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四二五”成契机 法轮大法广传台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5日讯】1999年4月25号,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和平上访,举世瞩目,事件在当天和平解决,而3个月后,中共却展开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在与大陆一海之隔的台湾,“四二五”事件,却成为很多人走进法轮功修炼的契机。在今年的425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当时的情况。

1999年4月25号,上万名中国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由于天津在前两天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违反了国家不干涉,不打压气功的政策。

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秩序井然,理性谦和。由于提出的要求得到当时国务院总理的开明处理,人群在傍晚逐渐散去,地上没有留下一张纸屑。“四二五”上访因此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

这个轰动世界的事件,台湾中正大学的艾昌瑞教授当天是在电视上看到的。

台湾中正大学企管系教授 艾昌瑞:“这是一个很大的新闻。我是因为看到这个大新闻,觉得有两点引起我的注意。一点是我发觉,这群人为了信仰去请愿,是一种相当勇敢的行为。因为在一个严密监控的政府体制里面,去做这样一个动作,基本上就被列为是黑名单。第二个呢,是我看到这群人,他们就是很安静很祥和的站在路边,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炼功。好像跟一般的示威请愿者不太一样。”

这是个什么样的团体?为什么明知危险还能坚持信仰?艾昌瑞教授非常好奇。隔天,许多台湾媒体争相报导“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事件,在下班开车的路上,艾昌瑞教授又听到飞碟电台主持人赵少康专访一位台湾法轮功学员。他边开车边仔细的听,听到说,法轮功是指导修炼的佛家功法,有一本书叫《转法轮》。

艾昌瑞:“因为听到佛家的功法,我有点好奇,所以我回到家之后,我就跟台北的书局订了一本书,请他们寄到家里给我。后来拿到书之后,我大概花了三个晚上看,看完之后我就跟我的太太说,我找到我的老师了,因为他解决了我人生很多困惑。所以我就从那时候开始学,学到现在。”

当时很多台湾人和艾教授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由于“四二五”而对法轮功产生了好奇,开始寻找炼功点,参加“九天录像班”了解法轮功。

台北法轮功义务辅导员 洪吉弘:“那个时候台湾人看到这些报导就好奇,很多人说,中共说不好的就一定是好的。所以我家那个九天班就变成爆满。整个厅不够,所以弄了两个厅,弄了两个电视,弄连线来上课。两个都是70多人,挤得满满的。台湾也从此开始,很多人都来得这个大法。”

当年在台北办“九天录像班”的义务辅导员洪吉弘回忆,四二五之前,全台湾大约有2000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但是自从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台湾学员人数就暴增三倍。

当时也有抱着疑虑前来听法的人。洪吉弘回忆,有一位住在台北市木栅的贸易商,在大陆做生意时,看到中共强迫民众在公众场合侮辱、谩骂法轮功,并动用媒体铺天盖地的批判法轮功,觉得很奇怪,这么大的国家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功法如此打压。

洪吉弘:“他就每天从木栅坐计程车到我那边上九天班,他就从头到尾聚精会神,要找那个把柄,看看法轮功到底有多坏。”

九天班结束后,这位贸易商才向大家吐露初衷,他本想来看看法轮功到底如何,结果却看清了中共的谎言。

洪吉弘:“尤其他本身,他说他有17年的失眠症。他在大陆关系很好,走遍了名医,吃遍了名药都没有用。结果很奇怪,他来注意听,听到第十天,他后来的安眠药不用吃了,睡的很甜。他这样讲,他说哇!法轮功太好了,中共怎么可以这样骗人呢?”

这些被法轮功的法理折服,或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人,又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推荐法轮功。艾昌瑞教授曾参加过嘉义的“九天录像班”,后来他自己在嘉义和山地办了更多的“九天录像班”,经常有一家人一起来参加的现象。

由于免费教功,重德修善,祛病健身效果卓著,法轮功迅速传遍了台湾的各个县市。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同时,台湾已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人数最多之地,估计福泽几十万人。

采访/熊斌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