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钟剑华:港警堕落成黑社会 官员变中共爪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5日讯】最近香港政府实行多项防疫新措施,香港警察被爆出借机多次巡查黄店(支持反送中的店铺),还被拍到去食店巡查时,没有遵循新条例量体温等等。

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誉总监钟剑华教授3月30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香港警察已成为法外之民,不仅不遵守法例,还用疫情作借口,滥用执法权,进行政治打压。“香港警察堕落到跟黑社会没有分别,官员全部变了爪牙,变成了政权的走狗。”

钟剑华说,“昨天我们见到警察在街上查市民的身份证、登记资料,但同时也见到一个亲政府的工会开记者会,十多人坐在一起没事。晚上也看见一些照片、视频,一些新界的围村有一百多人在聚餐也没事。”他认为警察是选择性执法,利用紧急情况下赋予政府的权力,打压异己,会使一些正常的政治生活,包括示威、请愿都受到影响。

他说,自己在香港出生、成长、工作,从来没有见过像现在这样令人愤怒的处境。97年之前那20年,香港社会基本上是进步的。没想到回归这22年间,香港退步得那么快,民主的制度受破坏、司法受冲击,议会也越来越不像议会。港警堕落到跟黑社会没有分别,已成为香港的特权阶层。而香港的官员就变成政权的走狗爪牙,只是执行命令;以前认为的一些管治香港的精英,也都变成了鹰犬,令人很是失望。

他表示,半年来,港府官员的民望和可信度都是十级下跌,已经跌到低无可低的水平。有超过六成的市民给特首零分,给律政司长、财政司长等官员、问责成员,个个都是负分,根本没办法争取市民最起码的尊重。他们处于这么重要的岗位,如果连最基本的公信力都没有、甚至是负分的话,根本不可能领导这个社会。

他说,目前香港政府是整体性的信用破产,如果不改组政府、不换人的话,未来两年政府无法解决争端,也没有足够的政治诚信去操持香港的政治事务和领导社会。而香港政府的高层官员受到很大压力,实际上只能执行中共的命令,成为打手和马前卒。一些高官内心并不愿意这样做,所以出现了目前的高官“跳船潮”。

钟剑华谈到,何君尧出来搞23条签名,明知道根本不可能成功,只不过是做场戏给中共看,希望用这种出位的言行得到中共青睐、保自己出线。而他的行为对于其它需要争取选民支持的政党,就像是“蜘蛛女之吻”,谁靠近他,给他亲一口,就会死,所以没有人帮他站台。

他说,民主派今年有希望争取到35个立法会席位。由于区议会的选举胜利,使得这次也有很多的政治素人出来参选。协调工作更加困难,不过已经有一些有心人在努力,希望有一个较为合理的、大家都信服的协调结果。

对于香港疫情下出现的抢米风潮,钟剑华表示,全世界有差不多200个国家都受到疫情影响,有可能出现经济停顿、物资短缺,香港政府需要做好准备、保证物资。而香港市民也需要关注这些情况,不要轻率的否定可能出现的危机。

关于中国大陆一些地方解封、复产的情况,钟剑华说,中共公布的数据没有说服力、不可信。新的研究发现病毒的潜伏期很长,而且无症状带菌者病毒的浓度更高。所以大陆现在的解封和复产,存在风险。他希望香港政府不要太轻率的解封,避免出现第二波爆发。

最后他表示,他不相信邪恶可以战胜正义,望港人明辨是非,不要被政府的宣传蒙骗,不要因为强权而收声、改口,成为谎言集团的一员,而是要继续坚持真相、并保持希望。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警察藉防疫滥权 打压异己

记者:现在最新的疫情措施实施之后,实施效果如何?

钟剑华:我昨天上街看了一下,一般的店铺都会尽量配合政府的政策,很自律。比如有些位置封住不用、打上交叉符号、拉开座椅之间的距离等,但很明显小店的经营确实有困难,一些店铺直接关门不做了。至少1.5米的距离,一半的桌子撤掉。元朗一些很精致的小店,已经没开门了。员工的生计会不会受影响?租金谁给呢?这些都是随之而来的问题。

法例实施当晚,警察去(尖沙咀)诺士佛台巡查。警察既然要执法,就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进入店铺前要测体温,若不测体温,不把条例的要求当回事,是很丑陋的。还有消息说,警察巡查似乎有意针对一些所谓的黄店,一天查几次。

记者:“光荣冰室”店半个小时被查了两次?

钟剑华:是的,这些都是问题。现在疫情较严峻,如果需要一些较强烈的手段,保障市民的健康,大家没有理由反对。但如果变相成为警察针对某些食店去滥用权力的一种借口,就很有问题了。政府要求,如果是14天,大家忍耐一下,希望能断了那个传播链。但看到的情况,真的很难排除一种怀疑,就是用疫情当作借口,政府进一步介入市民的私人生活;或进一步利用这个条例,去做一些所谓社会控制的行为。事实上经过第一晚之后,怀疑和忧虑的人很明显增多了。

也见到警察是法外之民,不守法,应该戴口罩的时候他不戴,不应该戴的时候他就戴。接下来管得那么严,对店铺的生计、员工生计的影响,政府有什么措施去帮他们呢?政务司长说会有措施帮他们,但到现在都没见到政府有进一步的宣布。我所知一部分店铺已经没开工了,员工已没薪酬了,他们的生计怎么办呢?我希望政府能尽快处理好这几个问题,让社会同心协力去断了(中共病毒)传播链,但不能滥用权力。

记者:限制4人以上的聚集,会不会打压香港市民示威、游行、表达的自由呢?

钟剑华:如果店铺、食市的人流限制、距离都可以成为警察打击某些被针对店铺的借口的话,限制4人聚集,很难排除有这个可能性。举个例子,昨天我们见到警察在街上查市民的身份证、登记资料,但同时也见到一个亲政府的工会开记者会,十多人坐在一起没事。晚上也看见一些传过来的相片、视频,一些新界的围村有一百多人在聚餐也没事。我觉得这些选择性执法,在紧急情况下赋予政府的权利,造成打压之嫌。

过去几个月,大家越来越确信政府是很偏颇的,政府会利用手中的工具去针对某些人。一个中西区议会主席转了一个很多人都转过的相片,半夜在家里被抓;一个元朗区议会主席,无端端被抓上警车。这些很明显是警察滥用执法权,去达到某些政治打压的效果。现在差异性执法,和政府针对某些人实施人流管制的措施,4个人不能聚集的措施,确实使一些正常的政治生活,包括示威、请愿都会受到影响。

政府信用破产 高官跳船潮

记者:现在政府民望跌到新低?有消息说,政府AO(政务主任)级职员辞职了7个,其中4个是首长级别的,这是什么信号?

钟剑华:过去大半年,政府官员的民望和可信度都是十级下跌的了,已经跌到低无可低的水平。超过六成的市民给特首零分,我觉得这是敌意的评分,特首如何去领导这个社会?做什么都没用、没有说服力。还有那些官员、问责成员个个都是负分,特别是律政司长、财政司长的分数,根本没办法争取到市民最起码的尊重。

他们处于这么重要的岗位,连最基本的公信力都没有、甚至是负分的话,很难领导这个社会。我经常说,现在政府整体性陷入信用破产,根本不可能领导这个社会。如果不改组这个政府、不换人的话,我不认为未来两年政府有条件去解决过去一年我们面对的问题,也不可能去平息社会的纷争,也没有足够的政治诚信去操持香港的政治事务和领导社会。

就现在的情况,政府不会换人(改组),但一些公务员及高官都感到左右为难。很多市民面对公务员时,都保持基本的礼貌。但当政府的威信破产,公务工作就会受到影响,执行公务的公务员,难免会受影响。举个例子,区议会选举时,选举主任决定被选举人是否符合资格。但是对于黄之锋的选举资格,有一位选举主任迟迟不肯DQ(取消资格)他,最后连选举主任都换掉,然后换了一个肯DQ他的选举主任。

那些比较高层的官员,其实是受到很大压力,他要紧跟政府的指示。名义上说有自主权、有决策权,实际上成为香港政府,甚至是北京的政策执行者,那么这些官员真是很难做的。我觉得有很多政府的高层官员,特别是AO,他们不想这样的,讲的俗一点,不想做到“折堕”(品格低下),日日被人骂,做一些他们不认为正确的事,或只能执行上级的命令。名义上叫高官,实际上只能执行命令,成为打手和马前卒。我相信有部分AO级、决策级的官员,可能有一种意兴阑珊的感觉,所以有人要走,有一个“跳船潮”,似乎都是早晚的事。

何君尧搞23条 无人支持 做戏给中共看

记者:建制派是不是有迹象要跳船?中联办的契女(干女儿)容海恩,被新民党李梓敬赢得初选,她要退出。何君尧的位置怎样呢?连工联会民建联都不跟他一起推23条。

钟剑华:接下来的立法会选举,港府或中央政府会吸取区议会大败的教训,肯定要做一些事,试图让立法会里民主派不超过或接近一半。要这样做的话,第一,最好的方法就是挽回民望,但很明显短期之内不可能。第二,唯有透过选举机器,首先就是种票,中联办一直在背后协调选票的,这次他们的协调力度肯定比以前更大,(港澳办主任)夏宝龙都去了深圳见人。他们协调怎样做,我们暂时还看不到端倪,不过肯定是试图减少建制派内部的竞逐,把票源集中投到中联办信得过的、而且认为有胜算的人。

何君尧出来搞23条签名,大家都明白,今时今日的时势,怎样搞23条立法?不要说这届议会任期内做不到,这届政府之内都做不到。那他还是要搞,原因就是做场戏给中联办看,给北京看,保住自己出线的希望。大家知道何君尧,第一,得罪人多,721他有洗脱不了的责任。他上一届(立法会选举)都是最后才被选到。接着他就以西环契仔(中联办干儿子)的面目,不怕难看,做事出位,来保住自己的形象。他连乡议局都摆不平,离开屯门元朗,去到粉领就没有人理会他,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出线希望,就唯有尽量出位一点。不知道这一招有没有效,因为中联办、港澳办那条线,已经换了人、改了组。就算他做到这么出位,他的行为对于其他建制派的组别,特别是一些需要争取选民支持的政党,基本上都是“蜘蛛女之吻”,就是谁靠近他,给他亲一口,就会死,所以没有人帮他站台。

除了何君尧,为了得到中联办的青睐、保住出选的机会,建制派内部也有很多台底下的暗涌。所以李梓敬突然间转会,接着容海恩没有得选,这明摆就是中联办在背后给的信息,使得新民党有些不同的做法。我相信这些建制派内部的竞逐,会在提名期之前,不断继续出现,因为事实上现在要保的位很多,肯定就要集中票源。我相信在提名还没有定案之前,内部竞逐会出现这些很丑陋的画面。

民主派冲35席 需合理协调

记者:民主派那边有些什么部署,来应对这一次选战?未来的政治版图会怎样运作?

钟剑华:是,民主派似乎情况很混乱,暂时都摸不清底细。一方面,他们想协调得好一点。民主派的特点就是山头林立,也都没有背后大佬(话事人)去一锤定音。没有人做配票的话,就一定要有个合理的机制使得协调有效果。

不过今年就特殊一点,因为大家觉得有希望冲击35(个立法会席位),所以大家就对配票、或者协调的意愿高一点。但是要达到有效协调,又不得失任何人,又不伤感情的话,事实上都很难。虽然大家都觉得需要合作,需要顾全大局,但是选举对于很多政治人物来说是生死存亡,没了那个位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譬如说11月底,区议会选举刚刚选出的那些政治素人,他们都开始埋堆(融入某一群人),组成一些松散的组织,希望这次可以争取到立法会选举的机会。有很多的政治素人,知名度都不高,因为区议会的选举胜利,使得他们的心很雄,也都想出来参选。

现在问题是那么多个山头,有大政党、小政党、小政团,还有独立的个体、即是一些素人,都说要参选,协调工作肯定比以前困难,最后有一个合理的、尽量协调的结果,似乎也都不容易。所以现在一些大政党已经率先表态,为了达到35以上席位的目的,就算某些位他们不要了,他们都肯接受的,前提是有一个较为合理的、大家都信服的协调机制。我知道现在一些有心人都在背后做这些事,是否做到,就要拭目以待了。

粮食危机有可能 政府需准备

记者:现在市面上开始抢米,越南又禁止出口,是不是有粮食的危机存在?

钟剑华:很难说。现在受武汉肺炎的影响,全世界有差不多200个国家都受到影响。有些国家用了很严厉的手段去封城,甚至强制不让上班,经济一定受影响的,有一些供应链会断。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就会忧虑基本物资的供应跟不上。所以当有些传闻出来,就会抢了。至于抢完之后,会不会有足够的后续供应填补上,这个还要看。

不过确实有些传闻说,当东南亚国家,特别是香港的一些主要进口粮食国,受疫情影响要停产、经济要停顿的话,物资短缺、出现粮荒的恐惧,我又觉得不可以太轻率的否定。我相信政府需要做一些事,保证这些物资足够,殷鉴不远。在疫情初期,连口罩这么基本的物资,政府都不能保证,那么市民就会怀疑,如果再过一段时间,越南、泰国这些香港的主要米仓都受到影响的话,会不会使香港的粮食供应出现短缺?香港食品的主要进口国澳洲,近期的情况也是不很乐观。前几天出现传闻、接着抢米这个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家都要小心了,不要错信谣传,但同时也不可以轻率的否定这种危机的可能性。

中共数据不可信 香港解封要谨慎

记者:4月8日武汉要复工的,会不会回传香港,出现第二次爆发?

钟剑华:武汉和部分地方解封了,接着就说复产,接着就有些所谓抗疫胜利秀,民众在政府号召下,在街上欢送那些医疗队伍,似乎一片好景。但问题是大家也都看到别的画面,有些地区之间,因为民众的出入而出现冲突。事实上说没有事,但北京又封到很密,任何人都不可以随便入北京,令人忧虑国内那些官员乐观的说法,有多少成是真的。再加上大陆政府(中共政府)所公布的数据,一直都没有什么说服力。也有很多国外的领袖都说不相信中国的数据。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们要复产,因而加快复工的步伐,真是难保第二波会出现。再加上现在不断有些新的研究证据,病毒的潜伏期是可以不止8天,不止14天,甚至不止21天。离开了人体之后,可以独立生存在塑胶的表面,可以生存21个小时。没有症状的带菌者身上病毒的浓度更高。所以大陆快步伐的所谓解封和复产,是有风险的。

我希望特区政府不要太轻率,因为国内的解封,而我们都解封。我们好不容易捱到今天,感染数字近来都比较高,政府当然可以说都是海外输入的,都是留学生带回来的。但不可以排除一旦香港又解封,又松懈的话,会出现第二波爆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香港的处境更难,更难解决。

港警成特权阶层 堕落似黑社会 官员变鹰犬

记者:香港有没有特权阶层?为什么女警不用戴口罩,也没有人去调查她?

钟剑华:我这半年来最令人失望、愤怒的就是,警察变了法外之民,他们不用守法,完全不遵守警务的守则,出勤不出示委任证,遮住,不让人们投诉。(施暴警察)被印尼记者告,警方就是不交人出来。即使不讲721、不讲831,他们都是滥用手上的武器装备,比如胡乱扔催泪弹、滥用他们的警棍等。而那位女警,根据现在传出来的一些信息,她去看医生,(医护人员)提醒了她戴口罩,她都不戴。

这是不是一种迹象,显示香港警察已经到达一个阶段,就是不需要守任何规矩。

警察实际上已经成为法外之民,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人对警察这么反感。无论一哥出来讲多少话,怎样蛮不讲理,怎么文过饰非,香港市民就觉得警察是黑警,香港市民就觉得警察不守纪律,不守法例,是跟黑社会勾结。我们很难再帮警察讲任何话,或者作任何解释的了,事实上大家看到的画面,令人觉得警察变成了特权阶级。香港社会、特区政府,都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否则我不认为香港现在面对的撕裂处境和矛盾有机会解决。

记者:面临病毒,而且林郑还在台上,港共政权又是这样,香港前景?

钟剑华:我在香港出生长大,在这里工作,一直都在香港,老实说从来没有见过令人那么愤怒的处境。在97年之前那20年,香港社会基本上是进步的。没有想到回归这22年间,香港退步得那么快。我没有想到,现在香港警察会堕落到跟黑社会没有分别。再加上疫症,再加上香港的制度受破坏、香港的司法受冲击,议会越来越不像议会,香港的官员全部变了爪牙,变成了政权的走狗,只是执行命令,一些我们以前以为是管治香港的精英,全部变成了鹰犬,令人很失望。

相信邪不胜正 望港人心存希望

钟剑华:不过,只要我们继续选择在香港生活,我们仍然享有一些、最起码资讯上的自由,我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不会被政府的官员、或者政府的宣传蒙骗。只要睁大眼睛、耳听八方,我们仍然可以知道很多事实,大致上的真相会是怎样。我们不会相信721是没有事,不会相信831是合理的执法,不会相信现在政府的那些警察的执法是合理的做法,我觉得这很重要。

首先,我们要保持一个澄清的心境,要能分辨是非。第二,我们在分辨是非之余,要勇于指出错误。不要因为强权,而使得我们收声、使得我们改口,成为谎言集团的一员,这个很重要。第三,最重要的是,情况固然令人忧虑、令人失望,但是我们都要经常保持盼望。我不相信邪恶可以战胜正义,我不相信一些错误的做法可以长期维持。只要香港人有决心,只要香港人坚持真相的话,我不相信这些不合理的做法,会成为我们以后生活的现实。所以很重要的是大家要保持盼望。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