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司法官员是如何对待犯人的(组图)

文/宗家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似乎是不少现代人对公权力在握的一种解读,在社会道德日益下滑的今天,这种解读也几乎成为行使公权力者的座右铭了。

然而在道德普遍高尚、敬畏天地神灵的中国古代,官吏们多洁身自好、仁义善德,演绎的是“身在公门好修行”的传统佳话。

姚时可不乘人之危 得善报

宋朝姚时可当狱吏的时候,宰相张邦昌的族弟张某因结党谋逆的罪名被逮捕了。张某与他的家属同案入狱。

这位张某有一天嘱咐姚时可说:“我预料到我将必死无疑了。我生平有些藏金放在一个暗室中,您可以去把藏金取出来。再烦请您悄悄帮我买份毒药。待朝廷判决书下来,我即与家属共同饮毒自尽。我们一家的后事就托付给您料理了。”

姚时可安慰他说:“当今朝廷广施仁政,讼狱多会被宽大处理。我一定会为您探听消息。如果确实罪不可免,先生再行此计,也为时不晚啊。”

后来,张某经查明“没有参与谋逆”,竟然被无罪释放。张某非常感谢姚时可保全了他的一家人,要以一百金赠送他。姚时可拒不接受。

当时姚时可还没有儿子。这件事之后,姚时可一连生了八个儿子。这八子皆有才名,相继在科考中登第,后来都成了名士。

王思敏的后代子孙中辈辈都有金榜题名的。图为明(传)仇英《观榜图》局部。(公有领域)

王思敏为遭诬陷者伸冤

黄岩的王思敏在县衙刑房供职。有个拘押者被诬陷是盗贼。王思敏知道此人蒙冤,就在县令面前为他辩白。后来县令就把那人无罪释放了。

王思敏后来参加官员选拨考试,升为泰州判官。那一年泰州发大水。御史巡方到了灾区。王思敏拿着厚厚的受灾的饥民册找御史,请求赈灾。御史没有同意。王思敏抱着花名册就投河自尽。御史惊呆了,赶快令人将他救上来了,也同意开仓赈灾了。

后来王思敏丁忧归乡。有一天,他正四处卜选墓地,看见有一处地形风水很好。忽然间遇到了以前被他释放了的那个蒙冤的人。那人赶紧上前招呼他:“这不是王大恩人吗,您在这有何贵干啊?”

王思敏就实言相告,说是想要一块上好的墓地,以安葬父亲,就是眼前这块地。那人说:“此山就是我家的,我承蒙您再生之恩德,怎能舍不得这一块土地呢。”于是,王思敏得以将父亲的墓迁葬到那儿了。

后来王思敏的孙子济中了进士,官至参政。曾孙廷瞻,官至刑部尚书。曾孙廷栋,官至翰林。他的后代子孙中辈辈都有金榜题名的。

那一年泰州发大水,巡方的御史不同意赈灾,王思敏抱着花名册就投河自尽。清 沈源《清明上河图卷》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何比干行善 后代累世科甲

何比干,字少卿,为汝阴县狱吏。他在职期间,不仅克尽厥职,还常怀善心,每件案子都去请求县令量刑从宽,重刑的从轻发落,轻刑的减免。经他手救活的人就有数百。

后来何比干调任丹阳县尉,多方体恤民情。他所辖区域的诉讼从无冤案冤囚。百姓尊称他为“何父”。

何比干后来退休在家。有一天,有位老妪来到他家说是要避雨。老妪从怀中端出一道菜品,上面有九百多片菜叶。老妪对何比干说:“君家世有阴德。你又能治狱宽仁、平冤息怨。你将福泽子孙,子孙中佩印绶者就如同这盘菜里的叶子那样多。”言毕,老妪忽然不见了。

何比干后来子孙果然累世科甲,爵禄显荣,一如老妪所预言的那样。

梵公仁厚成仙

宋时梵公曾经是县邑的皂隶(衙门里的差役)。县令审犯人的时候,经常滥用酷刑。用杖打人,非要把人打得流血不可,不见血不罢休。

梵公就想了一个办法,他用葱沾吸了血藏匿在棍杖刑具中,这样行刑杖人时,很快就见血了。很多犯人因此而留得一命,活了下来。

有一天,县令看见梵公走路竟然鞋不着地,身轻如燕。县令方知他不是一般人,就询问详情,梵公跟县令讲述了仁行善积阴德的道理,县令也被他感化了。

后来梵公辞去差役不干了,进山修道去了。终成仙而去。

后来梵公辞去差役不干了,进山修道去了。图为清 黄增《人物(一).人物故事四》,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清 宋楚望 辑 《公门果报录》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