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中共病毒 华裔康复者自述:呼吸困难像溺水 (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家住美国新泽西的何先生,今年3月感染了中共肺炎,从确诊到康复,他经历了怎样的历程,来看系列报导的第一集。

记者:“我们通过多方接触,找到一名家住新泽西的华人朋友。他在3月中旬感染中共肺炎,后来康复,因为他不想出镜,我们通过电话采访他。”

家住新泽西的何先生说,3月8日,他在位于曼哈顿下城翠贝卡的一家剑击会馆与一名日本裔馆长上完课,回家后身体出现不适。

新泽西居民 何先生:“不知道是谁传染谁了,我觉得是馆长传染给我,因为他也是确诊了,整个剑击会馆只有我们两人确诊。我回家以后觉得很累,过了两天之后开始头疼,有时候咳嗽,再过两天就开始发烧了,我就去看家庭医生了。”

3月12日,何先生在家庭医生那儿,拍了肺部X光片,显示肺部正常。

新泽西居民何先生:“当时我的家庭医生说,你不用做(病毒)检测了。当是普通感冒吧。”

看完医生后的一个礼拜,何先生的病情不见好转,反而急转直下。

记者:“当时是咳嗽得更厉害?”

新泽西居民何先生:“是,经常咳嗽了,吃药也不好,睡也睡不着。高烧华氏102.8度(摄氏39.3度),血液含氧量降到80%,非常低的水平,还有我呼吸不上来。”

记者:“是呼吸困难?”

新泽西居民 何先生:“呼吸困难,因为我想大口呼吸就会咳嗽,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就是吸一口气,但是氧气不充足,说两个字就要喘一口气,呼吸的频率很高,经常在‘哈、哈、哈、哈’(模拟)的吸气。感觉就像你溺水一样,经常喘不上气,你老想吸气,但是吸不进去。”

记者:“很辛苦(难受)。”

新泽西居民何先生:“是很辛苦(难受)的,这样呼吸背部的肌肉都会累,在透支你的肌肉,一直在收缩,肌肉会酸软。其实那时候我的肺部已经伤了。拍肺部X光看到我两边的肺都花了,有肺炎。”

终于,他在3月19日自己开车,到家附近的新泽西哈肯萨克经络健康中心(Hackensack Meridian Raritan Bay Medical Center),进行了中共病毒检测,并开始住院。

住进医院后,他看到了什么情况;院方如何进行治疗,明天我们继续听何先生的故事。

新唐人记者柯婷婷、韩瑞纽约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