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九郎:从调查梁教授看红粉五毛的悲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湖北大学文学院博导梁艳萍教授被校方调查,原因是湖北省前省作协主席汪芳写了《武汉封城日记》在海外出版,遭到了中共网络水军红粉的攻击,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教授和梁教授为方方辩护了几句,于是红粉五毛举报“告密”的、网络攻击的、人格攻击的……谩骂、诋毁,像有不戴共天之仇似的。

翻看刘院长和梁教授的话,也就是说了些要尊重事实与生命、说话要调查了解要准确,选择世界优秀文化之类的话,大抵没逃出人权、人格、人性的范围。而那些五毛红粉们,认为这与共党当下抗议宣传不和谐,帮助外国人说话,倒共党的霉了,被外国抓住疫情源自中国的把柄了……

笔者深深为这些五毛红粉中“党毒”之深之迷而悲哀,而痛心,而难过。这些五毛红粉,表面上打着爱国的旗号,其实,根本不懂党恰恰是毁掉中国及中国人的罪魁祸首,他们听说或在历史事件中应该有所知道,建议去看一下大纪元评论著作《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和《魔鬼在统着我们的世界》,这三本书说的很清楚,在此不再罗嗦。

那么,刘院长和梁教授的话,其实是在维护包括五毛红粉在内的生命权、健康权、言论权的,在疫情横行的城市,众多的人每天死去,经济下崩,国之前途不危极?作为一名中国人,深爱着祖国和这片国土上的环境、人与文化的中国人,对西来马列幽灵党造成的环境破坏的病毒和隐瞒带来的对人类生命的伤害,提出需要优秀文化、需要做人的环境标准,批判和讽刺暴恶,不应是要感谢他们的吗?难道五毛红粉一定要染上疫情,被送去焚尸炉时才知道后悔?恐怕那时没有机会了。

果然,中了“党毒”的人确实把感官享受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笔者在安徽黄山、扬州瘦西湖、苏州园林、杭州西湖和一些城市看到,不管是歌舞厅还是酒店饭馆,不管是景区还是街边广场,到处是寻欢作乐、吃喝闹玩、男搂女抱的人群,有的戴着口罩,根本不在意身边有无无症状患者。

现在疫情低落,应该正好是人们静心反思的最佳时机,但是,很多人并未显示人应有的正常生活状态。有人群的地方,似乎都显示著一种现象:人们忘了因肺炎感染死去的人及被隔离、封城的痛苦,不知道造成疫情的根源是什么,不知道人的道德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追求纸醉金迷的动物性快乐比什么都要紧。

“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这让人想到雕刻在从罗马帝国庞贝古城遗址出土的一只银制杯子上的这句话。
考古学家发现,庞贝古城被火山灰盖住前,是非常淫乱和腐败堕落的,留下的很多遗址有集体淫乱与同性恋的画面,不只是庞贝古城,像楼兰古城、亚特兰蒂斯、赫库兰尼姆城等城的毁灭,都与人们靡烂、腐败、道德沦丧有关。当今中共附体国,有意地引导人们败坏,离庞贝古城还有多远呢?

中国人有句话:疫气横行,世有妖孽。俗语也说:国出妖孽将亡,人多死。反过来说,世出妖孽,人类有灾,人多死。共产党被世人认为是妖魔,这在大纪元《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里说得很确切,共产党自己媒体里也说过: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人是国妖。那么五毛红粉为中共站台,其实就是为国妖魔鬼站台,生命不危险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