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 武汉漫山遍野的无字墓碑(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6日讯】4月4日清明节,中共一方面禁止武汉人扫墓,一方面向疫情死难者举行所谓“举国哀悼”。但是外界认为,中共搞的“哀悼戏码”难以告慰无数受难的国民,武汉扁担山公墓漫山遍野的无字墓碑,正在向中共发出无声的控诉。有大陆网民表示,“没有追责的哀悼都是伪善,灾难一定会重复。”

40出头的PL(化名)常年在香港和马来西亚从事金融和贸易业务,很少回故乡武汉。这次返乡却突遭中年丧父之痛。

1月中,PL的父亲在武汉协和医院例行体检期间疑似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仅十几天便撒手人寰。

一直等到清明节前夕,武汉市各殡仪馆才开始发放骨灰,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骨灰盒时,PL哭了。几个月前还是活生生的亲人,如今只剩了一把灰。

出口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哭得很伤心,被人搀扶著。很多家属看似平静,口罩上方露出的眼睛里却有眼泪在打转。

PL把父亲葬在距离武汉市区最近的扁担山公墓。墓地是几天前选好的。上面用黑色的马克笔写了父亲的名字。公墓里漫山遍野都是无字碑。太多人死了,又要匆匆地被埋葬,碑上还来不及刻上名字。这些无字墓碑对中共的罪恶,发出无声的控诉。

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全国有约8万2000人感染病毒,3300人死亡,其中约2500人在疫情中心武汉。但是包括美国政界和情报界在内的各方均认为,北京掩盖了疫情的真实数字。

互联网上传出的照片显示,开放领取骨灰后,武汉市八家殡仪馆之一的汉口殡仪馆门前排起了长长队伍。中国以调查报导著称的《财新》拍到了馆内堆积成山的骨灰盒。这些图片很快被官方删除。

PL说,领取父亲骨灰和下葬的整个过程,被当局全程监控,我是心不甘情不愿的。PL父亲生前单位的工作人员始终如影随形,给他拍照,下葬完毕后要他签字。

“这是下葬吗?我觉得这完全就是一种监控,完成政治任务,维稳的任务,”他对美国之音说,“从住院看病,到治疗到离世,到下葬,我们感觉都是稀里糊涂的,完全没有尊严。”

和PL有相同遭遇的死难者家属组建了一个微信群,被当地公安视为眼中钉。PL说,我5次接到公安的电话,最后这个群被公安强制解散。

PL表示他会继续维权,因为父亲直到去世也没拿到检测报告,到底是阴性还是阳性不知道,难道父亲连个数字都不是吗?

张军(化名)也在这个微信群中,但他现在也没有去领父亲的骨灰。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想到76岁的父亲一个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孤魂冷寂,张军泪如雨下。

父亲去世后,张军常常彻夜无眠。深夜里,他仿佛听到有人叫他:“儿子,为什还不来接爸爸,你不要爸爸了吗?”

“我的父亲去世了,这是我的家事。我去领骨灰,也是我的家事,”他说,“非要给我安排什么到单位的人来全程陪同我,给我的感觉就是全程监控我。我对这种做法特别反感。”

张军说,很多家属在悲伤的同时都很愤怒,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希望当局能给个说法。

“我爸去世不是正常死亡,他是人为造成的灾难死亡的”,他说,“我们要求当初那些欺骗我们的,瞒报的官员、所谓的专家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的话,我们无法向去世的亲人有个交代。”

他回忆起父亲在昏迷前对他说的一句话痛哭失声,父亲重复地说道“儿子,爸爸不想死,爸爸不想死······”

张军天天想去把父亲的骨灰接回家,他有很多话想对父亲说。但他表示,直到有一天,他可以在没有旁人的监视下去领父亲的骨灰,再亲手将他安葬。这是他作为一个儿子在维护父亲最后的尊严。

清明节这天,PL无法去为父亲扫墓,因为中共当局禁止武汉市民在这天扫墓、祭奠去世亲友。

不过,当局却强迫全国民众在清明节这天“举国哀悼”,纪念疫情中死去的人。

4日早上10点整,全国响起一片鸣笛声,北京天安门降半旗,习近平带领中共高层在中南海一齐鞠躬,默哀3分钟。全国停止所有娱乐活动,包括手机游戏,民众也被要求集体默哀3分钟。

此外,中共还将官方政府网站、外交部网页变成黑白两色。不过,中共党旗、血旗、中共七常委照片仍是一如既往的彩色。网友嘲讽说,“给你点颜色看看”。

中共强迫集体哀悼并没有得到大陆民间的认可与谅解,有民众在社交媒体上的回应,获得很多人点赞与转发。“他们(中共当局)今日所使用的、强迫我们集体哀悼的权力,正是他们昨日所使用的、杀死我们哀悼之人的同一种权力。”

“所有的事后汽笛长鸣,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追责的哀悼都是伪善,灾难一定会重复。”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