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疫情之后的粮食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古话讲,大疫之后必有饥荒,瘟疫与饥荒是一对孪生兄弟。眼看着中共肺炎疫情从国内蔓延至全球,确诊病例数字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上线,对疫情下一步发展的担忧导致近日国内多地出现市民抢购粮食的现象。

不过,近日国内媒体一直劝在告民众不需要囤积粮食,说“中国的粮食自给率高,粮食储备充足。”但是几天前,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表示,中国大中城市成品粮储备只可满足10-15天需求。对此,网友指出:“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想要储存4个月的口粮,就能够把所有的成品粮储备抢购一空。”

据悉,2017年中国的粮食(含大豆)自给率已经降到了82.3%左右,而世界安全标准为90%。大豆对外依存度偏高,2019年自给率不到20%。

大豆主要用以榨油和喂猪,如果大豆缺乏的话,食用油和猪肉就会出现供应缺口,至少价格会高涨,如果饭桌上缺少油、肉、豆制品等副食的话,那我们可以想像一下80年代以前的日子,而副食的缺乏反过来会导致主食消耗量增加。

自给率不足外,又加上近期全球多个国家宣布禁止粮食出口,这些国家包括越南、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泰国、塞尔维亚、印度等。随着实行粮食出口禁令的国家增多,很多粮食进口国已开始出现粮食短缺。伊拉克需要进口上百万吨小麦、二十万吨大米、印尼与菲律宾的储备粮仓库存粮食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的消耗。

虽然中共一再说库存够国人吃一年的,且不论实际的库存数能否达到。就在目前民众开始抢购粮食的形式下,如何使储备粮尽快进入粮食加工企业生产出成品粮,也没有实质上的积极行动,导致远水解不了近渴。

据报道,托市小麦拍卖的大部分都在南方,小麦大多是至少三年前的陈粮,很难满足北方大部分面粉企业的需求和加工速度,也可以说很难跟上老百姓抢购面粉的速度。而拍卖的小麦质量和价格也无法符合面粉加工企业的需求。

全国粮食应急加工的能力是19.2亿斤,也就是每个人1斤多一点。但山东省某大型面粉加工企业却遇到了无米下锅的问题,加工厂近日接到了大批面粉的订单,但做为原材料的小麦却迟迟收不上来,即使提高了小麦的收购价格,仍达不到所需的小麦供应量。

除疫情外,导致潜在的粮食危机还有其它原因,包括草地贪夜蛾和大规模爆发的沙漠蝗虫等病虫害。

“2020年中共一号文件”特别提到要“抓好草地贪夜蛾等重大病虫害防控”,表明中国发生重大病虫灾害是大概率事件,这会引发粮食减产。

草地贪夜蛾去年造成亚非两洲多个地区20%到70%的减产。相关部门预计,今年中国草地贪夜蛾危害会更严重,三月以后逐渐向北迁飞,6月份到达东北地区,进而覆盖全部粮食主产区,造成粮食减产。据中国农作物病虫害监测网调查,预测2020年中国草地贪夜蛾发生面积将达一亿亩左右,呈重发生态势。

2019年,沙漠蝗虫蝗灾从东非一直蔓延到巴基斯坦与印度,经过的地方粮食基本绝收。2020年刚刚开始,沙漠蝗灾已肆虐多国,目前中国的邻国巴基斯坦蝗灾已十分严峻,适合蝗虫孳生的土地已有38%被入侵,发生范围、蝗虫数量、危害程度均属历史罕见。

2月15日,多位中国网友在推特发布视频,称“蝗虫先头部队疑似抵达新疆边界”。

除了两大虫害,今年中国小麦条锈病和赤霉病,水稻稻瘟病的虫害形势也不容乐观。据统计,中国农作物病虫害每年造成粮食损失近五百亿斤、经济作物损失三百五十多亿斤。

这些病虫害有的是无法预防的天灾,有的却是行政命令强制下的人祸。比如原来小麦、玉米和水稻秸秆直接焚烧,本是古已有之的常规处理方式,而且秸秆灰富含各种有机物质,焚烧后做为养分进入农田成为肥料。更重要的是可以有效清除秸秆上、土壤表面、土壤浅层的许多害虫和虫卵,省却农药的使用,并可以除去草籽,节省除草时间。但近年由于强制不让焚烧,“秸秆还田”,造成病虫进入土壤,增加治理难度,而且每茬还田,越积累越多,影响收成,降低粮食品质,增加农药使用量。

由于“中共病毒”导致的次生灾害频发,粮食危机已经显现。很多网友已经看明白了,对于中共的宣传,必须反著听才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家中有粮,心里不慌”,未雨绸缪,当储则储,才是正确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