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璞:至暗瘟疫中的一烁光亮 两招可断中共骨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八十年前,1940年5月,欧洲西线开战。一个月内,法军和英国远征军被纳粹德国军队完全碾压,除了在敦刻尔克等待救援的残军外,欧洲大陆已经没有可以有效抵抗德军的力量。对英国和刚任首相的丘吉尔来说,已经陷入至暗时刻。如果没有之后10天内从敦刻尔克奇迹般的撤退,等待欧洲的除了彻底向纳粹臣服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而今天,对纽约和世界很多地方来说,可以说也是处于至暗时刻了。百年来,纽约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空无人迹的寂静。人们忐忑不安地待在家中,对未来忧心忡忡。现在纽约州每七人就有一个人被感染,这是大多数人一生都没做过的噩梦。两千多年来,也从来没有在复活节这天,世界最大宗教根本不能在教堂聚会的事情发生。因为人群被居家隔离,野生动物反倒在大街上自由漫步……从三月份以来,全美因病毒感染的死亡人数已经接近六万,远远超过珍珠港和911两大事件牺牲人数的总和。

普遍认为这已经是一场战争之中!表面上看,人类正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病毒在抗争。目前为止病毒已经充斥世界各个角落,除了南北极冰层以下,所有地方都有它肆虐的痕迹。仅仅在孤悬北大西洋中的冰岛,都发现有人同时被几种变异后的毒株感染。惊恐中人们在探寻,这个瘟疫到底从何而起,我们为何要遭受这样大的灾难?

意大利北部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首位被感染者在1月21号见了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2月份后他感到身体逐渐不适,去诊所接受流感治疗。几天后肺部状况恶化,无法呼吸。但由于最初没出现中共病毒(冠状病毒)感染症状,医院没采取预防措施,结果病毒在医护人员和其他病人中大面积扩散。一月二十日左右正是武汉封城之时。采取封城这种极端措施,说明武汉当地的传染程度和规模已达到无法控制的高危级别。但是,在武汉封城的时间点上,中国大陆来客甚至武汉来人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旅行。按照正常逻辑推理,严重到封城的地步应该对地方国家有足够的警讯,需要控制人员来往流动了。

在中国大陆,任何疫情有关的信息,到目前为止都受到当局严控。所幸的是,科学家的论文当初还有些在国际上发表,从中可以获知部分真相。中科院院士高福的团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论文显示,去年12月1日已经出现感染者,而且1月11号前已经有227例感染病人。他们估算的传染率 R0值是2.2;也就是说,平均每个感染者可以给另外两个以上的人带来感染。就像著名的“棋盘效应”,棋盘的一个格子里装2粒米,第二个格子装它的一倍4粒米,依次每个格子中的米粒数都加倍的话,整个棋盘上的米粒总数将指数式增加。也就是说,对此病毒不加控制的话,全世界所有人都难逃感染。高福他们的这篇论文在1月29日发表。如果那时世界各国对此警讯加以重视的话,不至于现在酿成如此灾难。

大多数国家的公共卫生政策基于世卫组织提供的信息。1月31日宣布中国为大疫区的记者会上,世卫的谭德赛还在说不建议和中国大陆中断航班往来。这就难怪尽管意大利是欧洲第一个中断中国航班的,也无法避免感染源对该国的输入,因为和他们可以自由往来的欧盟其他国家根本没有采取任何交通控制措施。高福团队的论文从投稿到发表只用了2天时间,足以说明学术界对此研究结果的重视。世卫组织本来就有为世界提供相关信息的责任,那麽,世卫对类似包含真实警讯的信息全盘漠视的程度让所有具备正常思维的人都会产生质疑。

中国疫情爆发期间,甚至在官方正式宣布武汉封城之前,世界各地的防疫相关物资就被几乎买空,源源不断的输往中国大陆。到三四月闲欧美病毒大爆发时,人们突然发现几乎没有可用的应急资源了。法国被病毒沦陷后向中共囯要求支援口罩等物资,得到的回复竟然是法国必须使用华为的5G设备作为条件。这与在武力胁迫下的城下之盟有何区别?白宫经济顾问纳瓦罗对整个过程的概括是:现在世界已经陷入一场战争;中共用了四个步骤实施毒杀全人类的计划——一是任意向全世界扩散病毒,二是利用世卫生向全世界隐瞒疫情真相,三是恶意从全世界搜刮囤积医疗物,四是用手上的医疗物资要挟受到病毒威胁的全世界。

目前,全球超过300多万人被中共病毒感染,造成至少20多万人的死亡,远超一场相当规模的战争。如果是一场战争,它爆发的苗头显现之前,难道没有人示警吗?如果真的意识到这个病毒的强感染性和强毁灭性,全世界应该在武汉封城之际就暂时断绝和中国大陆的所有交通往来。然而,美国川普政府在随即中断中国航班的做法却受到不少人的抨击,更不用说欧洲绝大多数国家根本没有做防止疫情扩散基本的防范。在已经有科学家指出这是核武级别传染率病毒的事实之后,世界整体上对此应急反应的如此缺失就是相信了某些颇有影响力的说辞。不妨大家回忆一下,病毒在欧美爆发前市面上是不是有这些说法:这和普通流感差不多;是中国人吃野生蝙蝠导致感染的,不吃没事。细究的话可以发现,这些说辞都来源于受中囯大陆影响的信息渠道和媒体。到了现在,人们为相信这些说法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世界相信中共的谎言其实由来已久。难怪疫情初期,许多国家对中共所说的深信不疑,对中共在全球范围内搜刮医疗物资这种行为也毫无戒备。一直以来,中共的理念和行为被一些西方白左以多元化的名义接纳包容。在这种心态影响下,难以在灾难出现阶段做出适当的对应。很难置信为什么在信息自由流通的社会,一些人对中共的说辞还是那麽信以为真。要知道,它的邪恶已经在人们眼皮底下存在70多年了。在和平时期,就以各种恶劣手段造成8000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其中最令人发指的就是活摘器官和给儿童用假疫苗和毒奶粉来戕害整个民族的未来,这些就算按照白左宣称的标准来看也是不可接受的。

可以说目前全世界病毒造成的死亡就是中共杀戮历史的延续,只不过人们还不知道这个被杀戮者名单上最后会加上多少数字。还有很多老谋深算的人不见得不知道中共的本质,它们依然选择与中共为伍。华尔街被允许上市的中共公司的市值高达1点3万亿美元,而关系到美国人未来生存的养老基金在中共囯的投资额竟达到1万亿美元以上。这些对中共的输血,使它得以更变本加厉的奴役中国人民。正如史蒂夫.班农先生评价某位老牌政客所说的:“你们知道每一个为中国自由而战的中国人,但是你们仍然跪舔中共独裁残暴政权,你们与中共一样手上沾满鲜血,比魔鬼还坏。”其实和中共勾兑的那些人在这场病毒灾难中也没得好,纽约华尔街就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在其他疫情严重的国家都可以看到和邪恶共舞的勾结。

现在世界各国都在冥思苦想该怎么走出这个至暗时刻?我们这里说的至暗时刻是基于黎明晨晖逐渐到来的信念。然而,如果我们人类不做出正确选择话,或许这个黑暗会永远存在下去,中共病毒会把全世界大多数人感染,那才将是末日的来临。听说一些国家有感染的政要在谴责中共后有神奇般康复,这是不是冥冥之中上天指出的一条走出黑暗的路?顺天意,能躲劫难。

丘吉尔当初在下议院发表最著名的那场“We will fight”(我们将继续战斗)那个演说前,平生第一次走访了伦敦地铁。人民对纳粹邪恶势力的不屈服感染了他,使他坚定了自己的使命,点燃了黑暗中的光亮。今天,按照民意调查,仅仅在美国就有九成被调查者认为中共是造成这场瘟疫的祸首,不难预计在这场超限战中对中共的反击很快就会到来。

其实,用两招就可以是中共骨断筋折。一是快速通过 Josh Hawley法案,剥夺中共的国家豁免权,这样就合法没收和冻结中共海外资产使它没有财力来控制和镇压中国人民;二是加快启用包括星链在内的各种技术来拆毁中共的防火墙,使它对中国人民的洗脑彻底失效。中共的邪恶政权本质上其实是虚弱的,因为它是建立在谎言和对整个社会不公平的基础上。一旦离开整体被洗脑的环境,中国人是会分明是非的。然而,中共的说辞即使在现在在海外还是颇有市场。出于各种各样的利益驱使,给中共站台的还是大有人在,甚至在这么惨重的疫情之后还有人为中共宣传其制度的优越性。在美国某些州甚至有议员收到来自中领馆的要求,让他们在州议会提案赞扬所谓的中共抗疫经验。这种表面看来不合时宜的做法恰好反映中共在美国方方面面的渗透成度,使其可以为所欲为。难道人们不因该反思,正是过去对中共的接纳和纵容造成了这场世界范围的灾祸。

真的到了每个人在这个至暗时刻中做抉择的时候了。数千年前保留下来的《死海古卷》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会有一场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战争。这很可能指的就是今天。古卷里讲到,在战争的最后,神用大能力销毁了邪恶,再度赋予人类新的光明。仔细品味的话,重大历史事件似乎都有天意和神迹存在。当年36万万盟军部队陷于敦刻尔克绝地后十天内的奇迹般撤退,以及中途岛战役中那神奇的得以摧毁日本海军战力的五分钟,都是历史转折中的神来之笔。是不是现在这场正邪之战中,我们还会看到神迹再现?如果能做出和邪恶与黑暗切割的抉择,不再与魔鬼共舞,人类应该会再次看到奇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