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店”老板孙芷玲:不畏打压 坚持风骨香港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5日讯】一场运动改变了香港的面貌,也改变了这家糕饼老店。《珍言真语》制作团队探访具有36年历史的老饼店“华尔登”,挖掘它5年来的故事点滴。

位于香港西环,老店门口的墙面上挂着招牌“1984年老字号 华尔登饼店”,一旁贴满反送中吉祥物图案与标语。

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华尔登即成为“黄店”(支持示威者店家)。那年9月28日,二代店主人孙芷玲(Naomi)第一次露宿街头,第一次尝到催泪弹滋味,“从来没有想过,那时就觉得香港开始变了”。

5年来老店一如既往坚持手作旧式的糕点面包,不过孙芷玲却赋予它不同面貌与意义。架上的糕点面包印上“香港”、“加油”、“勿忘初衷”。去年推出的“革命月饼”印有“不撤不散”、“香港人”、“一齐撑”、“加个油”……

去年6月,互不相识、成队结账的顾客,一个接一个地对她说:“加油”。她形容那像游戏的暗号,大家心照不宣却又默契十足,“那一刻,我突然间愕然一下,我从来都没有这些感觉。”孙芷玲自称生性不浪漫也不易感,但那一刻她的眼眶一阵湿润……

不过,附近西区警署的警察老主顾,却一个也不再出现。“运动之前,整间差馆都是我的客人,我想他们不是不想来,是不想大家尴尬。”孙芷玲相信不是所有港警都是坏人,即使这段日子以来一些警察做了不该做的事,令她无法忘却也无法原谅。

去年“7·21”元朗暴力事件,促使她走向运动前缘,华尔登“黄店”形象也日渐受瞩,攻击、谩骂也随即而来,“坦白讲,做黄店不害怕吗?其实我是害怕的。但我不可以让一些不应该有的事,发生在这个世界上。”

当年,爷爷以心仪女子的名子“华尔登”为饼店命名;而今孙芷玲在这有故事、有温度的小店里递送温暖与勇气,“每天都在考验着我,但我身边的朋友还有很多熟悉的顾客,都没有被打垮。”

“我经常讲,到最后争不争取得到,都起码有争取过。老土的说一句:不是不放弃就一定会成功,但始终都一定要继续走下去。”

5年来,她所熟悉的香港“变到很荒谬,很悲哀”;与她一同前行的港人却愈加坚强,“老土点说是‘有骨气’。他们就算被人打压,仍然会坚持。我相信大家都会继续坚持下去。”

“我觉得‘加油’比任何都重要,除了‘加油’还是‘加油’!”此刻,她为坚持争取民主、自由、法治的港人,递上希望与祝福。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抗争运动激发灵感 创意饼中现

记者:怎么会有这么多灵感用在饼店上?

Naomi:其实我对饼店的东西兴趣不大,但是每天都要待在店里,怎么让自己有乐趣去做这件事呢?唯有加入自己的一些元素,加入自己个性化一些东西进去。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但我坚持自己的做法,慢慢开始加入了小小的一些艺术,和大家给我的灵感在里面,之后慢慢开始了这个工作。

记者:在“反送中”运动中香港的文宣很犀利,香港许多的港女特别犀利。

Naomi:是的没错。其实每一次有这类的运动,可以带动许多人去启发创作灵感。由2014年开始到现在,平时好像好宅男、宅女,什么都不做,但运动那一刻,他们的灵感全部爆发出来,见到所有的事都非常吸引。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特别难忘的故事?

Naomi:运动开始之后,每天在店里都很难忘。其实我个人一点也不浪漫,也不是容易感动的人,但运动之后每一天,不管客人是不是送份小礼物给你也好,一份大礼物也好,其实一句“加油”已经很让人感动。是运动期间,每一天都来买东西,在付钱之后那一刻跟你说“加油”,是不认识的,纯粹是来买个面包,对我说“你加油”,那一刻我突然间愕然一下,我从来都没有这些感觉。我不能说自己是很坚强的人,但我听到这些一定会眼湿湿。刚刚“反送中”那段时间,每一个人都会说一句“加油”,现在少了些,因为现在已经变成熟客了。

那段时间全部是生客,前面那个说“加油”,后面听到的也讲,后面的听到再后面的说,就好像排队一样,付款后都会说“加油”,就好像在街上随便一个人说“香港”,就有人说“加油”,彼此不认识,但全部好像好默契一样,就连小朋友也懂得喊,就好像以前玩游戏一样,要说暗号,光复香港后面那句是什么啊?小朋友就会答你,每晚在家练习,才三岁。

记者:华尔登饼店背后有很浪漫的故事?

Naomi:是,“华尔登”名字是怎么来的,其实是很有意思的。1984年,我爸爸开始想自己创业,可是资金不够,去向爷爷去借钱。妈妈和爸爸就将取名的责任交给了爷爷,也是一种尊重长辈。爷爷就是说一句话,“那不如就叫华尔登吧。”当然都想不通华尔登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有人知道“华尔登”在中国的字典究竟作何解释。后来再接着问之后才明白,原来是爷爷的第3个女朋友。因为我们有一个大婆婆,有个小婆婆,那位华尔登是外国女士,应该是爷爷的一个女朋友。

记者:爷爷一路都收藏在心,都没有讲出来?

Naomi:是,都没有讲出来,都没提到过的。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呢?我想应该是爷爷是很喜欢这个人的。

当我回到店铺接手,再深入地 去了解这个故事的时候,其实爷爷已经过世了,纯粹是后来问我妈妈才知道,这个名字是爷爷曾经的一个女朋友的名字。

爷爷是一个很喜欢漂亮的人,虽然我没有见过华尔登这个人,不过大婆婆、小婆婆都是很漂亮的女士,很优雅的,爷爷喜欢的都是很优雅高贵的女士。

雨伞运动第一次上街 身感香港开始变了

记者:最早是什么时候给人们标签为黄店的?

Naomi:我应该是在2014年的时候,由那时开始了。2014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是很支持的了。不过坦白讲,那时自己又不是经常上前线,不会去游行。我只记得第一次睡在街上,是2014年的雨伞运动,9月28日。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睡街上,睡在政总外面,那时很多帐篷。

记者:见到射催泪弹什么感受?

Naomi:就会觉得为什么香港会做(射催泪弹)?真是从来没有想过,那时就觉得香港开始变了。

记者:那时发射了89枚催泪弹,但现在都不知多少?

Naomi:8万9千多枚了,已经不知去怎样计算了,是不是。

记者:觉得现在的香港和5年前的香港有什么不同?

Naomi:我想真是变了,变到很荒谬,很悲哀的。变成不是我想要的。我经常跟我自己讲back to basic(返本归真),所有的东西简简单单其实已经够的了。以前香港也都是这么简单的,做生意就做生意,做茶餐厅就做茶餐厅,要做零售就做零售,很平静的。但由(雨伞)运动之后开始,当然每个人的看法不同,有人又骂这间,总之你支持(运动)就骂了,你不支持都要骂,就是这样。

昔日警察客 今日陌路人

记者:这儿离西环西区警署很近,是核心部门。

Naomi:刚刚过去(反送中)运动,其实没有过这个运动之前,整间差馆都是我的客人,我们是很熟的。连女警,每隔2天都会在我的(网页)那留言。每隔3天都会过来我这买曲奇,她连自己扭伤了脚,都要拐着脚来买曲奇。(反送中)运动之后,我没有见过一个警察,来我的店。

记者:真是这么大变化?

Naomi:真是没有,一个都没有。但我想讲,我想他们不是不想来,是不想大家尴尬。在我的角度,警察都有分别的,有前线,走到很前的那些黑警,但是有的是坐办公室的,都不知道世事的。

记者:是不是他们收到一些命令?还是他们自己自动……

Naomi:我想是自己(拦阻了),见到我的铺外面都搞成这样,都不好意思进来。

记者:会不会有一点点感触?

Naomi:我会的。在我的角度,经过这个运动之后,的确有某一些警察是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我是不会原谅,我是不会放得下这件事,即7月21日,这是令到我最深刻的。我不管你放多少颗催泪弹都好,但7·21那件事,我到这一刻,为什么我会走到这么前,很坦白讲,你问我:做黄店不害怕吗?其实我害怕的,但我不可以让一些不应该有的事,发生在这个世界上。

记者:你做黄店,有遇到一些令你害怕的事?

Naomi:这个运动(反送)中期间没有,2014年就反而有。2014年,那时可能在大街,天天都有人报食环(食物环境卫生署)的,每一天食环都下来,要记录,总之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有人投诉你,就要来工作的了,现在比较好些。我想我开心的就是,我想食环署是有分别的,他们有的是有良心的。有一两次,他就直接跟你讲:你不要介意,他们是搞事的,你看开一点。

记者:有没有去登记做选民?

Naomi:登记了,饮食界那个。

记者:怎样看这次黄色经济圈,会不会在立法会选举发挥一些力量?

Naomi:一定会,我想这次的力量,应该是厉害过之前,我想是很多,我想这次是有实效,再不有实效,香港就完蛋的了。

均衡帮衬小店 黄色经济圈共荣

记者:政府实施限聚令,有没有受到一些影响?

Naomi:影响一定是会有一点点的了,但是如果对比其它餐厅的店铺,我觉得他们的影响是会更大。如果政府是有心去帮的话,应该先去帮那些。如果你问我(面包店),零售业它都没有限制,难道我的铺只可以4个人买东西吗?它没有一个这样的规定,我暂时都还可以。

但是如果对比其它食市,是有很大落差的,对比他们的生意,其实很难捱,因为我都有很多朋友开咖啡厅。我觉得很无稽,政府要人家相距1.5米。

4月,我放了自己一天假,就去坪洲,去了一间茶餐厅,就因为1.5米的限制令,我真是觉得很(搞笑)。1.5米其实就是隔一张台,但一张台又限4个人,所以整间餐厅都满了,我就跟我朋友两个人就坐了一张4人台。侍应就问:你介不介意搭台。我说会不会坐隔壁那张台安全一点,我跟他是不认识的,会不会隔壁的台比搭台安全。但是他说不可以,因为政府限制一张台4个人和1.5米不可以并排坐,我觉得很无稽。接着我说,不如我不吃了,我让给他们了,好不好?我又不想你难做,因为大家都做生意,其实不是刁难的。我其实已经差不多吃完了,我就这样讲,不如我让给你了。我就给他们坐又不用尴尬,没有理由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一起搭台,如果(说句不好听的)是中招的话,是不是。

记者:这个规矩,完全没有科学根据。

Naomi:是的,不过他们都有解释,因为太仓促,所有的事太仓促,就有一个这样的计划。香港已经不是大的,如果去到美国怎么办,就是这样。

记者:在这个社会环境之下,怎么看黄店的发展方向和空间?

Naomi:自从有了黄色经济圈之后,我自己很安慰。但是我有一刻很害怕,因为小店真是很多,不能够永远都只是帮衬那几个。真心的,我不是要讲自己很伟大,就说你不要帮衬我了,你帮衬其它。我觉得每一间都要分布,觉得可以再做得好一些,分布在不同的,有些小店真是需要支持的,有些做得不好的可以提醒他,大家继续走下去。

遭受打压不消沉 坚持风骨香港人

记者:经过反送中运动以后到疫情,香港人精神有没有被打垮?会继续向前?

Naomi:我觉得是会继续的,在我眼里看我身边的朋友或者很多熟悉的顾客,没有被打垮,一直都坚持走下去。我经常都讲,到最后争不争取得到,都起码有争取过。老土的说一句:不是不放弃就一定成功,但始终都是一定要继续走下去。

记者:有什么话最想对观众说?

Naomi:我想说,香港人真是要加油,每一次被访问完以后,很简单就是这一句。我会不会天天说那八个字(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我觉得“加油”比任何都重要,除了加油还是加油。

记者:凭什么坚持下去?长期下来,心态不变真是有些考验的。

Naomi:是呀,其实都很考验我的,每一天都在考验我自己,不过很幸运的是我这个人很正面。你问我有没有被打垮过,当然有,我看见有些我不喜欢的信息,一定有,黄店一定会有人专找你来骂的,没什么事的就封锁他,很简单的,我看不到就算了,所以睡觉醒来第二天又没事了。我会刁难他一会再封锁他,让他先看,让自己开心,我由小到大性格都是这样。

记者:香港人现在称新的香港精神是什么呢?经过这场运动以后他们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Naomi:最大的改变是,我想老土点说是“有骨气”。他们就算被人打压或者是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他们仍然会坚持,我相信大家都会继续坚持下去。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