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习近平心目中的大秦帝国之路如何坍塌?四大王朝末日败象集于一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9日讯】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是4月28日星期二,欢迎大家继续参与我们来讨论一些热门话题。

前段时间有朋友留言说,能否谈谈习近平这个人的思想轨迹,因为他上台以来的一系列施政行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党媒不停渲染说他在下一盘大棋,他自己也雄心勃勃要实现新版统一六国的中国梦。但实际上他除了反腐集权还算有两把刷子,其他方面几乎无一例外下出的都是臭棋。这背后当然与他的思维方式与客观处境有关。

说到这个话题,我想起就在几天前看到一位网友的感概,他说5年前他还认定,中共政权的寿命至少还有50-80年,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可能很快就能亲眼目睹中共的垮台。

这个朋友的看法其实有相当代表性,我相信很多朋友都看出来了,就是中共已经走入穷途末路,那个广为人知的中共崩溃论,这次真的要兑现了。我很赞同这位朋友的观察,而且我觉得中共的崩溃,可以说已经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和我们开头提到的话题密切相关,就是习近平的思维方式行事方式与他的客观处境,都是促成中共走入末日的关键,下面我们就来逐一讨论一下。

现在无论海内外的朋友,经常拿习近平和崇祯进行类比,已经不是新闻。历史上这么多末代君王,为什么就选中了崇祯呢,当然最大的原因是,很多人都觉得习近平和崇祯有一点非常相似,就是都曾经一度想振兴一个病入膏肓的王朝。但实际上,他们两人之间,真正相似的地方非常少。

我们都知道,后世的史学家对崇祯有一个几乎一致的评价,说他是最不像亡国之君的亡国之君。清朝人编修的《明史•本纪第二十四》中就这么评价他说:“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这可以说已经是很高的评价。清朝名臣张廷玉更直言不讳说崇祯皇帝是: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

实际上,崇祯16岁登基,17岁的时候就把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宦官集团一网打尽,活脱脱就是一个少年有为的明君形象。此后的十几年中,他不贪财不好色,还很勤政,一心想要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但最终仍然身死国灭,只能说,大明气数已尽,非人力可以挽回。

习近平不一样,如果说崇祯的目标,只是挽救大明免于崩溃,只是尽量为走入末期的大明延寿,那麽习近平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按照他一帮幕僚智库的战略设计,毛泽东解决了中共的生存吃饭问题,邓小平解决了中共的富裕问题,现在需要他习近平来解决中共的称霸问题。所以,在习近平眼中,他觉得自己统治下的中共,是处于上升期,而不是下降期。

这个判断,是最致命的误判。也即是说,习近平不但没有把自己视为末代之君,没有如履薄冰那样的小心谨慎,反而觉得自己肩负开疆拓土的中兴大业,就是要这么任性的去折腾,这就是为什么民间一致送给他一个“縂加速师”称号的深层原因。

平心而论,习近平是有一点本钱的,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经济改革40年,利用全球化占尽了世界的便宜,一下成了经济爆发户,中共成了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另一个是习近平利用反腐集权成功,几年时间,从一个四边不靠不起眼的太子党,变成既有钱又有权的带头大哥。所以他一下变得雄心勃勃,想建一番功业,可以说是很正常的。

既然想建功立业,那么习近平势必要选一个历史上的参照,他选的谁呢?在我看来,这并不是秘密,他觉得自己的参照是秦始皇。

大家不要惊讶,虽然我们都看到习近平的实际表现和雄才大略的秦始皇之间,其差距犹如云泥之别,但中共当局上上下下的确就这么定位的。这个说法有什么根据吗?当然有。

从2009年起,大陆就热播一部历史系列剧叫做《大秦帝国》。当然这部电视剧谈不上什么历史价值,基本上就是为了借古喻今的一部政治主旋律作品,这是中共数十年不变的文宣手法。这部电视剧前后分为四部,从09年一直播到了2017年,播出了《大秦帝国之裂变》、《大秦帝国之纵横》、《大秦帝国之崛起》三部,目前还在制作最后一部《大秦帝国之天下》。

这部电视剧可以说备受当局重视,其背后的政治影射是很清楚的,言下之意就是现在的共产中国犹如当年的大秦,现在已经走到了崛起阶段,只差最后一步《天下》,也就是中共一直挂在嘴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换种通俗的的说法叫“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2017年3月16号,中央党校培训部专门举办了一次读书茶座,大秦帝国原著作者孙皓晖出席,与党校学员举行了题为“《大秦帝国》与重建中国文明”的研讨会,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专门发表讲话,总结了大秦帝国之所以崛起的三大因素,分别是:1、有强大的精神力量;2、二是有雄才大略的政治人物;3、有秦国人的不懈奋斗。

这点弦外之音是很清楚的,我们简单置换一下说法,就是:1、有习近平思想指导;2、有习近平这样的政治强人出现;3、有党的领导及全国人民拥护,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四个自信之类。

此外,何毅亭还特意提到,从商鞅变法到秦始皇灭六国,用了一百三十五年。而中共从1921年成立到2049年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也是一百三十年左右。所以,只要在习近平为全党的核心的领导下,全体中国人民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等等。

何毅亭是什么人呢?他号称习近平文胆,是习近平非常看重的党内理论家及亲信幕僚,习近平近年来的一些重要讲话据说就出自其手,而且他还深度参与了中共十九大政治报告的撰写。

大家看到了吧,中共高层对自己的定位是几乎照着秦国崛起统一六国的模式来的。而且这不仅仅是何毅亭一个人的看法,那个在中美贸易战中所有预言几乎全部落空的所谓“国师”金灿荣,也是这种调子,什么毛泽东解决了中共活下来的问题,邓小平解决了富起来的问题,现在轮到习近平来解决强起来的问题等等,这基本就是中共高层的整体共识。因为我们看到习近平上台后一系列的强势政策,的确就是按照这个套路在走。

他一手推出的一带一路,其实就是一个山寨版的“远交近攻”,这里的“近攻”,当然不再是狭义的国土吞并,而是对周边沿线小国弱国事实上的政经操控。而“远交”,那就是对欧美各大国的经济收买与意识形态渗透。

不仅如此,甚至就连习近平那个无人不知的“定于一尊”的说法,最初的出处都来自《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李斯说的一句话:“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不一一列举更多例子了。也就是说,习近平对自己的定位,远不仅仅是保党这么简单,他还要开疆拓土,征伐天下的。要像秦始皇那样包举宇内、一统四海。这才是他内心深处真正的习近平思想的底牌。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没什么问题,他手里非常有钱,而且又通过修宪解决任期限制,那基本上就可以大展拳脚,轰轰烈烈干一场了。但实际上,尽管他处处效仿秦始皇,但为什么得到的是相反的结果呢,不但寸土未得,反而还将此前的势力范围都丢了,现在内外交困一片末日败像呢?这里面显然有大问题。

在我看来,这背后的问题不外乎两点:1、他完全不识天象大势;2、他完全不了解秦始皇,也没意识到自己和秦始皇其实毫无可比性。他想学秦始皇,其实种种措施学的是秦二世。就连他现在身边的政治环境,都和秦二世胡亥非常相似。

首先,秦始皇能够统一六国是天象使然,他是顺天象而为。可能有朋友觉得,天象这个词太玄了吧,其实如果要用现代人容易理解的说法,也可以说是历史大势,历史潮流。所谓分久必合,在经历了5百多年的春秋战国分裂时期后,华夏重归一统已然是历史大势。

习近平面临的天象是什么?现在的历史大势是什么?是中共即将灭亡。大家不要以为我这里是在喊口号,说中共将亡是天象,这不是我说的,是中共自己说的。

简单举个例子,早在2002年6月的时候,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原村支书王国富,在清扫掌布河谷景区时,无意中发现一块巨石石壁上出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每字约一尺见方,笔划突出于石面有如浮雕。

这件事当时就被报道出来引起轰动。第二年,以中科院地学部副主任、权威地质学家李廷栋为首的15名地质专家组成的团队实地考察了这块石头,得出的结论是,这6个大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石中,完全天然生成,未发现任何人工雕刻及其它人为加工痕迹。

黑龙江党媒《哈尔滨日报》2005年11月9日还专门报道过这件事,央视也制作过30分钟的报道专题片,只不过都避开了“亡”字不提,只说中国共产党5个字。现在当地的景区门票,也刻意遮挡住最后的“亡”字,只突出前面5个字。

这可不是什么迷信,而是实实在在的真事。大家可以谷歌一下就知道。包括国内百度搜索都能看到,国内媒体称其为“救星石”,而海外称其为藏字石或“亡共石”。

这要按照传统文化来看,显然就是一种天象了,就像秦始皇获得那句“亡秦者胡也”的警告一样,这是中共将亡的预告。当时的中共9常委,都去看过这块石头,但谁都不敢下令把那个“亡”字铲掉。

为什么我们说习近平不识历史大势,就是这个意思,中共解体原本就是天象,他不但不顺道而行,反而还对着干,怎么可能不碰壁呢。

其次,秦始皇雄才大略是不用多说了,手下那是货真价实的猛将如云,谋臣如雨。习近平手下有谁呢?初期反腐集权基本就靠王岐山,19大后战狼式折腾基本就靠王沪宁,除此之外,习家军中拿得出手的人才,基本数不出几个。

为什么我们说他的处境其实更像秦二世胡亥,就是因为王岐山很类似李斯的作用,开始为保习近平上位大杀四方震慑群臣,然后就靠边站。而王沪宁基本就是赵高的翻版,用各种理论各种套路把习近平灌的五迷三道的找不着北。在中美贸易战、香港返送中风暴以及武汉瘟疫中,我们都看到了文宣系统指鹿为马的非常真实的荒诞剧在不断上演。

王沪宁19大上位后给习近平所有的出谋划策,对内不外乎严刑峻法、囹圄成市,对外不外乎张牙舞爪,强势出击,完全是走的商鞅那套“内行刀锯,外用甲兵”的路数。

要知道,商鞅那套东西,早在秦惠文王就被修正过了,更不是秦始皇所用的,不但不用,还被秦始皇否定过的。秦二世其实是违背了秦始皇定下的基本国策才导致最终身死国灭。

当然,可能有朋友有不同看法,我们以后有时间会和大家更详细来讨论秦始皇的相关话题,那时大家会看到,历史上对秦始皇的抹黑和误解有多么深多么可怕。

习近平对秦国历史的认知显然是谬误而偏颇的,因为他即便有学习历史,学的也是党文化修改版的历史,这直接导致了他的政策错位。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不但基本复制了秦二世的亡国政策,还照搬了另一个短命王朝,隋朝二世皇帝杨广的致命失策。

说到杨广,尽管民间把杨广描绘成一个好色荒淫的花花公子,但了解隋史的人都知道,真实的杨广7岁就能赋诗,20岁率兵平定南朝,堪称文武全才,史书对他早年的评价非常高。

杨广登基之后,也是一心想要建功立业,他把年号定为“大业”就能看出其雄心壮志。不幸的是,也正因为他太急功近利,频繁的大工程上马,搅动天下不安,又东征高丽轻启战端,以至于在国家还很富裕的时候急速败亡。

杨广败亡并非因为民不聊生,要知道,经过杨坚开皇之治,隋朝府库充盈,储存的粮食和布帛,直到贞观14年都还没用完,这是有记载的。

很多人以为政府有钱就不会速亡,其实杨广就是前车之鉴。习近平开疆拓土的几个大动作,从一带一路到大撒币,从轻启贸易战到搞砸港台事务,搅动全国甚至全球的力度,比杨广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都知道,老子有一句著名的话:治大国若烹小鲜。烹煮一条小鱼,如果不停拿勺在锅里翻搅折腾,那肯定没个好。这道理,估计习近平身边那一帮幕僚谁都不懂,都反其道行之,拚命鼓动他折腾,结果就是一地鸡毛。

问题是,习近平的麻烦还不止于此。很多人拿他比崇祯,其实他们并没多少相似之处,要说真有相似,可以说他基本继承了崇祯皇帝多疑导致奸臣上位的短板,这是他真正和崇祯比较相似的地方。

正因为多疑,谁都不信任,习近平才不断集权,真的形成了孤家寡人的局面,所有权力都在他手中,所有的麻烦也都在等他亲自解决。

前段时间有一篇网络热文,题目就叫“崇祯因何亡国?危机来临时所有人都在等他”。这文章也是借古喻今,虽然其现代人解读古人的基点有偏差,但至少看到了习近平与崇祯在个人人格上的共同缺陷。

最后,除了重蹈历史上三大亡国之君的覆辙,习近平还遭遇了比明末更大更猛烈的大瘟疫袭击,同时面临着比大清末年8国联军更糟糕的80国联军声讨索赔,将重演升级版的庚子赔款。这样的处境下,这个红色政权还能撑多久呢?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不能展开详细讨论了,但一个基本的道理我觉得需要强调说明一下:论个人才能,无论崇祯皇帝还是隋炀帝,比起习近平都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论时局之险恶,当前的中共比大明末年和大清末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平心而论,习近平原本具备一个守成之君的资质,但他为了保党,不惜集合了历史上4大王朝末日几乎所有的败政恶政,这样的局面要想不亡,除非把中国历史所有朝代的史书都推翻改写一遍才行。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暂时聊到这里,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明轩)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