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与两口“大黑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习近平上台执政7年多,有两口“大黑锅”,有人竭力想让习近平全背上。

中共病毒”蔓延全世界的“大黑锅”

中共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者、散布假消息、听任500万人离开武汉,导致“中共病毒”扩散全中国,蔓延全世界。这场大瘟疫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危机和最大灾难,由此造成的生命、财产、经济、精神损失,不可估量。

至4月10日,这场大瘟疫,已蔓延全球185个国家和地区,167万人被感染,十多万人死亡。因中共的统计数字是假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肯定更多。

美国已有超过48万人感染,18000人死亡。美国的死亡人数已超过日本偷袭珍珠港(2402人),超过911恐怖袭击(2998人) 。

西班牙超过15万人感染,15,970人死亡;意大利超过14万人感染,18,894人死亡;法国超过12万人感染,13,197人死亡;德国超过11万人感染,2607人死亡;英国超过7万人感染,8958人死亡,英国首相约翰逊被感染,一度住进重症监护室;摩洛哥国王被感染;沙特王室超过150人被感染;加拿大总理夫人被感染……感染和死亡人数还在不断上升。

从美国开始,世界各国对中共的追责之声不断。据美国哈里斯民调4月8日的数据,77%的美国人认为,中共应对“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

3月12日,伯曼法律集团律师代表4名美国原告将中共告上佛罗里达州法庭。3月17日,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现任律师克莱曼,将中共告上德克萨斯州法庭,并向中共索赔20万亿美元。3月底,克莱曼将中共告上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指控中共发展生物战武器,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4月8日,《纽约邮报》报导,纽约、新泽西、西弗吉尼亚、佛罗里达的3位医生和两名护士,向佛州西棕榈滩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中共囤积急需的个人防护用品,阻止手套、护目镜和其它个人防护装备出口,并以较高价格出售。与此同时,全球各地民众却因“中共病毒”患病或死亡。

4月5日,伦敦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病毒”导致英、美、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国集团”蒙受3.2万亿英镑的损失。中共应赔偿英国3510亿英镑,也应向“七国集团”其它成员支付巨额赔偿。报告指出,可能会以10种法律途径对中共提起诉讼。

4月3日,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和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就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给世界人民造成严重的身体、心理伤害,以及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危害,向中共索赔20万亿美元。

沙特的《阿拉伯新闻报》4月7日报导,埃及律师塔拉特对习近平提起诉讼,要求中共赔偿10兆美元。

据“天空新闻”报导,澳大利亚人对“中共病毒”祸害澳洲和中资企业在澳洲疯狂扫货非常愤怒。有人提出,应该给中共领导人“寄一张有史以来最大的索赔账单”。如果中共不赔,可以收回中共背景的企业抵债,或中共在澳洲购买的一些土地抵债。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黑锅”

1999年7月20日起,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发动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疯狂大迫害。成千上万、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更多法轮功学员,被监控、跟踪、骚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少管所、戒毒所、精神病院、监狱、洗脑班。

据明慧网报导,法轮功学员受到的酷刑多达上百种,包括毒打、电击、背铐、吊铐、手脚连铐、坐老虎凳、关地牢、强行灌食、烈日下暴晒、冰雪中冷冻、连日剥夺睡眠、长时间坐小矮凳、强奸、轮奸、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被活摘器官。

在这场大迫害中,江泽民等犯下了人神共愤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2000年8月25日,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等,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寄信控告江泽民。这是国内诉江第一案。2002年10月18日,美国法轮功学员向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院控告江泽民。这是海外诉江第一案。之后,法轮功学员在亚、欧、大洋、美、非五大洲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控告江泽民。

2015年5月1日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再次掀起控告江泽民的大潮。至今已有21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6月17日,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做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并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迫害法轮功这口“大黑锅”理应由江泽民背上。但是,习近平上台执政已七年多。前5年,习忙于向江泽民夺权,没法停止迫害法轮功,尚可理解。近两年多,习大权在握,仍在迫害法轮功,这笔账,习必须得认。

习近平要将这两口“大黑锅”全背上吗?

这两口“大黑锅”,都是万恶不赦的死罪;背上,在中国要受审判,在国际刑事法庭,也可能要受审判;最后,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关于第一口“大黑锅”。现在全世界都在追查这场大瘟疫的源头。国内外许多人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是这场大瘟疫的总源头。

综合疫情发生以来一系列极端反常现象,我认为,这很可能是江泽民等搞的又一个惊天大阴谋——除祸害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外,将这口“大黑锅”扣到习近平头上。

据知情人士爆料,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幕后操控的。网上有人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黄燕玲,是武汉的“零号病人”。她感染病毒后,传染给其他人,黄燕玲已死亡。

武汉病毒研究所辟谣说,有黄燕玲这个人,已毕业,不在武汉,没有染病,身体健康。但是,至今为止,黄燕玲没有公开露面。细心的网友发现,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的照片、简历、论文都被删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为什么?“魔鬼藏在细节中”。这个极其反常的细节值得高度重视。

习近平追查这次大瘟疫的源头,可从黄燕玲是否还活着查起。如果黄燕玲已经死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在故意撒谎。追根溯源,幕后黑手就可揪出来。这口“大黑锅”,可以让这幕后黑手去背。

关于第二口大黑锅。习近平如果不想背,唯一的办法,就是抓捕江泽民,解体共产党。

习近平已被置于最危险的境地

如果说江泽民等利用病毒外泄将国内外的怒火烧向习近平这个判断是对的话,那么,从目前情况看,他们似乎已部分达到目的。

2月4日,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发表劝习退位的《劝退书》。同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猛烈抨击习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2月23日、3月2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写了两封致习的《庚子上书》,称疫情扩散首要责任在习。3月6日,红二代、著名地产商任志强的反习文章在海外公开发表。3月22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转发一封要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去留问题的公开信。4月7日,《香港经济日报》发文谈论的话题竟然是:习一旦病重,谁来代理他的职务。

4月4日,网上出现一封致习近平女儿习明泽的公开信。信中写道:国外一些人将习“称为此次疫情在世界广泛传播的元凶”。国内一些人“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借这次疫情发动政变军变”,置习全家于死地。

必须指出的是,当今最大的天象变化是“天灭中共”。接下来,还有一场更大、死更多人的大瘟疫将发生。历史留给习近平时间少之又少了。

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共,习近平可绝处逢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