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媒体在学舌北京之前应三思

恭维北京对疫情的应对揭示了传媒的天真和惊人的懈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9日讯】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诸如《纽约时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之类的新闻媒体报导,美国现在已经取代中国成为全球大流行疫情的“震中”。3月26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美国冠状病毒确诊数居世界首位”,文章概述了所称的导致病毒在全美快速传播的失误举措。该文还描述了中国开始时应对迟缓,很快地转变为一种“凶猛的强度”对抗疫情,然后通过“严厉的措施”“遏制”病毒。

CBC的标题是“加拿大的邻国现在是全球流行病的中心,美国的激增意味着什么”。这篇文章列出了加拿大的近邻有着全球“最多的确诊病例”所带来的可能影响。

CBC的其它报导重复了北京令人高度可疑的说法,即过去一周武汉没有新的确诊病例,而大多数新病例是由旅客从“境外输入”的。

这些当代新闻业者的说辞缺乏严谨的思考着实令人不安,他们就这么轻易地重复中共宣传人员这些很值得怀疑的观点。

《纽约时报》的文章将中国疫情“开始的反应迟缓”归因于对信息的压制,但没有深入研究这种压制的细节,反而恭维该政权遏制(病毒蔓延的)努力。

鉴于中共的本质:一开始就掩盖疫情导致中共肺炎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人们会期望记者寻找消息来源以查证这些说法。要找出中国正在发生什不寻常的事,跟一些西方记者单纯描述中国已恢复稳定相比,并不是太费力的事。

据英国媒体报导,科学家告诉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中国的确诊病例(约8.1万例)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估计,武汉的七家大型殡仪馆每天向(死者)家属发放的骨灰盒总数约为3500个,这也支持了上述说法。这意味着,中国(中共)政府将武汉的死亡人数定为2500至3000人是在撒谎。

除了已病逝的吹哨人李文亮,还有武汉的艾芬,后者接受了一家中国杂志的采访,提供了更多内幕揭露中共为掩盖疫情不遗余力,还惩戒那些试图向其他人通报疫情的人。采访很快被该杂志和社交媒体网站删除,但在被封杀之前,网民们已复制并上传了采访的截图。

尽管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些确凿的细节,一些西方记者还是对“中国模式”大加恭维,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模式,不加思索地接受中共和声誉扫地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言论。一直蓄意忽略一些实际成功的例子,例如被孤立的台湾,这是一个以强大的公民文化为基础的开放社会取得成功的例子。

在许多情况下,对疫情爆发的报导显示,媒体普遍缺乏好奇心。他们倾向于将短浅的目光集中在美国总统身上,那种狂躁情绪也助长了这种现象。

早在中共肺炎病毒爆发大流行夺走人们的生命之前,西方社会就已经有一种感觉,即重要的社会机构正在衰落。

媒体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它一直是令人们愤怒的对象,主要是因为它的无能。数据描绘了一个悲惨的画面。根据盖洛普(Gallup)去年的一项民意测验,美国人在很大程度上对大众媒体不信任,只有41%的人声称他们信任媒体以公平和准确的方式报导新闻。在加拿大,就在中共病毒开始肆虐中国的时候,今年的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Edelman Trust Barometer)发现,人们对媒体的信任度下降了3%,约57%的人说他们使用的媒体含有不可靠的信息。

大众传媒失去公众的信任大多是自己造成的,对中共病毒的报导再次表明,一个耍嘴皮子的阶层由我们当中一些最轻信、最没好奇心的人组成。

原文Media Should Think Twice Before Parroting Beijings Lin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Shane Miller是居住在安大略省伦敦的政治作家。请拜访@ Miller_Shane94。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