结果,不合格产品检出率高达48%。而所有的不合格产品,都有“过滤效率”和“防护效果”这两个最基本指标不达标的情况。比如防护能力最低的D级产品都要求有65%的防护效果,抽查市售最差的一款只有15%即一点作用都没有。

今年武汉疫情期间,《南方都市报》梳理了近五年(2015年至2019年)全国及省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官网可查的口罩抽检数据显示,非医用口罩类产品,以及KN口罩(仅测试颗粒物过滤效率),有超过七成不合格口罩都涉及过滤效率问题。这篇报导还意有所指,KN口罩未对合成血液穿透、表面抗湿性进行测试。若套句以往陆媒深度调查文章中出现的高频词,那就是,官方有数据但不能公布,一旦公布将会不利“稳定”。

湖北红会在这次分配口罩风波时曾经澄清说,非发热门诊定点医院莆田系医院获分大量口罩其实是KN95,同时解释,KN95口罩不能用于防疫一线医院。还有一些地方疾控中心被曝指导医院使用的是N95,而非等标的KN95(医疗型),原因是中国的KN95品质问题以及假货充斥。

据美媒报导,在美国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3月28日发布最新版的可接受N95同级别的口罩标准清单中,一周前(3月17日)还名列其中的中国口罩标准(含KN95等四个型号)删除了。而这被中共党媒《环时》解读为背后有政治因素。

曾深挖长春长生假疫苗事件的《每日经济新闻》,4月1日发表一篇采访报导,医疗器械质量法规专家李弘分析指出,KN95被FDA删除也不意味着美国完全拒绝,只是说,按照中国标准的产品现在不会被直接接受。李弘说:就我个人所知道的,前段时间,国内大量的KN95检测报告有不少都是作假的,是有大量的假的检测报告出现,导致美国已经无法区分这东西是真是假。李弘坦言,市场上有的报告是网上买来的,有的甚至是自己PS的,纯粹属于假报告,也有的是检测机构滥发导致的。

腾讯网4月2日一篇标题为《口罩赌局下半场》的采访报导中,一名业者透露,目前市面上不少口罩的过滤效率仅在20%-30%,甚至有的才10%,主要是上游原材料上偷工减料,很多工厂压根就不是什么无菌车间等生产环节,埋下了品质隐患。这名业者:“夸张一点说,就是拿一整张卫生纸放在嘴上,都未必比那个过滤效率差。”

荷兰媒体3月28日披露,荷兰卫生部紧急回收无法有效过滤病毒的60万个中国KN95口罩。陆媒《第一财经》3月30日发表一篇应景报导,标题是“无良中介机构横行,口罩出口认证市场乱象多”。

今年1月受审的中共官员魏传忠,曾是主管国家品质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二把手,他从2001年担任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书记至2019年落马受查,受贿合计超过人民币1.2亿元。国家质监的主官是“大老虎”,这个系统涉及的相关产业怎能不腐败。

华春莹挖苦荷兰方面没看产品说明书,证明书都无法证明品质,说明书又能说明什么。华春莹们应该检讨自家,中共党管一切专政至今,也让“中国制造”蒙尘至今,直到现在国际上走不出假冒伪劣之恶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