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不稳? 武警司令提修法不再受国务院管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7日讯】周日,在中共全国人大最新举行的常委会上,中国武警部队司令王宁作了关于中共武警法的修订草案说明。修法后武警将接受中共军委的“集中统一领导”,不再受国务院管理,各级地方政府、公安部门都将无权调动武警。有分析指,武警被中共军委彻底收权,表明经过香港抗争与中共肺炎疫情的冲击,习近平为首的政权已出现“不稳”迹象,因此习急于将武警也掌握在自己手中。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于当地时间4月26日至29日举行。在首日的会议上,中共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随后会议对该新法的草案进行了审议。由于受中共病毒疫情的影响,中共全国人大常委这次的会议是以现场加视讯的方式举行。

据中共官媒的报导,王宁在对武警法修订草案进行说明时称,现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颁布以来,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重新修订完善。

他表示,当前武警已完成内部改革,而中共自2017年12月便决定调整武警的领导指挥体制,划归中共中央、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归中共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入国务院序列。

据其介绍,本次修法主要涉及5个方面:其一,落实所谓“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的改革要求;其二,明确所谓“六位一体”使命任务;其三,对武警的组成、指挥关系、与地方党委和政府之间的兵力需求对接、指挥协调机构、业务指导关系作出规定;其四,对武警的职责权限做规定;其五,相关保障和监督检查。而这一改革的直接结果是,中共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都将无权再调动武警。

此外,这次的修订草案总则规定,武警担负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海上维权执法、抢险救援和防卫作战等任务。而在单设的“任务”一章里,又细化了武警执勤任务范围的规定,增加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和抢险救援的任务范围规定,对海上维权执法任务和防卫作战任务作援引性规定。草案还强化了对武警权力运行的监督,明确中共军委监察委员会、武警各级监察委员会是法定监督机关。

众所周知,在习近平上台掌权之前,中共武警一直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掌控,各级地方政府和公安局也随时可以地方政府以“维稳”的名义调动武警部队,充当地方政府和公安的打手,导致整个武警部队逐渐沦为一直在幕后掌控国家政权的江泽民的“私家军”。

2012年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事件发生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随后倒台,而与薄熙来沆瀣一气的周永康随即也面临被整治的政治危机,2012年3月19日深夜北京还一度传出枪声。其后海外盛传3.19事件,是周永康试图动用其掌控的武警部队发动“政变”。虽然这次政变图谋最终宣告失败,但武警系统也被认为是习最不放心的部队。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锒铛入狱。习近平也下令修改“武警法”。

2016年的中共两会上,时任武警政委孙思敬曾提出了修改武警法的议案,中共军报当时还特意对此进行了报导。但此后有关提案就没有了下文,直至四年后的今天才在中共人大常委会议上获得审议。

海外有时政评论人士分析指出,导致“武警法”迟迟未进入审议的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政军两界的旧利益集团抱团对抗习近平当局,在暗流汹涌之下,习要提防政变而有些“投鼠忌器”,导致武警法的修订一拖再拖。

最近几年间,中共武警系统大批高官,相继在习近平和王岐山联手推动的反腐运动中落马,包括中共前武警司令王建平、原武警副司令员牛志忠、武警副司令戴肃军、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员瞿木田、副司令潘昌杰、原总工程师缪贵荣等,上一届武警的高层几乎已被“一锅端”,才为当前将武警部队的指挥权彻底收归中共中央军委铺平了道路。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