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锁国隔离能有效防疫吗?

文/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 翻译/王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1日讯】为什么世界各国政府选择让成千上万公民失业、至少十亿人陷入贫困;数百万家庭生活出现问题,婚姻变得紧张,儿童和配偶遭受虐待事件数上升,年轻人延迟结婚;大量企业破产和工人面临经济压力;以及更高的自杀率?

这项决策背后的论点是,我们必须停止几乎所有社会和经济活动,不然数以百万计的人将死于中共病毒,并面临医疗系统崩溃。

真的是这样吗?隔离防疫真的有必要吗?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需要知道在世界经济正常运转情况下,会有多少人死于中共肺炎病毒?

但是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答案,而且永远也不会知道。从3月16日开始,大量的“专家”就以科学证据为名,采用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该结果估计约有220万美国人和一半的英国人会死于中共病毒,于是政府便以经济为代价采取了严厉的防疫措施。

几乎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政客和媒体都相信这个模型结果。正如我上一篇专栏文章所提到的,在现代人眼中,“专家”已经取代了先知和牧师的角色。科学是世俗宗教,“专家”则是它的先知和神父。实际上,比起天主教里的教宗,这些专家在当代社会中,尤其是左派群体中甚至更具有权威和信服力。在历史上,天主教教宗曾两次援引所谓“(教宗)无谬误”学说,而“专家”几乎天天向社会大众援用“无谬误”学说。

但是,为什么我们也都相信:毁掉美国经济是挽救数百万人性命的必要代价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有全知的上帝才知道。

如果对前述假设有质疑,那么我们可以用一些数据来说明:以每百万人死亡数率来衡量。如果只看确诊感染者数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各地都只有很少人经过病毒测试,所以我们无从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此外,大多数病毒感染者显示无症状或轻微症状)。

根据Worldometer网站的数据,截至昨天,美国的死亡率排名第12位,每100万人中有71人死亡(我没将圣马力诺(San Marino)和圣马丁(St. Martin)包括在内,因为他们人口太少)。

法国的死亡率高达百万分之229,是美国的三倍。该国于3月17日开始实行锁国禁闭。美国没有宣布锁国,因为该决策属于各州的事务。因此,让我们以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为例(因与法国人口数量最为接近)。法国宣布锁国后两天,加利福尼亚州于3月19日也在全州实行了同样的措施。在加利福尼亚,中共肺炎病毒的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2例(译按:百万分之20),才两个人哪。

换句话说,仅比加州早两天开始锁国的法国,其(中共病毒)死亡率是加州的10倍以上。

而内布拉斯加州的死亡率一直低于每十万分之一(根据《华盛顿邮报》每天报导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来看),因为没有宣布禁闭,该共和党州长遭到很多民主党人士的强烈反对。

这些统计数据能说明禁闭的效用和必要性吗?

为了让您了解“专家”的意见并不是永远可靠的,在此我们再举几个例子。《洛杉矶时报》于4月10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加利福尼亚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远低于纽约州”。它是这样论述的:

在报导中,作者毋庸置疑地写道,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统计学家”尼古拉斯‧杰威尔(Nicholas Jewell)解释了为什么加利福尼亚的死亡人数要比纽约州少很多。

杰威尔说:“仅提前一天宣布禁闭,就会对死亡增长率产生巨大影响。”他指的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在3月19日就发出禁闭令,而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多等了三天才宣布封州。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家和《洛杉矶时报》的说法,这解释了两州之间的“巨大死亡率差异”的原因。

然后,文章又添加了一行内容,却搅乱了整篇报导的论点: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直到4月1日,才下达了禁闭令。”显然,《洛杉矶时报》的作者并没有想到要检查佛罗里达的死亡率。在这场危机中,非保守媒体基本上没有发挥作用,辨知能力明显较弱,并且与“专家”一起制造恐慌。

如果各州宣布禁闭的时间差异导致死亡率出现“巨大的差异”,那么佛罗里达的死亡率应该比纽约和加州都要高。然而,佛州的死亡率却排在全美死亡率最低州的行列中:每百万人中只有24人。其实,佛罗里达州和缅因州的老年人(65岁及65岁以上)的比例,在全美各州中是最高的。

再看瑞典,这个没有跟着锁国的西方工业民主国家,引起了科学家和“专家”以及全世界左翼媒体(几乎所有主要媒体)的强烈不满。瑞典的餐馆和企业仍在营业,其每百万人的死亡人数远远低于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法国、英国、荷兰、瑞士和卢森堡,而这些国家都已宣布禁闭。是的,瑞典每百万人的死亡率高于斯堪的纳维亚的其它邻国——挪威和丹麦,而这两个国家都已经停止了生产活动。但根据截至最近两天的最新报告,瑞典的人口总和几乎是丹麦和挪威的人口数量的总和;在瑞典共有20人因中共病毒而丧生,而其邻国则有18人。

左翼人士将我们眼前的危机归咎于川普总统,好似只有美国正在面临经济崩盘和大量人口死亡。

如果他们愿意坦承以对,就应将问题归咎于对“专家”和“模型”的过度依赖。但是他们对川普的厌恶似乎超过了热爱美国人(或相信事实)的程度。

原文 Has the Lockdown Worked?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美国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

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