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州政府管得太多了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约翰·斯托塞尔(John Stossel)撰文/王琼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6日讯】我要保持“社交距离”,我要远离人们。这是我自愿的。

自愿和管制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政府在管制,媒体希望看到更多管制。

“有十个州没有下达‘待在家里’的命令!”CNN记者唐·雷蒙(Don Lemon)在节目中抱怨:“一些州长仍拒绝采取行动!”

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史蒂夫·希尔顿(Steve Hilt) 也表示同意:“关掉所有的州!包括犹他州,怀俄明州……”

但是请稍等一下,犹他州和怀俄明州人们居住地之间的相隔距离,就已经在保持社交距离了。为什么犹他州和怀俄明州的人,还必须遵守与纽约相同的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呢?

我对有些人希望政府对人民实施集权管理感到有点毛骨悚然。

这也是我最新视频的主题。

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Raleigh),人们聚集在一起抗议“待在家里”的命令。警察逮捕了一名抗议者,并在推特上写道:“抗议是不必要的活动。”

我敢打赌,人们对此感到好笑,因为我们的宪法保障美国人有权“和平集会”和“向政府申冤”的权利。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不应超越宪法。

抗议活动在密歇根州也发生了,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施加了一些荒谬的规定。她宣布:“禁止任何规模的公共或私人聚会。”她的行政命令禁止人们与亲戚见面,并禁止人们去属于他们自己的其它房产地。

大型超市商店虽然允许营业,但不得销售地毯、铺地板材、家具、花园用品、油漆等物品。因此,沃尔玛虽然是开店的,但有些货架封上了胶带不卖。

太傻了。

在花园种草和粉刷房屋是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进行的。

虽然可以运动,但在加利福尼亚州,警察逮捕了在海洋中划船的桨手,尽管他与任何人都保持了相距6英尺以上的距离。

在加利福尼亚的恩西尼塔斯的海滩附近,警察仅仅因为两人坐在汽车里看日落,就向他们罚款1,000美元。是的,他们当时是在车内。警察说:“我们希望每个人都遵守我们的命令,因为我们要挽救生命。”

但我们尚不清楚,是否完全遵照命令去做了就是挽救生命的最佳方法。

然而瑞典却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方法。

是的,他们鼓励老年人待在家里,也鼓励病人待在家里,因为他们不希望医院不堪重负。但除此之外,瑞典日常生活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瑞典卫生局的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说:“是的,我们可以关闭学校和采取类似的严厉措施,比如关闭边界,但是我们不能几个月或几年都这样做。” “我们现在在瑞典采取的作法能持续很长时间。从长远来看,我认为这将是非常重要的。”

长远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由于疫苗可能要在至少一年后才出现,因此瑞典人认为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流行病学家所说的“群体免疫”,就是这群人感染了该疾病后对其产生免疫力。

希望一旦有足够的人感染了新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后,就会产生足够的免疫力来防止将来的病毒大爆发。那么许多脆弱的人们可能避免再次被感染。

该假设还尚无定论。瑞典已有1,500多人死亡,是邻国挪威的五倍。但是,如果瑞典人获得“群体免疫力”,他们将是死亡率第一个下降的国家。

其他欧洲国家也认为封锁是不可持续的。

上周,丹麦重新开放了托儿所和小学;德国本周也开放了零售店;挪威下周开学;奥地利将于5月1日重新开放商店,要求进入商店的人都带上口罩。

这似乎比许多美国当局提倡的“绝对停工”要聪明得多。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曾威胁那些没有遵守居家隔离的人们,要切断他们房屋的水电。

切断水电?

政客们以“确保我们安全”的名义急于限制我们的选择。他们甚至不想考虑像瑞典这样的做法,也不去想一想让我们思考自保措施也许还更安全些。

他们就是喜欢对人指手画脚。

原文 Government Goes Too Far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约翰·斯托塞尔(John Stossel)是屡获殊荣的新闻通讯员和畅销书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不,他们不能:政府为什么失败,但个人却成功了》(No, They Can’t:Why Government Fails-But Individuals Succeed.)

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