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最腐败致瘟疫大流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已蔓延全球185个国家和地区,感染200多万人,死亡13万多人。因中共的数据是假的,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更多。美国已有64万多人感染,2万8千多人死亡。美国的死亡人数,已超过日本偷袭珍珠港和911恐袭之和的5倍多。

中共人祸导致的这场大瘟疫,是中共当政71年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之后,给全人类带来的一场特大灾难。现在,很多人都在反思:2020年,人类为什么会面临这场浩劫大难?我认为,与中共全面、彻底的腐败有直接关系。

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

中共走向全面、彻底的腐败,是从江泽民开始的。

据中国历史学者吕加平考证,1989年6月,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的江泽民,身兼“二奸二假”:第一奸,江泽民本人和他的父亲江冠千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江是苏俄奸细;第一假,江是假地下党员;第二假:江是假烈士子弟。

江泽民“以腐败治国”,是从纵容他的儿子江绵恒经商办企业开始的。1989年7月,中共政治局会议通过的《关于近期做几件群众关心的事的决定》规定:“坚决制止高干子女经商。”

1993年1月,江绵恒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官、商、学通吃,历任上海冶金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上海科技大学校长等。1994年9月,江绵恒成为上海联和投资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投资领域涵盖电信、金融、医药等众多行业。上海商界人士讲,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连上海过江隧道的董事会,他也有份。

中共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带头经商办企业,闷声发大财,给中共党政军官员子女经商办企业树立了榜样。从此,全国党政军官员子女经商办企业蔚然成风,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席卷中华大地。江绵恒可能是中国第一贪。江泽民家族可能是中国第一贪腐家族。

江泽民“以腐败治国”恶性发展,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江原以为他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身,掌控全国一切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中共有几十年整人经验,可以很快铲除法轮功。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把古今中外所有流氓手段都使出来了,也打不倒法轮功。江只好以放任官员腐败换取他们支持他迫害法轮功。江提拔重用了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

帮助江泽民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是中共军队系统最大的贪官。2015年3月10日,中共军事科学院少将杨春长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说:军队里头,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价码。“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他们到底贪了多少亿,中共不敢对外公布,可能担心一公布,军队会造反。

帮助江泽民掌控“刀把子”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中共政法系统最大的贪官。判决书“认定”周受贿1.29亿余元。周的腐败是从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开始的。周担任这一职务是1988年至1996年。就算他从1996年开始受贿,到2013年退休,历时17年。判决书列举的行贿人仅5人。17年只收了5人贿赂,任何一个对中共官场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周的贪腐数字被大大缩水。中共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担心老百姓知道了,会起来造反。

江泽民之子、两位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政法委书记带头贪,中共军队系统、政法系统、其他官僚系统中,有不贪的官吗?江“以腐败治国”的结果是,整个中共官场,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小官也大贪,几乎无官不贪。

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是滋生腐败的大温床

中共的理论源头是1848年马克思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其实质是“假、恶、斗”三个字。到今天,在中共身上的具体体现是:崇拜权力与金钱,为获得权力与金钱,什么假话都敢说,什么坏事都敢做,天、地、人、佛、道、神,都敢斗。

中共的体制是党领导一切。党想整某人时,即便他没有罪,也可治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党不想整某人时,即便他犯了天大的罪,也可任其逍遥法外。党领导下的所有监督机构,人大、政协、纪检、监察、公、检、法、司、党媒喉舌等,全都装聋作哑,只当什么也没发生。

比如,1999年4月20日,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查办赖昌星”的批示,被隐藏在中共最高层的官员泄露给赖昌星。到今年21年了,这个泄露绝密文件者(肯定也是个收受赖昌星巨额贿赂者)一直无人查处。

中共的机制是高压与欺骗,即“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

中共的法律法规是升官、发财、整人、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有人把中共国旗扔到海里,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悬赏100万港元捉拿“狂徒”,我就觉得好笑。号称“国家根本大法”的宪法,长期被江泽民、曾庆红踩在脚下,也没见梁振英吭一声。

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是滋生腐败的大温床。中共官员不腐败是偶然的,腐败是必然的。特别是江泽民这样的“二奸二假”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之后,中共想不走向全面、彻底的腐败,都不可能。

中共的腐败之癌已到了晚期

江泽民当政13年(1989-2002),当“太上皇”10年(2002-2012)。这是中共腐败分子最开心的23年,也是中共腐败的癌细胞从骨髓扩散到表皮的23年。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被“复制”出来了。到今天,中共的腐败,堪称世界第一。

白克力为例。2015年1月,白克力从新疆自治区主席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腐倡廉”。因为在他之前,国家能源局出了一批严重腐败分子。比如,他的前任刘铁男,2014年12月被判无期。同年4月,办案人员从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起获现金折合人民币2.3亿多元。同年4至6月,国家能源局另有4位官员相继落马。同年6月20日,厚达203页的《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廉政手册》下发到该局每一位官员手中。白克力上任后,对反腐倡廉“高度重视”。

然而,到了2019年3月16日,白克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中纪委的通报称,经查,白克力道德败坏,贪婪腐化,生活奢靡,贪图享乐,搞权色交易,大搞家族式腐败,非法收取巨额财物,性质极其恶劣,后果特别严重。

从2013年5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落马,到2018年9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白克力落马,这一个轮回再次证明:中共无论制定多少反腐败法律法规,进行多少反腐败警示教育,查处多少严重腐败分子,所有这些“药”,对已进入晚期癌症的中共来说,全都失效。

中共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全都被权力与金钱迷住双眼,是非、善恶、美丑、正邪,不仅是不分的问题了,而是全都颠倒了。他们只关心个人或小集团眼前的权和利,什么国家利益、人民健康、子孙后代的福祉,他们根本不关心。

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共是天意

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搞了5年的反腐打虎。但这不是真反腐,而是选择性反腐,目的是从江泽民手中夺权。导致中共必然腐败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全都没有动。在习近平自认为夺权成功、开始第二个任期后,反腐打虎的调门立即降下来了。中共腐败的癌细胞继续“复制”出一批又一批严重腐败分子。

中共就像一个烂苹果,已经烂透了。在中共体制框架内,无论想什么办法,都不可能将这个烂透了的苹果变成一个好苹果。

2020年,“中共病毒”迅速从武汉扩散到全湖北、全中国、全世界的过程,就是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政党的真实写照。

比如,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党媒批判8名讲真话的医生“造谣”;1月及以前武汉已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中共党媒却说“未发现医护人员感染”;1月18日,疫情已经很严重了,中共还坚持在百步亭社区举办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万家宴”;已感染病毒的服刑人员黄登英,竟能突破所有禁令,经湖北、河南、河北到达北京;大瘟疫给武汉、湖北、全国人民带到巨大生命、财产、精神损失,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居然主导出版了一本为习近平歌功颂德的《大国战“疫”》;

中共耗资数千亿元人民币打造“天网工程”、“雪亮工程”、“人脸识别系统”等,对老百姓进行监控,大瘟疫发生至今,关于武汉“零号病人”,居然没有任何权威消息发布;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因严重失职渎职,被武汉人民痛骂为“狗官”,被免职不久,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竟然提出在全市开展“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教育;国际病毒基因库网站(GISAID)每天更新的“中共病毒”进化树显示,最早的病毒来自武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却说,“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武汉”;

国难当头,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英国首相约翰逊住进重症病房,中共网信办却听任44万中国人点赞;公民记者方斌、律师陈秋实、原央视记者李泽华,不过如实报道了疫情真相,却被抓捕;台湾在这次疫情防控中成为世界典范,赢得国际社会广泛赞誉,中共竟派军机多次绕台威胁;中共1月至2月29日在世界各国抢购24亿只口罩等防护用品,日本在中国的口罩厂商,原本100%销往日本的口罩,被中共强行征收,到6月底前禁止销往日本;“中共病毒”给世界各国带来巨大痛苦和损失,中共党媒居然高喊“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等等等等,都是腐败至极、病入膏肓的表现。

促使中共走向全面、彻底腐败的江泽民,给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带来深重灾难的中共,欠下的巨债,犯下的大罪,必须要清算。

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共是天意。世界各国对中共追责、索赔已经开始,全球围剿中共的这一天正在到来。过去21年里,全世界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追究江泽民的法律责任,已有21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中国的当政者中,如果有人能够认清这个历史大势,顺应天意民心,抓江灭共,一定能得到天佑神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