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美国马里兰大学深陷疫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3日讯】中共病毒蔓延之势,美国的一些大学也没能幸免于难。

地处华盛顿首都圈的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简称UMD),两名教职工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其中,前艺术系主任戴维·德里斯克(David C. Driskell)于4月1日去世,他在马里兰大学执教近三十年,校内有一所艺术中心以他的名字命名;食堂经理拉克曼·西蒙(Luckmann Simon)于4月9日去世,他在马里兰大学后勤部门工作近三十年。

马里兰大学是美国著名的研究型大学,具有“公立常春藤”之称。马里兰大学诸多科研项目得到美国联邦机构的经费支持,师生享有与联邦政府、国际机构和行业协会合作的便利条件。

按照邮政编码划区统计的情况来看,马里兰大学校址(萤光圈出部分)所在的周边几个区域,是马里兰州病患最集中的地带,多个区域(深蓝色部分)发现了超过200名确诊患者。(马里兰州卫生部)

马里兰大学所在的乔治王子县(Prince George’s County)是整个首都圈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截至4月22日,有3,875人感染,125人死亡。按照邮政编码划区统计的情况来看,马里兰大学校址所在的周边几个区域,是马里兰州病患最集中的地带,多个区域发现了超过200名确诊患者。

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一文指出,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国家、地区、团体和个人都与中共关系密切。回顾马里兰大学与中共深入合作的三十多年,值得人们警戒和反思。

中国人所熟知的“乒乓外交”就是七十年代初在马大体育馆举办的。近些年来,马里兰大学与中共政界、商界和学术界都有密切往来:

1996年,马里兰大学成为首批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境外培训合作机构之一,至今已有上万名来自中国的政府官员及企业和学校高管在这里接受培训;

2004年,马里兰大学成为第一家签订孔子学院协议的美国大学,孔子学院只有一名专职汉语教师,培训的学生数量有限,但时常举办政治性活动,为中共担当传声筒;

2009年,马里兰国际孵化器成立,美国国会报告称这家孵化器“主要是用于接待中国公司”,为超过24家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马里兰大学目前有来自中国的本科生及研究生共2500余名,教职员工500余名,与中国开展的合作科研与教学项目涉及校内全部12个学院,因此也是中共驻美大使馆重点关注的对象。

美国教育部在2019年底对马里兰大学的海外合作情况展开调查,重点是学校与中共政府和中国公司之间的关系,教育部的调查发现了“令人不安的情况”。

培训上万名中共官员高管 与中共司法系统合作

在中共高层的直接授意下,与被称作“中共第二党校”的哈佛大学一样,马里兰大学与中共政府的培训合作也是从1996年开始的。

曾担任马里兰大学物理系主任的华裔教授刘全生,在七八十年代多次去中国,通过邓小平和万里等高层的指示,开始了马里兰大学与中共的合作。1994年,当时主管教育的副总理李岚清对马里兰大学表示,中国很多干部不知道市场经济是怎么回事,希望马里兰大学能帮助培训一些中国官员。

马里兰大学随后成立了“全球华人事务中心”(现称“中国事务办公室”),培训中共地方官员。

中国事务办公室每年有近30个培训项目,约600名中共政企中高层管理人员受训,既包括中央直属的司法部、商务部、税务总局等,也覆盖北京、上海、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十几个省市政府,以及国内各大高校。

作为美国首都地区唯一的综合型公立大学,马里兰大学有着较强的学术研究实力,多所美国国家级管理和科研机构位于附近,更有丰富的政治和文化资源。据称这里被中共当局视为在海外“七个最好的培训基地之一”。

“学员得以广泛接触各级政府机构、跨国集团、非营利组织及行业协会”,马里兰大学中国事务办公室的网页上介绍,“马里兰大学在促进中美合作领域可谓得天独厚”。

《亚洲周刊》在200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称,2000年前后到马里兰大学培训的中国(中共)官员,一般为厅局级干部和地方大中型企业的负责人,出国前要接受封闭学习,包括“着装仪表、言谈举止,诸如在洋人圈里如何做一次即席发言或唱一首民族歌曲”。

除了要了解美国的制度运作,到此学习的官员们还有一项重要目标,就是与美国政府和企业界接触。据说,江苏镇江市官员就是在马里兰大学培训时,结识了美国太空总署的官员,得以发掘商机,为镇江引进了一个投资额达七千万美元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马里兰大学与中共司法系统也有很多合作。如2011年,中共司法部曾组织23名地方司法干部在马里兰大学接受20天的系统培训,并参观乔治王子县和蒙哥马利县(Montgomery County)的犯人教改设施。

仅在2005年至2008年期间,马里兰大学与中共司法部、中共司法部直属的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和上海政法学院,在中国主办了四次刑法学术研讨会,时任中共司法部副部长的张苏军曾两度到场致辞。

设立美国首个孔子学院 担当传声筒

在前校长牟德(Dan Mote)的积极推动下,2004年11月17日,马里兰大学与南开大学签署协议,建立北美第一家孔子学院。根据中共国家汉办网站,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是中外媒体报导最多的孔子学院之一,每年接待的访问团有二十多个。

牟德在1998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马里兰大学校长,他从80年代起积极与中共交往,推动马里兰大学与中共在学术、经济、科技和文化方面合作。从马里兰大学卸任后,牟德又担任了美国国家工程院院长。2014年,他获得了中共的外国专家最高奖项“中国政府友谊奖”,次年当选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

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的教职工有3至5名,其中专职教授汉语的只有1人。大学本身设有中文系,在孔子学院上课的学生不能得到学位或学分。实际上,孔子学院的授课对象主要是社会人士、中小学生和华人社区中文学校的老师。

中共教育部下属《世界教育信息》2009年发表的调查报告写道,“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的招生人数非常有限,一个汉语教授足以对付所有的学生,有时甚至还‘吃不饱’。参加文化活动的人也不多。”

马里兰大学的地理优势,对中共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中共新华网曾引用评论说,美国联邦政府雇员中有很高比例的人居住在马里兰州,“这说明,孔子学院的汉语推广工作已经直接接触到了美国核心阶层”。

比起汉语培训,孔子学院更重视的是举办政治性活动,搭建为中共传声的平台。

2009年4月,在达赖喇嘛访问美国前夕,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举办“西藏和青海图片展”。中共驻美公使谢锋在开幕式上说,“中国政府‘毁灭西藏宗教’完全是无稽之谈”,“西藏被‘汉化’完全是政治谎言”,达赖喇嘛“必须对自己的政治主张和行为进行彻底的反思和根本的改正”。

2015年11月,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和政府政治系共同举办小型论坛,主题是“美中关系”,但发言人只有两位中国代表——中共驻美参赞周景兴和南开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韩召颖。周景兴在发言中强调,中美双方应落实习近平访美成果,并宣讲了中共在朝核、海上、中非关系等方面的政策。

不过,这所“世界上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孔子学院”将在今年夏天走向终点。2020年1月,马里兰大学校长陆道逵(Wallace Loh)宣布,由于联邦资助法案的限制,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将无法继续运营。

成立国际孵化器 主要服务中国企业

2009年,马里兰大学与马里兰州商务部合作,成立了马里兰国际孵化器(MI2),为外国企业到美国发展提供支持。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简称USCC)在2015年2月发表的研究报告表示,这家孵化器“主要是用于接待中国公司”。截至2015年,国际孵化器吸引了24家中国公司,占客户总数的三分之二。

这些中国公司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员工数量在50至100名之间,通常会派遣一至两名管理人员到马里兰大学,再招收几名实习生一起工作。

马里兰大学还与中国科技部签订了合作协议,向中国公司推广国际孵化器。

教授参与中共“千人计划” 中共使馆关注校内留学生动向

根据马里兰大学中国事务办公室网站,来自中国的本科生及研究生共2500余名,教职员工500余名,与中国开展的合作科研与教学项目涉及校内全部12个学院。

众多的华人教授中,在中国兼职的情况并不鲜见。仅就中国事务办公室的顾问来说,七位华人教授至少有四人入选中共“千人计划”,研究领域包括大气与海洋科学、物理和商学。其中,物理系教授季向东在马里兰大学任职的同时,还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系主任。

庞大的华人学者和留学生群体,使马里兰大学成为了中共使馆特别关注的对象。中共驻美国大使馆曾在2012年5月为马里兰大学举办专场招待会,华裔校长陆道逵和近200名华人教授、留学生参加。中共驻美公使杨子刚在会上表示,希望华人学者“利用自身优势为祖(籍)国的发展建设贡献力量”。

除此之外,中共外交官还组织座谈,向马里兰大学的师生传达中共的外交动向与政策。

美国之音曾就中共渗透美国课堂情况采访马里兰大学的教授,一位要求匿名的政府和政治学教授说:“我认为,在校园内有与中国(中共)政府有着重要联系的组织。这些组织被用来监视我的中国学生的行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2017年,来自昆明的留学生杨舒平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言,她对美国空气质量和言论自由的赞美,在中国国内社交平台上引起批评风暴,中共官方媒体发文对她进行斥责。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10月就美中关系发表演讲时曾以杨舒平为例,表示当有中国学生、美国学者偏离共产党路线时,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就会向中共领事馆和大使馆报告。

美国教育部调查马里兰大学与中共关系

马里兰大学与中共政府、企业、学术界系统而深入的合作,已经引起了川普政府的注意。

2019年9月,美国教育部致函马里兰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要求这两所学校遵循美国法律,向联邦机构报告与外国政府和公司往来的所有记录。美国教育部认为,这两所学校之前提供的报告并不完整。

美国教育部特别点到,两所学校要提供从2012年起与中共政府、中共中央委员会、华为、中兴、北京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凯文教育集团相关的馈赠和合同文件,还要求提交从2014年起与国家汉办和孔子学院的往来记录。

2019年12月,美国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对媒体表示,针对六所美国高校的初步调查发现,六所学校过去七年从中国、俄罗斯和卡塔尔等国获得了未上报的至少13亿美元外国资金,而这还只是一小部分。

这六所学校是康奈尔大学、乔治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德州农工大学、罗格斯大学和马里兰大学。

教育部在给美国参议院的报告中表示,虽然调查还处于初期阶段,但已经发现了“令人不安的情况”:一所学校与中共中央委员会有多份合同;一所学校从中国的一家跨国集团获得研究经费,开发新算法和生物识别安全技术,提高监控能力;一所学校收到了“疑似充当中共宣传和影响力”工具的某家基金会的馈赠;一所学校通过与中共有密切联系的中国公司,推广千人计划;六所学校中有五所与华为公司有过往来。报告没有明确这些发现具体对应的是哪一所学校。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外国政府利用美国的开放性促进自己国家的利益,“其中最具侵略性的是中国”。报告表示,“中国(中共)不公平地利用从美国获得的科研和专业知识,谋取经济和军事利益。”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