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拂泪:接受真相的能力,一个精英的自白(上)

——观电影《希望的声音》有感(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天与地的大变局中,人生存的概率,很可能取决于你接受真相的能力。——题记

(上篇)

一个现代人的故事。

在武汉遭疫的那段日子里,一个人,平静而克制的演出了一部戏,却成就了一个传奇。末世乱象中的现代人,精英的家庭,即使在中共体制中拥有一席之地,但是否真如表面看来的那样光鲜亮丽。一场瘟疫,照出了人间百态,可谁也不愿看见,这么多的哭泣,这么多的悲剧。

现代。在这个社会中,拥有现代人的知识、现代人的生存能力,从这些方面来讲,很多人都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在这个既得利益的环境里,你是否还有,接受真相的能力。

尽管,他只是既得利益群体中最低的一员,跟最高的权贵是远远没法比。但对于中共,他是不敢疑虑的,因为他从小就接受了红色的教育。他在中共体制的游戏规则中混的很好,他自认为是得了红魔的恩惠。而对于香港的青年学子、对于30年前天安门前的英灵回来向中共讨债所做的事情,他是反对的。他的信息是不对称的,因为他就在红魔的无神论进化论中长大。

虽然他的骨血里,流淌的仍然是古老的神传的华夏基因,但是与自己的祖先,他陌生的如同外人。祖先的医学、对人体的奥妙的探索、对天地的敬畏,以及如何面对瘟神所做的记载,他是根本不懂的,一提起中医就笑话的,更何谈顺天敬神与气功修炼了。

这就是接受真相的能力。现在的人啊,信神的底线很低,包容不同声音的底线也很低。兼听则明在他那里只是一个词语而已,一个知而不行的词语。但总有人是有灵性的,有人是有生命根基的,有人是不一样的,也许因为家族的传承,也许因为人生的经历,也许因为他本就修炼有素的。

大疫中,在这个危机的时刻。当那党国官员为了乌纱为了私利到处战狼宣战,到处压制真实声音之时,当来来回回推卸责任,漠视生命之时,在不把人当人的体制中,即使是精英,又何尝不是无能为力。谁出了问题,就把谁解决掉,多少人又一次成了中共胜利庆功会前的炮灰。这个时候,作为个人,真真切切感受到那有多苦,那有多难。可谁在救度,谁在欺骗,又有谁来守护这悲情的家园?

精英回家。防护措施,他做得很好很到位。他起码有能力在大封锁的时候买到好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水,他知道哪里要消毒,知道有哪些措施。他比那些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平民已经好太多。但是这,就万事大吉了吗?

他是精英,自己的家人,自己最亲近的人,却还是感染了。他能够找到足够的社会资源,能够让家人住上方舱,能够联系到医院,甚至还能想办法转院。虽然很难,但总好过那些普通百姓,他知足了,他疲于奔波中。

可中共却绝不是以人为本的,那个体制本就是对各阶层层层放弃的,只为保最高权贵。到时候,什么精英,跟底层一样的,是韭菜、是炮灰、是可以不惜一切付出的那部分代价。

所以有人讲,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就是看它对弱势群体的态度。以前还以为那只是在为维权者、为受迫害的法轮功辩护,而今明白了,那是给我们每一个人的辩护。在这里,哪怕是专职作家,你要敢替弱势群体说话,就是反动就是大逆不道,就会群起而攻之。

所以,他们,要放弃武汉的一部分人了。这时,母亲的情况,却更加严重了。

他小心谨慎的、措施全面的防备着一切,可是外面的大环境却不行了。你自己做的再科学再到位,在天灭中共的大势中,在一场大难之中,总有想不到的地方,令你难堪。城封了,市封了,小区封了,家门也封了。在没有提前储备生存物资的情况下,说封就封了。谁也不能出门了,家里没有菜了,没有粮了,外面的亲人没有药了。。。

反抗,开始有人反抗了。也许从最底层开始,也许从最高层开始。从最底层,因为他们被逼到了那个份上。从最高层,因为他们有更多机会知道真相。而就是这些中间层的精英啊,他们总还是对中共抱着满满的幻想。

出门试试吧,凭著自己的精明,总能有办法在这个社会中混出头来。刚刚出门,被人挡回来,一阵痛打,一通虐待。什么精英,只要你被共党贴上标签,他们都不把人当人。

才知道,当年他们对民国留下的大师是这样做的;他们对青年的学生是这样做的;他们对计划生育下的冤魂是这样做的;他们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也是这样做的;还有那数不清的底层民众。才知道,争取人权,绝不是反动,而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都应该努力争取。

如果上天更倾向于以暴制暴的话,那个邪恶的政权啊,早已被推翻不知多少回了。可是,苍天更喜欢用善的方式,平和的方式。天有好生之德,只是人应该快快醒来,更不要以装睡的状态与红魔苟且。

【微电影】希望的声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链接:长风拂泪:接受真相的能力,一个精英的自白(中)

相关链接:长风拂泪:接受真相的能力,一个精英的自白(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