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否认曾说病毒不会人传人 被斥“以谎圆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4日讯】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自己从未说过中共病毒“不存在人传人”。然而有舆论指出,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中共官方派往武汉调查的专家组曾经的确公开宣称“没有证据证明病毒能够人传人”。虽然措辞上略有不同,但其曾经否认武汉已出现病毒“人传人”却是不争的事实。有武汉人怒斥高福的说法是用新的谎言去“圆”过去的谎言。

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本月20日接受中共央视旗下的海外电视台CGTN专访时,否认自己说过新冠肺炎“没有人传人”。他反复强调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不,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现象,从来没有!”

他还声称,科学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够说病毒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而自己是科学家,自然也不会去说那样的话。他辩解说,因为对这个病毒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它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冠状病毒总是能够人传人,所以当时专家们所需要讨论的是“人传人”的严重程度究竟如何。

外界早就注意到,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曾在1月29日发表过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高福就是作者之一。而这篇论文通过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却是“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了人传人”。

在这篇论文中,研究人员通过分析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1月4日之间发病病例的数据,来估算疫情的增长速度。论文称,限于1月4日之前的数据情况,估计新冠肺炎的基本传染数约为2.2,这意味着平均每个患者将感染传播给2.2个其他人。此外,研究人员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结构、排序。然后正式确定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

当时舆论界就爆发了强烈反弹,认为从这篇论文罗列的数据和研究人员的研究过程来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一时间,身为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深陷舆论漩涡,被批评“早已掌握人传人的证据”,却未及时对外公布,不着急防疫,反而是急着为自己的研究论文作准备。

现在高福又通过接受中共官媒的专访试图将自己从隐瞒疫情的嫌疑中撇清,再次招致网民的激烈批评。

有人在微博留言评论道,“比病毒更毒的是人心”;“那请问有限人传人谁说的?明明有医务感染,却说没有医务感染,谁说的?”

有网友留言反讽说:“‘未见人传人’和‘有限人传人’,都不是‘不存在人传人’。这就像‘可防可控’从来都不是‘躺防躺控’一样。”

还有网民质问道: “不明白为什么都归咎于自媒体?‘不明原因肺炎’、‘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有限人传人’、‘可防可控’,当时好多国人记住的这些话难道不是从央视新闻、《人民日报》、《青年报》、财新网、《三联周刊》等等这些最具权威的媒体上听来的看来的?”

还有网友评论道:“当时已经有医护被感染了,还在找什么证据?洗地一大堆。”也有网友指出:“互联网(网络)是有记忆的,作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没有在早期给国人以即时和科学的警示,对不起那一份俸禄”。

武汉李先生(匿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回忆说,1月23号封城之前,大家都没有这么紧张,甚至网络上还有人开玩笑说,全世界都在防疫、中国人都在谈武汉肺炎,只有武汉市人不慌,就因为高福说疫情“可控”,没有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让很多人对疫情掉以轻心。他说:“就因为他(高福)这话把我们害死了。我有印象,就因为他说‘可控’,没有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所以很多人放松了警惕。”

武汉李先生还感叹:一个人撒了一个谎之后,一定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以前的谎,那么他接下来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不可信,因为他曾经撒谎。“当他准备撒谎、或已经撒谎的时候,他不是想怎样弥补所造成的社会损失,或者他以前的过错。他反而讲得最多的是维护社会的稳定,绝对不能有人去讲真话。”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