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自爆年收入 矛头指向钟南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7日讯】上海疫情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日前自爆年收入,被类比在中共官场敏感的“财产公示”。此举被指矛头指向钟南山

4月6日,大陆自媒体“水水牛舍得”发文说:张文宏公示自己财产!

文章说,张文宏的这个财产公示,准确点说是公布年收入。

张文宏,1969年出生,浙江瑞安人,大陆传染病专家。

张文宏自爆年收入184万,有3个方面:

1.华山医院呼吸科主任,工资奖金年入50万。

2.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年入120万。

3.每年在全球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一篇署名论文,专利费2万美元。

文章特别强调说,这个公布收入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希望他这个感染科主任,能将更多的病毒(包括侵蚀官场的)活活的控制住。

文章还说,张文宏有一点让人非常吃惊:那就是他不是任何企业的董事或者股东。

这一点和官方热捧的所谓中国传染病学权威、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不同。

在大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会旗下的权威软体“天眼查”,输入钟南山,可以发现他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他是董事长。该公司的副董事长周荣拥有34家公司,另一名副董事长张晓雷有20家公司。该公司全部的高管层合计拥有90家公司。

对此,有网民称,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高管层属于“科技权贵阶层”,这些专家背后有很多的利益。

今年1月,张文宏因为对媒体说过一段“让党员先走”的讲话走红。

张文宏与钟南山不同调

3月27日,张文宏举行“病毒演变、进化、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从SARS到COVID-19)研讨会”。

据大陆“财新网”报导,张文宏在研讨会上表示,人类历史上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病毒,传播力很强,但是症状又不轻,介于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之间,“居然还有无症状携带(带原),这就成为一个大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这个病毒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对付的病毒之一。”张文宏说,“埃博拉病毒虽然很凶残,但是它走不远,至今仍然停留在非洲。但是这个病毒的困难度可能会超过人类的估计。”

不过,中共当局目前尚未将中共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列入确诊病例。张文宏警告说,当前最大的风险,就是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很多病人从头到尾都是无症状的。

他说,“我们发现(中共肺炎)无症状的病人越来越多”,因此,“快速诊断是极为重要的,否则意味着大量的病人会滞留在社区,造成社区的暴发。”

张文宏的上述说法,与中共院士钟南山再度不一致。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报导,钟南山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已知的情况推断,中国国内目前还没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

不过,香港《南华早报》22日引述中共官方机密文件中的数据称,“在2月底有近4.3万宗无症状阳性个案未被列为确诊(统计)。”

而对于这场疫情,张文宏与钟南山在很多方面的判断都不一致。

在此之前,钟南山曾断言,中国不会出现第二波疫情高峰。

他在3月12日广东省记者会上还称,中国的疫情可能4月底结束;世界的疫情,如果各国采取积极措施,可以在6月结束,但如果个别国家不重视,那时间有可能延长。

但张文宏3月15日则表示,从当前全球的抗疫情况看,本次疫情基本不可能在今年夏天结束。

此外,钟南山2月27日曾称,“对疫情的预测,我们首先考虑中国,没考虑国外,现在国外出现一些情况,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该言论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被认为是替中共“甩锅”提供理论依据。

而张文宏2月28日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则直接否定了病毒来自外国的说法。“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了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张文宏说。

当然,外界有观点认为,张文宏本身也在中共体制内,其略显出位的言论目前其实为中共所利用。但前述自媒体文章作者特别提到官场,这就意味深长了。事关财产公示在无官不贪的中国是个敏感议题。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