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澳洲疫情改善 与中共脱钩是关键

作者:凌晓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了应对瘟疫大流行,世界各国都无法找到满意的对策。但是,澳大利亚在这次中共病毒传播中,从3月底到现在的半个多月里新增感染病例持续下降,导致的死亡人数也远远少于与其情况相当的国家。

目前全球超过200多万人确诊,已经导致近14万人死亡。截至4月16日澳大利亚的疫情是:全澳确诊人数达到6,468人,仅63人死亡,全天无新增死亡患者;各州连续9天新增确诊人数均未超过50,住院和重症患者数量下降;截至日前,已有3,736名患者康复,康复率达到57.8%;过去的48小时,澳洲确诊总数增长了62,即0.9%,首次跌破1%。

尽管专家和政要们找出了各种原因和理由,无一例外的都无法说明其根本的原因。其实最大的不同是:澳大利亚正加速与中共脱钩

一、澳洲警觉中共祸害 当机立断
1. 曝光中共祸害

一名绿地集团(Green Land)的员工向澳洲9号电视台的“60分钟”节目曝料,讲述了中资公司在今年一、二月份鼓动员工大肆购买澳洲医疗用品的详情。

这则报导引发了澳大利亚朝野的震惊和广泛关注,普遍认识到瘟疫期间,中共不仅把病毒传遍世界,同时有组织、有计划地把世界各国的医疗物资全数收集运往中国大陆,已经阻断了各国对于疫情爆发时进行有效治疗和防疫的医疗资源,这件事情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全体澳大利亚人民眼前。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人在悉尼的中资房地产公司绿地集团工作,他告诉“60分钟”,在悉尼的办公室里包装了成吨的手套、口罩、防护服、消毒剂和其它重要医疗用品,准备运往中国。

这名员工说:“会议室、餐厅和董事会会议室开始堆满了各种不同的物品,这些物品被拆开原包装,然后重新包装后贴上标签。”“这无疑令我怀疑而且担心,如果所有这些医疗物品都离开了澳大利亚,还给我们剩下了什么?”

这名证人称,该公司的员工被要求从商店和药房购买不同的医疗物品。不仅如此,公司还安排员工对产品进行重新包装,然后将它们运回中国。

他说:“看到这些必不可少的医疗设备以巨大的商业级数量离开澳洲的边界,着实令人不安。”

绿地集团的员工在1月和2月采购了外科口罩、体温计、抗菌湿巾、手部消毒剂、手套和大批解热镇痛药品Panadol,运往中国国内。

绿地集团并不是唯一做这种事情的中国公司。2月24日,一家位于悉尼的中国公司Risland向中国发送了90吨医疗保护设备。

“60分钟”还获得了另一家公司给员工发送的邮件。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保利发展有限公司(Poly Developments and Holdings)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指示他们储存医疗用品,告知员工要尽快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找到口罩,并强力鼓动他们从悉尼各地的药房购买。

获得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有时间,请到当地的药房去查看是否有3MN95或8210口罩。”

该公司的员工在回复的电子邮件中保证,他们正在从伊斯特伍德(Eastwood)到霍恩斯比(Hornsby),从彭里斯(Penrith)到蒙娜维勒(Mona Vale)各个城市中搜索口罩。

《悉尼晨锋报》也披露,碧桂园于2月下旬通过公务机,向武汉运送了82吨医疗用品。

碧桂园在其LinkedIn页面上说:“载有90吨(82吨)医疗物资的包机已经从悉尼出发,于2月24日抵达武汉,机上包括10万件目前最紧缺的防护服和90万对医用手套。”

而在此之前,澳大利亚医护人员已经报告称,在全国各地处理中共病毒(Covid-19)的医院中缺少重要的个人防护设备。原来是中共有组织、有计划的通过其在奥的中资企业,几乎把全澳大利亚的医疗防护物资悄悄地全数运往了中国大陆。

2. 政府当机立断

2020年3月29日晚,财政部长公开宣布将暂时修改澳洲的外商投资制度,要求所有先前因未达到审查金额门槛而免于审查的交易,无论交易价值,均需获得FIRB批准。此项修订将所有需经FIRB审批的投资的金额门槛降低至0澳元。

一篇发表在Jones Day《新冠疫情和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制度》的文章中写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过后,澳洲企业可能会成为外国收购方投机性投资和掠夺性投资的目标,为应对这一政治问题,联邦政府将外商投资审查金额门槛降至0澳元。有人认为,FIRB政策的修改系特别针对中国投资方。国会议员和国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Andrew Hastie对上述举措表示支持,并称作出这一决定是为保护“弱势群体”免于某些国家的“讨价还价”。

在至少发生两起在澳中资公司爆买数以吨计的珍贵医疗物资并将其运回中国的事件之后,联邦政府立即对所有外国投资竞标都施加了无限期的严格限制。

财相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将必须经过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批准的外国投资要约的价值门槛降至零,这意味着所有的外国投资要约都必须经过FIRB审查,而且最终还得经过财相本人同意。

此前,澳洲存在不同的外国投资门槛,具体取决于购买者是谁,来自哪个国家以及想要收购什么样的资产类型,阈值从零到2.75亿澳元,再到11.92亿澳元不等。

但根据新的变化,现在所有投资案无论价值大小全都必须经过审查,这意味着所有收购案都必须在澳洲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进行衡量。

除了保护陷入困境的澳洲企业和资产不会被“趁火打劫”低价收购之外,两家中资房地产开发商绿地集团(Greenland Australia)以及碧桂园(Risland Australia)采购了超过100吨的珍贵医疗设备并运回中国,成为引发打压外国投资的原因。

澳大利亚国内出现了对外国收购要约的担忧。当时一些澳大利亚自由党议员警告说,要提防澳大利亚企业因股市下跌而面临的风险。

报导指出,随着澳交所普通股指数3月27日收于4874.2点(远低于2月20日的7255.2点),澳大利亚大型企业的市值已经大幅缩水。

报导称,在一些被认为比较敏感的行业,例如媒体、电信、运输、国防、加密、安全、铀矿和核设施运营等行业,一些外国收购交易本就面临较低的交易金额审查门槛。这些领域的交易金额审查门槛将从之前的2.75亿澳元降至零。

新的审查门槛也适用于农业土地交易。此前,按照收购交易的敏感性和收购方的原籍国,农业土地交易存在一系列交易金额审查门槛。

这项紧急而迅速的实质上针对中共在澳的扩张决策,有效堵住了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加速了与中共脱钩进程。

3. 政府决策之日 便是疫情新增病例下降之时

新规从今年3月29日晚上10点半起生效,这种似乎急促的当机立断的决定,犹如2018年6月28日,澳洲国会参议院通过的两项针对中共的法案,分别为“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一样,暂时修改澳洲的外商投资制度直接针对中共。尽管表面说并不针对特定的国家。

下面的图显示了澳大利亚中共病毒截止4月12日的新增病例情况:

从澳洲政府3月29日晚上10点半的决策开始生效日以来,澳大利亚感染中共病毒新增病例的具体情况是:

3月28日:新增461例;3月29日:新增344例;3月30日:新增266例;31日:新增312例;4月1日:新增306例; 4月2日:新增272例;4月3日:新增223例;4月4日:新增193例;4月5日:新增105例;4月6日:新增107例;4月7日:新增119例;4月8日:新增105例;4月9日:新增85例;4月10日:新增96例;4月11日:新增88例;4月12日:新增36例;4月13日:新增52例;4月14日:新增48例;4月15日:新增35例;4月16日:新增26例;

二、与中共脱钩不是针对中国人民

澳大利亚在与中共的交往中,也不断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它根本就不代表中国人民。

据ABC报导,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内陆城市瓦加瓦加(Wagga Wagga)经议会投票决定,断绝与昆明的姊妹城市关系。议案背后推手市议员保罗·冯内尔(Paul Funnell)表示,此举不针对中国人民,而是瓦加瓦加不应该与共产主义政权有任何关系。

4月14日晚上,瓦加瓦加市议会以微弱取胜的票数决定,断绝与昆明的姊妹城市关系。两个城市建交于1988年。

冯内尔说,“对谎言、诡计和掩盖乐此不疲的中共政府”已经使“中共病毒(COVID-19)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死亡和灾难”,瓦加瓦加不应该与其有任何关联。

冯内尔表示,“这关乎共产主义,而不是种族主义”,他说,姊妹城市关系是两个政府的——即瓦加瓦加市政府和昆明省政府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人民的。”

“这与中国人民无关。你不在中国,你不在与中国人民打交道。你实际上是在与共产主义政权的统治当局打交道。”

这说出来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区别。中共一直把自己绑架在中国人民身上,即残害中国人民,也达到了蒙蔽世界的目的。

认识中共,与中共脱钩最为核心的问题是区分中国与中共。现在大陆和海外的许多中国人,都是被中国共产党所洗脑与挟持,中共是1848年源自于欧洲的共产主义邪恶幽灵,这个幽灵附体在了中国人民身上,在中国窃取了政权后一直残酷的迫害和控制着中国人民,因此中共一直以代表中国人民的名义欺骗着全世界。

三、澳洲政要呼吁应在贸易上与中共脱钩

4月15日,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康塞塔‧费拉万蒂‧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对中国贸易的“依赖”。一旦大瘟疫结束,澳洲应考虑在贸易关系上与中共政权“脱钩”。

她谈道:“根据外交部公布的数据,就货物和服务而言,中国是澳洲最大的双向贸易伙伴,占澳洲贸易的26.4%。在中共病毒危机之前,双向贸易在2018年-2019年度达到创纪录的2,350亿澳元,比上一财年增长20%以上。(我们)在这个共产政权的篮子里拥有超过25%的贸易鸡蛋,这向我们表明,现在是我们重新考虑那些对医疗、制药和所有至关重要的产品的供应链的时候了。因此,我认为现在是考虑我们对中国(是否太过)依赖的时候了,尤其是考虑可以在澳洲制造的商品,希望这是一件好事。”

她还说:“现在也应该是我们审视关键基础设施、审视澳洲的外国投资政策原则的时候了。我们应该考虑澳洲民众对我们的期望是什么和我们的政府正在做什么,我认为,我们与中共政权之间的关系需要改变,这是肯定的,是澳洲人民所期望的。”

她认为:“在国内和国际的问题上,我们都应该认真考虑很多事情。在国内,很多事情属于我们的职权范围内的,澳洲人民希望我们做的——无论是在外国投资审查领域,还是在我们加强一些限制规则方面——是否(需要)重新审视某些决定,例如达尔文港。在国际上,我们最近看到由英国智囊机构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发表的报告,以及报告提出的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及涉及的(中共)违反国际法行为和赔偿问题。有很多国际法律问题需要讨论,特别是违反了国际法的罪责制问题和由此导致的违反国际卫生条例罪行的问题。”

威尔斯表示:“采取国际行动可能会遇到一些阻力,(有些国家)不愿对中共这样的政权采取行动。但是在国内,我们有责任来审视对中共依赖的这种关系。”

威尔斯的呼声反映了在联邦政府内,特别是在自由党联邦议员中,要求重审澳洲与中共政权的关系、重审澳洲在经济贸易上对中共的依赖关系,以及追究中共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罪责的呼声越来越强。

西澳自由党联邦议员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警告说:“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反映出我们面对来自海外政权的胁迫,在战略上显得如此脆弱。”

他质问:“为什么在1月23日中国在国内采取封锁时,却仍然允许人们出国,特别是湖北省的居民,从而将病毒传染到世界各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知道人们需要答案。”

总理莫里森(Morrison)和财长弗赖登贝格(Frydenberg)在3月29日的决定,在这个非常脆弱和困难的时期,我们将所有外国投资限制到零澳元,尤其是那些在困境中且容易受到外国利益影响的澳洲企业。

联邦政府也已经着手调整经济政策。据悉尼晨锋报4月13日的消息,联邦政府将把澳洲对进口产品的依赖置于显微镜下,以推动澳洲经济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后的自给程度。联邦农业部长大卫‧利特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已开始低调地召集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政策圆桌会议,商讨如何使农业在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限制放松后,成为“最有利”的行业。

四、摆脱中共病毒的关键在于“与中共脱钩”

在人类的瘟疫历史上,没有什么瘟疫是人可以治愈的,在传统的文化中,中国称之为瘟神,都是按时来、到时就走。现代历史由于无神论的主导,把历史中真正的精华全部改掉了,唯一人们可以查找到的真实瘟疫记载也好像只留下圣经了。

在全球呈上升之势,危机当前,各国政府和民众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为何而来?它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个人和国家又该如何趋吉避凶?

正如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所言: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

这次瘟疫中,大力支持中共全球共产主义计划如中共的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华为、孔子学院等的国家和城市都疫情严重。中共在隐瞒国内疫情和大爆发期间,将世界各国医疗物资悄悄收购殆尽,现在又操控这些紧缺的医疗物资,企图控制和拉住他们。如果不认清中共的本质,结果将会是更加可怕的。

病毒就是针对中国共产党而来,与中共脱钩是规避中共病毒的关键。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加速与中共脱钩,促成疫情改善,是一个正面的经验。而台湾、香港的疫情情况也在印证同样的道理。

此时瘟疫正在大流行,同时中共也在作垂死挣扎、拚命掩盖真相,这段时间是留给各国政府和人们思考的,但愿人们能早日看清中共病毒的根源,走过这场灾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