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程翔:习要全面管制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4日讯】近期由中共港澳办及中联办惹起的《基本法》22条争议风波,令香港社会惴惴不安。香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基本法》22条立法原意,即为排除所有大陆机构干预香港事务。他还揭露,香港回归之初,中共还曾为此考虑撤除香港新华社,即今日中联办的前身。

“我可以负责任地讲,我很清楚知道22条当时立法的原意,就是排除所有大陆机构对香港的干预。”程翔参与当年《基本法》起草过程的采访,他回忆过程中,中共及各方都非常明确提及,中共中央任何一个机构、部门,都不能干预香港事务。

程翔披露,香港回归之初,中共为充分保障香港自治权,避免新华社日后成为香港第二个权力中心,考虑直接撤除香港新华社。为此中共中央派遣调查团来港研究新华社存废问题。

“当时派来香港做调查的人,也曾找我谈有关新华社存废的问题。足见当时,中共考虑怎样去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他说,新华社费了多番功夫,极力说服调查团才得以续存,从而有今日中联办的角色。

而今中联办以新闻稿形式,推翻、曲解《基本法》第22条,自行释法称“两办”不属于“中央属下部门”,因此有权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程翔说:“当时各方面讨论什么叫做国内的机构,也都很清楚没有讲到,港澳办、中联办是排除在22条之外的。”他呼吁港人,群起而攻之,捍卫《基本法》,要求中联办撤销此份新闻稿。

“我看到一个很令人担心的趋势,回归以来(中共)每一次释法,都愈来愈不规范。”程翔说,“长此下去,将来另一个不知道什么官员讲一句话,他也起到了释法的作用。这个趋势我觉得极其危险。”

他也痛斥港府在此事件中配合中联办,“香港政府不但不敢出来直斥其非,反而还很窝囊地将自己的立场一改再改,迁就中联办的荒谬。”

“我觉得香港将出现一个不可避免的沉沦。”程翔说。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曾采访《基本法》起草过程 回归后中共释法越来越不规范

记者:最近香港再次发生很多事,中联办、港澳办,宪制的角色到底是怎样呢?到底是不是按照《基本法》第22条,所管辖设立的机构?

程翔:《基本法》第22条制定过程之中,大家非常明确地讲到,中央的任何一个机构、部门,都不能够干预香港的事情。我就觉得很奇怪,谭耀宗说他参与整个《基本法》制定过程,为什么他会不知道当时《基本法》第22条,是规范了所有的大陆机构、国务院下面的所有机构呢?他竟然说,他参与了这个过程,所以心中已经知道,港澳办、中联办是不包括在那些机构里面的。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讲清楚呢?

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因为我曾经参加了整个《基本法》起草过程的采访,我很清楚知道22条当时立法的原意,就是排除所有大陆机构对香港的干预的,这是非常清楚的。当时起草过程之中,各方面讨论什么叫做国内的机构,也都很清楚没有讲到,港澳办、中联办是排除在22条之外的。

这次中联办这样讲,我看到一个很令人担心的趋势,就是回归以来,我们见到不同形式的释法,而每一次释法,都是愈来愈不规范的。譬如最初期,香港特区回归之后初期的几次释法,起码是按照程序通过人大,一个正式的程序来解释法律。但后来就变成通过国务院一个白皮书,就全改了《基本法》的那个精神。大家记得2014年的白皮书,把很多《基本法》没有的概念塞进去,这个白皮书,都可以说它是国务院的一个正式文件。怎知道,时至今日,中联办竟然以“答记者问”的方式,就完全修改了《基本法》第22条的内容。

我觉得这件事很危险,为什么中联办,一个“答记者问”,就可以取消甚至改变第22条的内容呢?中联办现在这个声明,是很实质地修改了《基本法》,为什么所谓代表机构的一个新闻稿、一个声明,就可以取代人大释法的功能呢?如果这样长此下去,将来下面另外一个不知道什么官员讲一句话,就变了他也起到了释法的作用,这个趋势我觉得极之危险。

香港政府内部的文件,清清楚楚讲明22条所规范的是包括中央驻港机构,和包括哪些机构,其范围在以前的政制事务局的文件中,也有清楚的界定,为什么在毫无解释的情况下,今天特区政府可以否定以前它发过的文件呢?我觉得,这件事的发展是极其危险的。

而我觉得有些人很可耻地在讲,譬如汤家骅说,“可能是特区对《基本法》的理解有所不同”。现在明明是中联办肆意更改了《基本法》第22条的定义,他作为一个资深大律师,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指出它这么做,实质上是改变了《基本法》的内容,他为什么反而去责备特区政府,没有充分理解《基本法》呢?究竟怎样才算是充分理解《基本法》呢?我觉得时至今日,竟然有这些所谓资深的大律师在这样讲话,也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整件事就是体现了香港的沉沦,是一件令人很惋惜的事。

防大陆机构干预香港事务 中共曾考虑撤除新华社

记者:你当时有参与《基本法》的立法过程的采访,你当时所理解《基本法》第22条的立法原意是怎样的?

程翔:《基本法》立法原意,就是防止任何大陆的机构干预香港的事。

事实上,我讲一个可能不是太多人知道的事,在香港回归之初是有考虑直接取消新华社,即是现在的中联办。当时中央派了一个小组来香港,研究新华社的存废问题。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假如新华社继续存在的话,必然会在香港形成第二个权力中心,所以以当时来讲,为了保证香港的自治(权)能够得到充分的保障,曾考虑过取消新华社,即现在的中联办。当时派来到香港做调查的人,也都曾经找我谈有关新华社存废的问题,足见以当时来说,清楚说明你(中共)要考虑怎样去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

后来我听朋友讲,新华社费了很多功夫,说服那个调查团,保存了新华社在香港的运作,现在中联办的角色和任务,其实就是新华社那时极力说服调查团,令新华社可继续存在于香港。而当时所提出的那几个任务,现在就直接写了在中联办的网页上,所以你就看到,新华社或者现在的中联办,僭越它应有的宪法的地位,凌驾于特区政府之上。这种趋势,不幸现在就出现了。当时担心会有这个可能性,现在果然就出现了。它竟然可以用一个新闻稿的形式,来推翻和曲解《基本法》第22条。我觉得对于这件事,香港市民要群起而攻之,真正要捍卫《基本法》的话,麻烦中联办撤销你这个新闻稿。

忧香港将出现不可避免的沉沦

记者:现在两办出来讲话,和特区政府的回应,是不是证明了中共中央对香港的治港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

程翔:当然是的,这个变化是很清晰的。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已经在准备从根本上修改香港政治的基础,不要讲远的,在他没有上台之前,就已经讲过要在香港搞三权合作。大家都记得很清楚,他上台之后不久,就搞了白皮书。白皮书完全从精神上,改变了《基本法》的那个主要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他今天走到这一步,我觉得他就是逐步逐步要把香港置于中共全面管制底下,这件事是很清楚的。他经常不断地强调那个所谓“底线思维”,什么叫底线思维呢?底线思维就是保障共产党的执政。

任何他认为会影响他执政地位的,都会触及他的底线。香港这几年来由于他的政策,迫使很多香港市民站出来抗争,雨伞运动也好,反送中抗争也好,他认为这些触犯了他的执政安全,触犯了他的底线,所以他一定会强加压力。

这次抓捕(泛民主派人士)的方式,与“709”几乎一模一样,与“12·12”厦门犯罪、厦门饭局抓捕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一下就将所有人全抓了,目的是起震慑的作用。

记者:在香港回归23年,重新提出《基本法》第22条的争议,主要的原因和时间点是为了什么?

程翔:其实不是它主动挑起这个22条的争议,它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它不应该这么直接去干预香港立法会内务会议主席选举的问题,出言恐吓,甚至几乎对郭荣铿采取一些制裁的手段等等。这件事令香港人(发现)要去提醒它,你这样做是违背22条的规定。香港人是提醒它违反了22条的规定,它不但不去好好检讨,反而出一个声明,以一个“答记者问”的方式来篡改《基本法》第22条的精神。香港政府不但不敢出来直斥其非,反而还很窝囊地将自己的立场一改再改来迁就中联办的荒谬,我觉得香港会出现一个不可避免的沉沦。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