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西非小国六位内阁部长染疫

李明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一个远在西非内陆的“君子之国”也没能摆脱厄运,该国23位内阁成员中已至少有6位内阁部长确诊,这在全球也是独一无二的。

布吉纳法索”(Burkina Faso)是西非内陆国家,面积27万平方公里,2019年联合国估计其人口为两千万,曾为法国殖民地,官方语言是法语。“Burkina”指“君子”或“正直的人”,“Faso”则是“祖国”的意思。

六位内阁部长染疫

根据Worldometers的最新数据,截至美东时间4月22日中午,布吉纳法索已有609个确诊病例,39人死亡。

据新人道主义新闻社(The New Humanitarian)报导,该国23位内阁成员中已至少有六位内阁部长确诊,其中包括外交部长、商务部长、教育部长、内政部长等重要阁员。而其首例死亡病人证实是萝丝·玛瑞·康波芮(Rose Marie Compaore),她是该国国民议会的副主席。

别看确诊和死亡的绝对数量不多,要知道其总人口也只有两千万,而死亡数量已居南撒哈拉地区首位。虽然大部分确诊病例位于首都瓦加杜古,但已经向其它城市和郊区蔓延开来。

目前在该国的世卫组织官员杰瑞-乔纳斯·姆巴莎(Jerry-Jonas Mbasha)表示,确诊病例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该国唯一一个可以测试中共肺炎的实验室位于第二大城市博博迪乌拉索(Bobo-Dioulasso),离首都有5小时车程。这意味着来自全国的疑似病例如果得到确诊,至少需要等待12个小时以上。

即将到来的公共卫生灾难

目前布吉纳法索只有一个500个床位的医院和一个小诊所被指定接纳中共肺炎患者,医院里的呼吸机也屈指可数。该国政府曾想在首都瓦加杜古建立一个新的测试实验室,但发现却找不到有资质的人组装设备。

在过去一年里,伊斯兰圣战组织和其它武装力量几乎每天进行的武装袭击已使得近80万人离开家园,135家健康中心被迫关闭。武装暴动已经极大程度上削弱了卫生保健系统。

联合国难民署4月7日在日内瓦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布吉纳法索中部地区有几十万难民被迫露天过夜,长期的物质短缺本来就可能导致一场人道主义灾难,而中共肺炎更是加剧了这一危机。

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巴布尔·巴拉克(Babar Baloch)表示,难民署已经给5万难民提供了住所,但还有大约35万难民生活在类似沙漠的环境中,急需住所和水。他表示,“我们正在和时间赛跑”。

布吉纳法索本身就缺水严重,而缺水导致对抗中共肺炎的一些基本措施,如洗手和个人清洁卫生,对很多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5到10人挤在一间帐篷里的难民来说,保持社交距离或隔离也是无法做到的。

当地的国际红十字会负责人劳伦特·索兹(Laurent Saugy)表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中共肺炎“带来的威胁让人不寒而栗”。

拥抱中共的沉重教训

在“瘟疫与中共”的系列报导中,一个个实例让我们看到,正如大纪元特稿所说,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遗憾的是,布吉纳法索也不例外。

2018年5月24日,布吉纳法索宣布与台湾当局“断交”,两天后,其外交部长巴里(现已染疫)在北京与中共外交部长王毅签署恢复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

当月双方即建立经贸联委会机制,此后双方贸易快速发展,高层互访不断。2018年9月,总统卡波雷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2019年1月,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的非洲四国之行中就包括布吉纳法索。2019年4月布方国民议会议长和外交部长又对华进行正式访问。

根据中共驻布大使李健公开发表的文章,2019年7月,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当选粮农组织总干事时,得到了布吉纳法索的“坚定支持”,所以外交部长王毅说,“从今以后,联合国的国际机构中又多了一位非洲的好朋友”。

2019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当二十多个西方国家对中国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进行公开谴责时,有五十多个国家也集体发表了一份共同声明表示对中共的支持,这五十多个国家除了俄罗斯、委内瑞拉、朝鲜、缅甸、柬埔寨等本身就存在人权问题的国家外,布吉纳法索和埃及、沙特、阿尔及利亚等国家也在其中。

非洲国家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这里是中共长期“耕耘”的重点,中共主要以“利诱”的方式,如大量经济援助、援建、投资、贸易等,影响并左右了多数国家。目前非洲中共肺炎确诊数量最多的几个国家,如埃及、南非、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无一不是与中共有着密切的政治、经贸关系。而非洲唯一一个没有与中共建交的国家斯威士兰(台湾称为“史瓦帝尼”),受中共肺炎的影响却非常轻微,至今只有31例确诊病例,1个死亡病例。

其实,在当今的国际环境下,与中共建交、贸易密切不足为奇,这也不起决定性作用,关键是能否认清中共意识形态背后的邪恶本质、对中共迫害人权的行为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最明显的两个例子是香港与台湾,两地紧邻大陆,贸易往来密切、人员往来频繁,香港3月23日“封关”之前每天都有大量人员从大陆入境。可这两地的确诊数量和死亡数量都非常低,成为全球对抗中共肺炎的典范。现代科学也很难解释这个现象。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曾报导过,香港民众以“反修例”的方式明确地对中共说“不”,台湾则公开支持香港民主,采取民主选举方式,顺民意而远离中共,自然针对中共而来的这个病毒,也就发挥不了大作用了。而远在非洲内陆、仅仅与中共复交还不到两年的布吉纳法索,却带给了人们一个异常沉重的教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