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最前线】香港警长危殆 武汉再现“路倒” 埃及索偿10兆美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1日讯】4月8日刚解封的武汉,已出现多起有人倒地不起的事件;香港46岁男警长感染中共肺炎病毒,肺部衰竭,情况危殆;广州三元里驱赶黑人,非洲人士流落街头;中俄最后一个陆路口岸绥芬河4月7日至13日临时关闭,华人归国无门;继口罩擦鞋之后,大陆再输出“苍蝇口罩”;埃及律师日前起诉习近平,索赔10兆美元,成为继美国、印度之后,对中共当局提起公开诉讼的第三个国家。

大家好,今天是4月11日,星期六。欢迎大家来到《疫情最前线》,我是黄瑞秋。

武汉火车站再现“路倒”

4月8日刚解封的武汉,已出现多起有人倒地不起的事件。网传视频指,解封当日,武汉火车站口有人突然倒地不起。同日也有人倒在武汉数码港街头。

4月9日推特上传视频显示,解封后的武汉大街上,一名黑衣男子俯卧在马路边的斑马线上,一动不动。旁边有戴口罩的疑似保安人员守候,但一直没有触碰倒地者。不远处,就是一个标示“西进口”的车站进出口,拖行李的旅客人来人往。

上传视频的网友称,该片拍自武汉火车站,时间是4月9日间。当日,武汉火车站刚刚开放,大量武汉市民赶着离开。

解封前一日,网上还传出武汉防疫人员深夜到小区偷偷运走尸体的视频。

武汉官方澄清说,倒地者是“醉酒昏迷”。而网友留言讥讽说:“厉害国中部某大城市解封初日,多名群众畅饮醉倒不起,一人醉倒在华为门口,一人醉倒在火车站门口,还有一人深夜家中独酌,醉倒后被抬走……”

广州三元里爆发疫情 非洲人流落街头

从武汉离开的民众,约四成人前往广东珠江三角洲工作。

在广州市的三元里,日前传出有非洲裔人士感染中共病毒的消息,非洲裔人士聚居的瑶台片区被“封村”,很多商户停业。

有消息称,4月8日,当局出动人员在三元里清查非洲裔人士,很多人被房东赶出来,酒店也不让入住,造成大量非洲裔人士流落街头,成为防疫和安全的隐患。

广州三元里居民陈先生对大纪元说:“三元里瑶台那边是出现了几例,他是黑人传的,现在是管控得要相对严一点。瑶台里面的店铺、餐馆暂停营业,有疑似的,或者跟那些近距离接触过的他就隔离嘛,黑人流落街头呢,人家没有其它住宿。”

还有视频显示,三元里清查非洲籍,酒店不让入住。另一段视频显示:很多非洲人无处可去。一名男子还表示:“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我们只能在街上走。他们不给我们房子住,也不让我们住酒店,没有地方让我们去。”

广州三元里居民胡先生:“现在集中(爆发疫情)是在瑶台王圣堂那边,瑶台封村了,现在是不租黑人了,现在外国人全部都不租,现在在三元里这边也没见几个黑人,哪里去我也不知道,你说危险,我们天天还在上班呢。”

网友“冷山时评”说:“这都是安全隐患,也是病毒传播隐患!广州很可能成点燃华南的火药桶!”

《柳叶刀》最新论文:复工潮将催生中国第二波疫情

国内外专家指,大陆存在数十万无症状带病毒者,对中共放松疫情防控,强推复工表示担忧。英国最新一期的《柳叶刀》医学杂志4月8日刊登了香港大学医学系研究团队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研究人员针对大陆目前复工下的疫情现状,利用数学模型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过快放松对疫情的严控措施,很容易导致出现第二波疫情。一旦第二波疫情爆发,可能会比第一次更难对付。

报告举例说,北京、上海和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每千人拥有的病床数分别为5.7、6.0和3.7,假如确诊患者当中有20%的感染者需要入院治疗,患有其它疾病需要治疗的病人便无法得到照顾,情况严重时,可能超出医疗系统的承受力。

绥芬河市一夜成抗疫前线 中共闭关阻华人归路

在中国的最北边,情况同样不乐观。

随着俄罗斯疫情加重,近期每天都有数百在俄罗斯的中国人经由绥芬河口岸进入中国。入境的中国人中,数十人被确诊感染中共病毒。中共8日晚开始在边境城市绥芬河市建方舱医院,预计可提供600余张床位,几天后正式启用。

另一方面中共宣布关闭绥芬河关口。微信公众号“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总领事馆”4月7日发信称,“黑龙江输入型病例仍在大幅增加,总领馆强烈提醒中国公民切勿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

总领馆还称传达绥芬河市政府公告,称“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旅检通道4月7日至13日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

对于归国华人应该从何处入境回国未给任何说明。

绥芬河口岸是目前中俄唯一仍然开放的陆路口岸,这些确诊病例均是乘坐飞机由莫斯科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再乘车抵达绥芬河。千里跋涉来到国门口却无法归国。

民众愤怒地表示:“关闭过境通常是为阻止外国人进入的措施,阻挡自己国家人入境,也只有中共做得出。”

中国惊现“苍蝇口罩” 已销往海外

中共展开“口罩外交”,但频频传出口罩品质伪劣,遭退货。近日,中共销往海外的口罩,被发现粘有死苍蝇、污渍等,引起哗然。

近日,有大陆采购商在微博发视频爆料,她从河南滑县奥康卫材公司采购了35万片口罩。在验货时,一片口罩上粘著一只死苍蝇,还有一袋口罩的耳挂肮脏,其它刚拆封的口罩整体看上去肮脏、陈旧,很多有明显污渍,有的严重破损。

采购商要求厂家赔偿,厂家只召回新发出的1.3万片,其它的一概不管,而这批口罩大部分已经通过跨境电商平台销往海外。

中国科技媒体“36氪”旗下“Tech星球”近日刊文说,一名化名为“陈国华”的口罩出口代理商透露,中国市面上的有6成口罩厂工厂完全没有无菌车间,大部分都是买个口罩机就开始制造口罩了。

而他自己去过一次口罩生产车间,发现里面不但全是灰尘,工人连基本的口罩和手套都不戴,“这样生产出来的口罩谁敢用,谁敢戴在脸上?”

他还爆料,中国很多小口罩厂都是服装厂、机电厂临时改装,设备、技术都达不到标准,且许多口罩工厂资格证书也都是花钱买的,有些甚至不用买,厂商之间互相借用,根本没有资格证书。

香港西九龙总区男警长重症危殆 百名警员隔离

我们看一下香港的情形。

驻守西九龙总区的一名46岁男警长,4日确诊感染中共病毒,9日情况转差,肺部衰竭,转送深切治疗部,情况危殆。

受此影响,约120名警务人员,须要进入检疫中心接受检疫,10日晚约有百名警员抵达骏洋邨接受隔离。

据悉,该警长曾参与3月31日驱散太子站悼念“8·31七个月”市民的行动。

自香港疫情爆发以来,先后共有4名警察染疫,一名为驻守北角警署男警,一名是驻守深水埗警署的女警,以及一名驻守石硖尾警署的男警。

英国首相约翰逊脱离重症监护 继续住院观察

在英国,首相府唐宁街10号发言人4月9日表示,英国首相约翰逊情况好转,并转到普通病房接受密切观察,现在他“情绪极佳”。

虽然约翰逊何时重返岗位还不明朗,但是英国国民已给约翰逊布置一项重要工作。

据英国《每日快报》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英国民众对中共的行为很生气,并要求英国政府对中共的行为予以惩罚。

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2.5%要求英国首相约翰逊应迫使中国(中共)为中共病毒爆发造成的损失买单。

一位民众表示,“这是中国(中共)的错。他们对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死亡和未来全球经济衰退的原因负责。”

另一民众说:“首先应该取消HS2(High Speed 2,2号高速铁路)以及(华为)5G的合同,否则我们会被误认为在鼓励他们(中共)某些行为。”

纽约住院率重症监护率下降 州长:正拉平曲线

在美国,纽约州州长库默(Andrew Cuomo)4月9日宣布,纽约因中共肺炎而导致的住院率和重症监护室收治率出现下降,该州的疫情曲线正在拉平。

库默说:“住院人数净增了200,这实际上是这场噩梦开始以来我们所拥有的最低数字。重症监护室收治人数的变化是自3月19日左右以来的最低数字。因此,所有这些数据都表明,到目前为止,我们正在拉平这条曲线。”

库默说,纽约州大约有1万8,000人因中共肺炎而住院,虽然总床位数为9万张,但这个数字仍然太小。目前的积极消息并不意味着现在是“放松”的时候了。

日本多地区要求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下面关注一下日本的疫情情况。

日本东京、大阪等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后,再有多个都市,因疫情突增,自行发布“紧急事态宣言”,限制人员流动。岐阜県、爱知县,京都府和京都市,9日和10日分别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二线城市的福井县表示,“目前情况已处于‘紧急事态’边缘。随时都有可能启动‘紧急事态’措施。”

此外,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东京的大阪府9日向日本政府告急,口罩、防护服已无库存,急需N95口罩220个,防护服220件以及其它医疗物资。

日本电视台《每日放送》9日宣布,电视台一名男性董事会成员冈田公伸(60岁)感染新冠病毒不治死亡。冈田是日本传媒界第一位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高管。

截止4月10日,全日本感染中共病毒人数为5943人,死亡111人

非洲首例 埃及律师起诉习近平索偿10兆美元

沙特阿拉伯英文报《阿拉伯新闻报》(Arab News)7日报导,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起诉讼,要求中共当局就疫情对埃及造成的伤害,赔偿10兆美元。这是继美国、印度之后,对中共当局提起公开诉讼的第三个国家。

塔拉特表示,已透过社群媒体敦促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邀请国际法专家组成委员会,协助向更高当局提起诉讼。“现在做的只是第一步。”

截至4月10日,埃及累计确诊中共肺炎病例1699起,其中118人死亡。

点阅【疫情最前线】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