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吴珮文遭中共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广东汕头市金平区法轮功学员吴珮文遭绑架后,肺结核病重发,被非法庭审时现场吐血,遭冤判1年;2019年10月27日,因病提前2个月获释,在家中仍遭骚扰,于2020年4月4日离世,终年55岁。

明慧网报导,吴珮文曾患有严重的肺病,吃了13年药,看专医、吃进口药、用偏方,都无济于事,人瘦成皮包骨。1998年8月,她修炼法轮功之后身心健康。丈夫虽未修炼,却亲眼见证了吴珮文修炼之后身心健康的事实。

在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之后,吴珮文被中共人员先后绑架、洗脑、判刑五次,她及其家人遭受严重的伤害。

2018年11月28日下午,吴珮文、吴佩珊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四人在汕头市葵花园吴珮文家里读法轮功著作《转法轮》。汕头市公安局国保李东明、金平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长朱扬、国保戴国涛伙同汕头市广厦派出所、广厦街道办、葵花园居委、汕头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出动防暴队。几十人不着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冲进她家里非法抄家抢劫,并把四人劫持到广夏派出所。除吴珮文外,其他三人先后回家。

11月29日下午,吴珮文被带到汕头市第二医院检查,被发现患有严重肺炎等多种疾病症状,当晚仍被劫入汕头市鮀浦看守所继续迫害。

当时看守所见其身体状况差而拒收,办案警察给国保队长戴国涛打电话,说明她的身体状况,但戴国涛执意要关押她。

吴珮文在看守所里面被强迫做奴工,因手脚慢,加上身体不好,她无法完成每天的工作任务,而看守所还不断给她增加工作量。她还被罚打扫卫生、洗厕所。

被非法关押后,吴珮文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疾病状况,她丈夫蔡伟双为她聘请的律师找办案单位要求给她办理“取保候审”,让她及时得到医治,但被拒。

国保戴国涛把构陷吴珮文的所谓案件移交到汕头市金平区检察院。金平区检察院检察员张家贵、陈玉云不顾事实,于2018年12月25日非法批捕吴珮文,还于2019年3月20日向汕头市金平区法院对她提起公诉。

2019年5月22日,汕头市金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吴珮文。审判长为杨俊容,审判员何嵘、胡晓虹、法官助理林瑾、书记员李依妍。

吴珮文在法庭上做了自我陈述,说自己修炼法轮功是为了提高道德水平、做个好人,并揭露在过去20年中她遭到汕头市公检法、“610”单位的迫害,同时也劝公检法人员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自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半年多以来,吴珮文的身体变得更差。她当庭陈述时不断地咳嗽,咳出大量的血。在座的很多人都目不忍睹,可是主审法官和公检法人员却视而不见。

律师多次向审判长杨俊容提出吴珮文无罪,加上身体状况应被释放的要求。但杨俊容却非法判吴珮文有期徒刑1年、罚款2,000元。

吴珮文不服法院的诬判,向汕头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汕头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吴珮文、审判长杨明辉、审判员陈连嘉、书记员郭玟莹,汕头市中级法院工作人员到鮀浦看守所提审吴珮文,了解到其身体状况,同时查看了她在金平区法院被非法庭审时现场吐血的录像,汕头市中级法院怕出人命而承担责任,提前两个月释放吴珮文。

2019年10月27日,汕头市广厦派出所把吴珮文劫持到派出所,强制她签名后才放其回家。而汕头市广厦派出所却重新安装监控摄像头,对她进行24小时监控。

2020年1月22日前后,汕头市广厦街道葵花园居委人员以所谓“关心”为由,给她送去400元(吴珮文没要)并录像。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葵花园居委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她。

汕头市中级法院在2020年3月25日前后打电话给吴珮文的丈夫,恐吓他必须到中级法院缴交2,000敲诈勒索金。她丈夫说,家里现在吃的都没有了,哪有钱交?

汕头市中级法院人员威胁他说,吴珮文名下有一套房子(现在吴珮文住的), 如不缴交2,000元(勒索的钱),法院就把她的一套房子拍卖,剩下的钱还给她,意思是要把他们赶出家门。

吴珮文从看守所出来后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受到中级法院办案人员的恐吓、威胁,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身体状况急剧恶化,送医院抢救无效,于4月4日下午离世。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