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选择远离中共 澳洲防疫获成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1日讯】中共隐瞒疫情、操控世卫之举导致大瘟疫肆虐全球,迄今逾300万人染疫、20多万人病亡(实际数字或不止于此)。地处南半球的澳洲自1月25日首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病例至今,防御疫情之路已走过近百天。截至4月30日,确诊病例逾6700例,死亡人数为91人,与西方其它发达国家相比损失较小,有望成为最先脱离中共病毒大瘟疫的国家之一。

4月23日,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澳广新闻表示,就染疫死亡人数占人口总数的比例来看,澳洲目前的死亡率比法国低100倍以上,比英国低近100倍,比瑞士低60倍,比美国低50倍,比德国和丹麦低20倍,比挪威低12倍。

早在4月5日,《金融时报》记者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从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and Prevention Control)的数据分析中得出结论, “在英语国家中,澳洲的疫情是一个罕见的温和发展的例子。”

澳洲和其它西方国家在疫情控制方面采取的举措基本相同, 但为何能取得较为成功的防疫成效呢? 或许我们可以从大纪元4月23日发表的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中找到答案。文章点出实质,“瘟疫因为中共而来,也将因为人们对中共的态度而改变”。

纵观澳洲近年来的政坛风云,可以清楚看到澳洲政府的决策层越来越意识到拒绝和清除中共影响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从在全球率先拒绝华为参与5G建设,到通过“反外国干预法”打击中共渗透,再到如今针对中共隐瞒疫情,在全球追责中共的声浪中唱主角,积极游说多国首脑,推动国际性独立调查,澳洲政府可谓步步剑指中共,不愿再与中共为伍。

推动国际独立调查 疫情防控显效

澳洲是对中共疫情处理方式提出严厉批评的国家之一。澳洲总理莫里森正积极进行外交努力,呼吁国际社会支持独立调查中共隐瞒导致的疫情传播,以及世卫组织(WHO)在其中的角色。

4月19日,澳洲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洲政府希望对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的起源、病毒刚开始在武汉爆发时中共是如何应对的、世界卫生组织在应对大瘟疫中的作用,进行一个国际性的独立调查,且要求该调查对所有国家“透明”。

总理莫里森对外长佩恩发起的对中共病毒祸延全球的国际独立调查的呼吁表示大力支持,并且正寻求建立一个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赋予世卫组织或另一机构类似武器检查员的权力,使其可以不需要被邀请,就可直接进入被调查国进行调查,以避免另一场灾难性的大瘟疫。

4月21、22日,莫里森分别致电美国总统川普、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将上述提议与几位领导人讨论。他们一致认为,对瘟疫的传播进行独立调查是至关重要的。

中共对澳洲政府高调呼吁调查疫情十分恼怒。先是中共驻堪培拉大使馆指责澳洲内务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是“美国的传声筒”。接着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4月21日指责澳洲政府提议的独立调查为“政治操弄,干扰国际疫情防控合作”。

面对中共外交部的严厉指责,澳洲政府重申立场,表示要坚持独立调查疫情传播。总理莫里森声援达顿说:“我想,内务部长对此事处理得很好。澳洲完全有资格依据我们国家的一贯原则和价值来决定我们的立场。”

澳洲政府的立场和提议获得朝野资深议员的支持。自由党联邦议员威尔逊(Tim Wilson)说,“世卫组织需要从只尽义务于个别(国家)转而为国际社会(服务),并把健康放在首位”。

“它们似乎被中共俘虏,把政治放在首位。 ”他说。

联邦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表示,支持政府对中共病毒爆发的国际调查。她强调说:“独立调查是必要的,因为这是一个世纪以来人类遭受的最严重的流行病,因此全世界的人都有权了解它是如何发生的,使我们可以确保它不再发生。”

在澳洲呼吁对中共瞒疫进行全球性独立审查之后, 4月23日起,澳洲的确诊病例已经连续多日增幅不到1%。4月21日全澳新增病例仅为22例,4月22日和23日全澳新增病例继续分别为12例和8例。致死率为1.2%,低于全球7%的平均值。

中共威胁经济制裁 澳各界强硬回应

看到澳洲朝野未被指责所动,4月27日,中共驻澳洲大使成竞业再向澳洲发出威胁说,澳洲推动调查的行为相当危险,可能招致中国民众抵制澳洲农产品,中国游客、留学生“决定不来澳洲”。

成竞业以贸易制裁作筹码,试图逼迫澳洲政府放弃对大瘟疫进行独立调查,他甚至不惜违反国际外交法,在官网上披露其与澳洲外交官员的私下谈话,此举令澳政府及各界对此再次坚定表示:“不屈服于胁迫。”

4月28日,外长佩恩回应, 在澳洲推动调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的同时,不要企图发动任何“经济胁迫”。佩恩还说:“我们反对任何人用经济胁迫的方式来回应对于这类评估的呼吁。”

澳洲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对成竞业的这番言论表示“失望”。他强调说:“澳洲不会因为经济胁迫或威胁而改变在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上的政策立场,就像我们不会改变我们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一样。”

联邦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如果中共因澳洲要求对中共病毒的来源进行独立调查而对澳洲实施“经济制裁”,这表明中共感到极度不安。他认为从双方的贸易关系来看,我们需要中国,而中国也需要我们。

澳洲联邦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说:“我们永远不会以牺牲我们的价值、主权和国家利益为代价”。 (Mick Tsikas/AAP Image)

中共的经济胁迫言论也招致澳洲的中国问题专家的谴责。澳洲国立大学(ANU)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夫(Rory Medcalf)对《悉尼晨锋报》说,只因澳洲想找出疫情爆发的真相,就遭到经济胁迫,这是“令人失望”的,也会让中共获得“适得其反”的效果。中共掩盖疫情真相给世界许多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远比中共的经济威胁要大。

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资深中国问题专家麦克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表示,中共大使的言论可以被理解为对澳洲政府的直接威胁,“他(成竞业)口中的中国消费者,实际上说的是中共政府,是政府主导的抵制行为,而不是消费者主导的抵制行为”。

4月28日,《悉尼晨锋报》国际政治编辑哈切尔(Peter Hartcher)发表评论文章讽刺道,驻澳大使成竞业为澳洲做出了“出色的贡献”,他向我们展示了中共政府对澳洲的“真实情感”。文章说,尽管多年来澳洲前安全情报局(ASIO)局长、国家安全顾问刘易斯(Duncan Lewis)一直警告中共在系统地破坏澳洲主权,企图“接管”我们的政治体系,但中共政权在我们面前始终摆出一副友好微笑的面具。如今中共制造的大瘟疫令我们处于艰难时期,中共驻堪培拉的成大使却公开以贸易抵制来威胁澳大利亚。现在,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中共正在以贸易为武器对澳大利亚发动政治战争。这是澳大利亚人明白真相的时刻了。

“现在,病毒和中共的行为让澳洲清楚认识到了分散风险和捍卫主权的迫切性。”文章最后写道,“澳洲不接受任何国家的威胁和恐吓。谢谢成大使摘下面具,让我们都能看清楚黑帮的特性。”

1 澳议员呼吁与中共贸易脱钩

根据澳洲外交部的数据,就货物和服务而言,中国是澳洲最大的双向贸易伙伴,占澳洲贸易的26.4%,2018-19年度双向贸易达到创纪录的2,350亿澳元。被瘟疫惊醒了的澳洲政府开始重新审视澳洲在经济贸易上对中共的依赖关系。

近日,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对中国贸易的“依赖”。一旦大瘟疫结束,澳洲应考虑在贸易关系上与中共政权“脱钩”。

澳洲自由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认为,此次疫情显示,过度依赖中共会让澳洲的未来和经济安全付出很大代价,若不采取行动,澳洲的主权和独立性将面临威胁。

2 疫情期间 澳提高外资审查标准 防中共操控

当疫情从中国向世界蔓延,澳洲与各国还被蒙在鼓里时,受中共当局支持的全球房地产公司绿地集团(Greenland Group)要求员工全力在澳洲大肆采购医疗用品运回中国。这加剧了澳洲政府对外国买家的关注。为防止外资乘虚购买因疫情打击陷入困境的澳洲企业,澳洲政府3月底紧急出台法案,收紧外国投资规定,之前政府制定的资产审查起点现均降为零。

此外,在澳洲正处于防御疫情的紧张时刻,两家中共国企试图向澳洲稀土矿业部门投资被澳洲政府阻止。澳洲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4月20日表示,阻止了包钢集团投资2000万澳元在澳洲北部矿山的投标,表明澳洲愿与美国保持一致,以确保稀土供应链的安全,而不是由中共主导。

近年来,针对中共外资收购,澳政府早有警觉。现任总理莫里森早在2016年担任澳洲财长时,曾阻止中共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长江实业基建集团收购澳洲电网50.4%的股份。

当时就有评论说,澳洲放弃商业利益、拒绝中资收购的主因是澳洲政府越来越意识到中共的专制超过了他们原先以为的程度,而且收购方是中共国企。

2019年,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已经无法相信中国私企可以摆脱中共的控制,其内部人士表示,中国大陆的私企和国企并没什么区别,他们都得听命于中共,因此,中企对澳投资都得经过审查。

对抗中共渗透 澳洲走在世界前列

2018年8月,澳洲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排除华为、中兴等公司参与5G宽频网络的建设.(STEFAN WERMUTH/AFP via Getty Images)

澳洲调整对中共的战略,早在2017年底就按下了“重设按钮”。

1 通过反外国干预法全球瞩目

2017年12月,时任澳洲总理的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宣布修改《国家安全法》,公开指责中共企图干涉澳洲内政,并表示会推动相关法案,包括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案,禁止外国政治献金。特恩布尔在议会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表达了对中共干预澳洲的强烈不满。

2018年6月28日,澳大利亚率先通过了两项反外国干预的法案。这两项影响广泛的国家安全法规包括禁止外国干预政治,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为别的国家服务,对泄露机密信息者加大惩罚力度,把损害澳大利亚和它国经济关系的行为定为犯罪。对外国干涉罪的刑事处罚是最低10年、最高20年的监禁。对于澳洲的这项立法,外界普遍认为指向中共的意味很明确。 法案是澳洲对特务活动、反谍报活动和政治捐款的最大改革。

2 禁华为参与5G的第一个国家

西方情报机构多年来一直对华为公司提出质疑,认为它听命于中共政府。澳洲是“五眼联盟”(澳洲、加拿大、纽西兰、英国和美国)中第一个有效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路建设的国家。2018年8月,澳洲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排除华为、中兴等公司参与5G宽频网络的建设,令北京不满。澳洲政府当时表示,任何“可能受到外国政府的法外指示,且与澳洲法律有冲突”的公司都会带来巨大风险。

外媒称,这一决定不仅对华为是一个重大打击,而且还削弱了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议程。作为全球最大通信网络设备生产商与全球第三大手机制造商,华为是实现中共全球科技野心的前沿。

中共2019年4月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投诉,称澳洲对中国5G电信技术的限制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对此,澳洲政府回应,澳洲会坚持拒绝华为参与该国5G网路建设的决定。澳洲前外长毕肖普(Julie Bishop)曾表示,澳洲政府是在情报和安全部门的建议下做出决定的。她说,澳洲担心中共政府对商业活动的干预及经济胁迫所带来的威胁。

面对疫情危机 总理选择向神祈祷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危机期间,总理莫里森个人的选民支持率继续上升,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受访者中,有68%的人对莫里森的表现感到满意, 这是自2008年以来几任总理中的最高满意度。

澳洲民众和媒体注意到总理莫里森领导防疫的过程中选择向神祈祷。4月初,莫里森向神祈祷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视频中,莫里森祷告说:“愿上帝保佑全体内阁成员保持坚强和团结,保佑我们每天都能团结一致地面对(疫情的)挑战。”“愿您赋予国家力量,赋予我们智慧,赐予我们判断力,赐予我们勇气,愿您的和平统治与慈爱在此刻降临。”

澳洲联邦议员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说:“在任何时候祷告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国家和全球面临危机的时刻。”

“在这个时候,我认为应该鼓励所有人参与。我也参与了祷告仪式,请求创世主在这个全球危机的时候帮助我们度过难关。”他说,“我认为祈祷是为了与神沟通。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由于人类的堕落、迷失本性,造成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多的罪恶,但我相信,当我们诚挚地向创世主呼求时,是可以获得帮助的。”

结语

在西方文明中,瘟疫被视为上帝降下的惩罚,英语“Acts of God”(上帝之举)一词准确表达出西方人对瘟疫的一种解释。

据历史记载,公元65年至565年期间,罗马帝国因为迫害基督徒,招致上帝四次降下大瘟疫, 强大的罗马帝国在瘟疫中由鼎盛至衰亡。

如今历史在重演。肆虐全球的瘟疫始于中国武汉,在华夏民族5千年的历史中,中国古人讲天人感应, 瘟疫即是上天的谴责警示。不幸的是,敬天畏神的神州大地自1949年落入无神论的中共手中,把马列奉为祖宗的中共,在神州大地血腥统治了71年。正如大纪元发表的《九评中国共产党》社论指出,反宇宙、反人类的中共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

知往鉴今,当今世界各国要想走出瘟疫的肆虐,除敬天畏神外,更须认清中共的本质,看清中共才是对全世界最大的威胁,不要再漠视中共侵犯人权的恶行,远离中共,才可能走出目前的危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