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加拿大 因软弱而被霸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中共病毒扩散全球,国际社会要求追责中共的呼声,日益高涨,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开始反思与中共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给国民和国家,带来的危险。今天,我们来看看加拿大的情况。

1970年10月8日,时任中共党魁毛泽东得知中共与加拿大正在建立外交关系时,笑着说:“我们现在有了一位在美国后院的朋友! ””

中共发起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拿大投入2.5亿美元,帮助中共在全球的扩张项目“一带一路”筹集资金。

随着中共病毒的爆发,加拿大却被中共撇到“黑暗”中。

2月,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听信世卫组织的建议,反对禁止中国旅客入境。

另一位世卫高级顾问、加拿大流行病专家布鲁斯·艾尔沃德,还多次赞扬中共对疫情的控制,而拒绝承认台湾的努力。

截至5月1号,加拿大已有五万四千多人感染“中共病毒”,3148人死亡。

加拿大重新考虑与中共关系的呼声越来越高。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事件,敲响了警钟。

美国指控孟晚舟和华为违反对伊朗的制裁。加拿大抓捕孟晚舟后,中共立即进行报复,逮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沃。

这两名加拿大公民仍被判刑关押,而孟晚舟被保释后,在温哥华豪宅监视居住。

令人费解的是,加拿大前外交部长约翰·曼利批评加拿大政府逮捕孟晚舟,称这是“有创意性的无能”。

据报,曼利是加拿大电讯公司研科的董事会成员,而该公司与华为有业务关系。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卡勒姆,去年1月对中共媒体,向孟晚舟提供三条法律建议,反对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认为麦卡勒姆破坏了加拿大司法程序的独立性。麦卡勒姆随后被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劝辞。

据报,麦卡勒姆担任自由党国会议员时,经常受亲中共团体的邀请去中国参观,旅行费用总值达到7万3,300美元。

中共政府经常利用免费旅游等方式拉拢政治人物。

2006年,时任温哥华市长苏利文告诉《温哥华太阳报》:“我去中国时,他们像对待皇帝一样对待我。”

从中国回来后,苏利文提起诉讼,要求关闭温哥华中领馆外存在多年的法轮功学员抗议场所。

加拿大对中共的讨好和放任,让中共越加肆无忌惮。

在中共逮捕两位加拿大公民的同一周,前加拿大政府官员、中国问题专家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发现,她上锁的行李箱在上海的酒店房间中被人搜查。

她还被告知,中共有一个100名加拿大人士的名单,可以随时搜查他们。

回到加拿大后,麦凯格-约翰斯顿开始抵制中共政府的行为。她鼓励加拿大退出亚投行,利用《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惩罚滥用人权的香港官员,并敦促渥太华关注中共在印度太平洋的行动。

另一位资深加拿大华裔政治家李灿明 ,去年11月透露,2015年他在上海被扣押了八个小时,被迫交出手机和密码。

李灿明说,他每年6月4日都参加在温哥华中共使馆前举行的纪念6.4活动,被中共锁定。他沉默了多年,但是中共政权对加拿大的日益渗透,迫使他说出真相。

中国问题专家、加拿大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寇谧将,最近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病毒”让加拿大等民主国家开始反思,需要积极挑战中共政权。

最近,在关于加中关系的议会听证会上,中国问题专家沈戴维提出,需要在国际上广泛曝光中共的行径。

参加听证会的亚太事务专家邦妮·格拉泽说,加拿大并非唯一面临中共经济胁迫的国家。她说,现在也许是这些国家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共的好机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