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触目惊心的经济掠夺(5)

作者: 沁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新疆民丰县气象工程师于龙渊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经营美丽的“农家乐庄园”,生意很火红。警察四五十次上门抄家、绑架,骚扰顾客,抢夺了庄园。一家人落得无家可归,没有身份证不能打工,只得靠拾荒为生。

四川省广汉市广兴镇有名的中医师赵福义,全家修炼法轮功。当地派出所全体警察在所长刘元高的带领下,拿着棍棒冲进他的诊所,把中药全倒在大街上,八十多个中药抽屉全部扔到河里冲走,药柜、玻璃柜、椅子全部砸烂,一警察还顺手把抽屉里的钱全揣进自己的腰包。

这样的惨剧发生在许多法轮功学员身上,罄竹难书。

接上文:中共触目惊心的经济掠夺(4)

截断生计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不但抢钱抢物,分赃拍卖、敲诈勒索,还全方位截断法轮功学员的一切经济来源,使农民失去田园,创业者失去资本,上班族失去工作,老人失去养老金等等。迫害手段有:

没收土地、庄园、口粮田、果园、菜园、桃园、板栗园;贱卖水田、林地;霸占沿街房、门面房、拍卖门市房等;开除公职、军籍,解除合同、解除聘用,免职撤职降级(职),剥夺就业、晋级、晋升职称权利;扣发、停发工资、奖金,取消福利待遇,剥夺养老金(退休金)、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取消低保;抹去工龄,不办退休;吊销营业执照,冻结公司账户,买断工龄,强迫辞职、停业、破产、倒闭、超低价转让店铺摊位等等。

3.1 毁坏田园生计

没收土地 不让耕种

在农村一些地区,中共人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竟强行收缴法轮功学员承包二十年不变的土地,不许耕种,划归自己或转给他人,从中牟利。

孙桂杰,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长丰村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双城看守所。大队书记刘成江要她丈夫孝亚林拿2,000元“路费”,孝没钱,刘就没收孝亚林与孩子的6亩口粮田青苗,两年不让种地;同年7月,孙桂杰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勒索1,200元。刘让孝亚林拿2,000元,孝没钱,他就6年不让他种地,只给留2亩半地。

王庆民,黑龙江双城市团结乡宏升村法轮功学员,2001年2月,村上强行收去他的土地13亩,4年不许他家耕种。村支书刘长春说:“你炼法轮功就不许你种地,你愿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庄园被掠夺 于龙渊一家被迫拾荒为生

新疆民丰县气象工程师于龙渊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经营美丽的农家乐庄园,用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做好人,生意也越做越红火。由于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警察不断骚扰、监控,四五十次抄家、绑架,24小时在庄园的门口检查、恐吓要挟顾客、罚款,直到生意冷清。

恶人还停发他们的退休金,冻结房产土地证,并最终将庄园掠夺。一家人无家可归,被迫浪迹天涯。由于没有身份证又被通缉不能打工,只好靠拾荒为生。

田园被没收 八旬老母亲重病惊吓致死

公维纯,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法轮功学员,2000年1月,因参与联合签名向国际社会证实迫害真相,遭当地恶人疯狂报复,多次被毒打昏死。

同年4月底,被砸门撬锁抄家,抢走小麦1,000斤、花生油50斤、棉花两箱、自行车、手推车等物,公维纯被迫流离失所,其口粮田、菜园、桃园被恶人非法没收。80岁的病重的老母亲受惊吓,被公维纯的大哥、三弟接到内蒙,3个月后离世。

全家口粮地遭没收 张体超被迫害致死

2001年秋收后,黑龙江延寿县六团乡太安村张体超因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被抢走黄豆18袋、玉米8袋、小豆4袋。

中共恶人还将张按在地上下跪,打嘴巴子无数,再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先天痴呆的妻子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女儿13岁,两个男孩分别11岁、7岁)只能吃发霉的碎米和靠邻居接济过活。

恶人不但抢走张体超家一年的劳动果实,还没收张体超全家的口粮地,截断全家人的生路。张体超在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出狱不久又遭绑架、诬判,于2010年1月22日晚,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因贪求2,000元而举报张体超的安恕屯村民刘益众,当年身患各种疾病,两眼失明。家人都不管他,村民们也都不理他。

承包田被卖掉 钱被抢走 邓丽娟家破人亡

2002年3月,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三兴村法轮功学员郑福祥、邓丽娟夫妇分别被非法劳教3年、1年,郑福祥被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得奄奄一息,到家第二天(2004年4月4日)含冤离世,满身伤痕。

家里的承包田被派出所、村书记卖掉,钱揣进他们自己的腰包。没有生活来源,孩子上不了学,邓丽娟领着儿子流离失所,靠打工的微薄收入糊口度日,居无定所。更不幸的是,儿子在一次车祸中死亡。

被迫贱卖水田林地等 损失至少五十多万

张广利,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父亲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本人也多次遭绑架关押、在狱中遭非人折磨。

原本富裕的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为了生存,被迫低价卖掉了唯一能养家糊口的两垧多水田地,只卖了10万元;五亩多林地也被迫廉价卖掉,当时直径30釐米以上的树,5元一根就卖了,家中的手扶车、摩托车等价值一万多的农机具1,500元就卖了,六千多斤稻子、1,000斤玉米等全部家当都变卖了,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五十多万元。

遭迫害 果园板栗园被瓜分

山东蒙阴县旧寨乡杨家林子村法轮功学员杨玉东多次遭劫持、毒打,被讹诈数万元,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不会管理,果树死了很多。

面临再次被绑架时,杨玉东被迫流离失所。恶人侵占其果园20余亩,果树六千多棵,二十一亩多地,板栗园四十六亩多,并诬蔑他家欠村里四千余元。地被瓜分,钱被抢走。杨玉东的儿子儿媳被迫到县城卖水果为生。

3.2 剥夺创业经商权利

据明慧网信息所作的不完全统计,除农村法轮功学员被掠夺赖以生存的土地、田园外,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截断生计迫害的行业还有:

快餐店、饭店、酒店、面馆、餐馆、水饺店、冰淇淋店、小食店、食杂店、熟食店、食醋加工行业、超市、茶行、电器店(苏泊尔生活馆)、电脑维修部、家电维修部、商店、商场、玻璃店、钢筋铁皮小店、饲料店、杂品店、个体小百货、小卖部、文教用品商店、文具店、复印店、转租店面、农机门市、设计室、服装店、布艺店、家纺店、缝纫店、婚纱店、理发店、美容连锁店、化妆品商店、卫生所、门诊部、中医诊所、药店、工厂(药厂、海绵泡沫厂、木器厂、冷面厂、沪式食品糕点厂等)、养殖场、养鸡场、鱼塘、电脑公司、装修公司、建材公司、中介公司、某实业公司、某批发生意、布匹生意、药材生意、学校、幼儿园等。

门市被掠夺拍卖 家财被抢光

2000年7月20日,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法轮功学员李苗能和丈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原缑氏镇政法委书记致跃宾、党委副书记李现国等,伙同原扒头村支书李金堂带人将她家农机门市上价值十几万元财产抢走、拍卖,五个门面房非法出租。家里的现金、贵重物品被抢光。

中医店被砸毁 吊销营业执照

四川省广汉市广兴镇有名的中医师赵福义,全家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2000年7月1日一大早,广兴镇派出所全体警察在所长刘元高的带领下,拿着棍棒冲进赵福义开的诊所,一通乱砸,把中药全倒在大街上,八十多个中药抽屉全部扔到河里冲走,药柜、玻璃柜、椅子全部砸烂,一警察还顺手把抽屉里的钱全揣进自己的腰包。

随后继续砸隔壁法轮功学员开的小食店。当天共砸了四家法轮功学员开的店铺。群众惊呼:这哪是警察啊,简直就是土匪。刘元高还到卫生局打招呼,吊销赵福义的中医执照,令全家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赵福义的小女儿也因修炼法轮功、揭露迫害被非法劳教,开除公职。全家靠两个女儿打零工、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

搬走公司全部财产 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

2002年9月,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国保以余加清、朱均秀夫妇修炼法轮功为由查封、毁掉了余加清经营的两家工厂和一个建材公司,烧毁公司开业以来,近十年的财务核算账本、报表、凭证、企业管理资料、各种印章、税务登记证、营业执照、270万元的应收款依据,搬走公司总价值二百多万元的现金、货物、全部财物、办公设备和两部轿车等全部财产,两个下属工厂垮掉,几个铺面关闭,正在施工的大型工程中断,所有经济合同不能履行,造成上千万元的经济损失,余加清十多年苦心经营的血汗毁于一旦。

同时还给有关联、有业务往来的其它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近百人一夜之间失去工作,不得不另谋生路。同时抢走夫妇俩家中二十余万元的存折、银行卡、现金和贵重物品。

2005年11月8日,朱均秀向金牛分局索要2002年9月被非法抄走的二十余万元和一辆新车等财物遭绑架,于2006年3月16日,被成都金牛区法院非法判刑8年。金牛区检院公诉科的秦科长说:“本来都没的事,不想整她了,哼,还敢来要钱……”

赖以养家的面馆被停业

陈凤均女士,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于2015年9月16日与丈夫易辉遭遂宁市经济技术开发分局国保大队、富源路派出所、机场小区委员会十几个人绑架。电脑、照相机及很多私人物品被洗劫,8万元(6万是借的)装修费被掠夺。

2016年4月14日,陈凤均被诬判3年,罚款5,000元;第二天,一个所谓的市长领着十几个人,径直闯进她家的面馆“快乐面庄”,以“卫生检查不合格”为由封了小面馆,不让其营业,至此断了陈凤均一家的生路。陈凤均被劫持入狱。

全方位“经济截断” 子女遭株连

徐开华女士,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重庆开州区白鹤发电厂电气车间通讯班技术骨干,2002年9月18日,被非法开除公职,解除劳动合同,取消福利。

2016年5月16日,徐女士第三次被绑架关押,被扣发全部退休工资。她父亲资助外孙完成大学学业的数万元也被开州区警察强行冻结。后在亲友鼎力相助下,她儿子何长建才上完大学,毕业后在深圳某公司打工,受到公司领导器重,决定提拔为公司副经理。

开州区国保获悉后,为了达到迫害徐开华、搞垮她家经济的目的,支队长高立均(音)立即给该公司去函,要求解除其劳动合同。为了该公司利益,何长建被迫离开该单位,到别处另谋生路。

一百多万元的商店被迫关闭 刘文忠被迫害致死

刘文忠,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好消息”商店老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勒索钱财。2001年10月28日晚,再次被松山区国安大队和派出所警察砸破门窗绑架,价值一百多万元的商店被迫关闭,二十多名员工失去了工作,经济损失达八十多万元。

刘文忠被非法劳教3年,期间被警察多次勒索钱财共计四万多元。回家后又遭洗脑班迫害及特务秘密监控,于2006年7月9日被迫害离世。

被开除公职 没收证件 翟女士无法从医

翟金萍,女,山东泰安市法轮功学员,泰山疗养院医生。2001年2月6日,被泰山疗养院无理开除公职,没收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资格证、房产证,使她无法从事医疗工作,累计经济损失几十万元。

为维持生计,她当过保姆、做过钟点工、家教、发广告、串糖葫芦、生豆芽、摆地摊,晚上9点以后去酒店洗地毯,在超市、医院做保洁工等,历尽艰辛。

小卖店物品被洗劫拍卖 仲宏喜含冤离世

仲宏喜,原辽宁铁法市人,全家修炼法轮功并深深受益。1999年,他进京上访遭非法劳教后,被当地公安驱逐,搬到抚顺市戈布新村。

2001年底,夫妇俩被非法关进教养院,小卖店物品被抢光,部分被拍卖,钱被抢得一分不剩,门上封条。

仲宏喜被吴家堡教养院折磨得奄奄一息,家里无钱医治。2003年4月12日,仲宏喜回家18天后含冤离世,年仅48岁。

茶行两次遭受损失 经济损失总计八千万至一亿元

黄福堂,山东淄博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7月被非法劳教3年,房屋拆迁因他不在家而遭损失,木头、铁窗、铁门、院中树等被拉走。

2009年6月6日,他再次遭绑架。他经营的“新宇茶行”遭受很大损失。

2016年3月,他遭贾庄派出所警察殴打成重伤、绑架,“新宇茶行”再次被抢劫、砸坏器具,防盗门被砸坏,损失茶叶3.9万,煎饼1,600元,各种粮油土特产4.8万元,年收入10万元。

他的父亲、兄弟因他被迫害而伤心得病去世,妻儿遭受极大的精神创伤。十多年来他的养老金停涨、工资停发,总共经济损失8,000万到1亿元。

更多事实:

◎ 王汉生,男,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武汉市深深集团董事长,2000年1月6日,和妻子徐祥兰遭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分别被非法判刑6年、8年。私人企业“深深集团”的所有财产被非法没收。

◎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法轮功学员宫亮的婚纱店里所有货币、财物全部被抢光。

◎ 江西宜春市上高县法轮功学员罗时良、吴金英夫妇耗资购买、精心经营的几家店铺被强行超低价转让。2016年,大女儿预备在南昌市拓展美容连锁店,因父母被绑架,她四处奔波、无心打理业务,十多万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

◎ 2011年11月初,哈尔滨市松北区公安分局警察将法轮功学员王忠义一家四口绑架,抢走女儿王巍及其丈夫王海峰私人诊所的合法财产的八个存折,合计七十多万元,同时抢走诊所的三台电脑和二台照相机等物品。

◎ 甘肃省兰州市陈德光一家四口修炼法轮功,2000年5月至8月,为谋生在城关区渭源路开了家熟食店,因屡遭骚扰,被迫将摊位转让。

◎ 2019年5月24日,四川成都邛崃市法轮功学员杨玉琼被绑架、遭非法抄家;26日,复印店被非法查封;6月10日,遭第二次非法抄家,被抢走5万元现金和8,000元美钞,没给任何清单。

◎ 杨建坡,河北省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多次遭非法抄家,被抄走现金和物品合计八万多元,其中二万多元是大家给孩子凑的学费。

2004年2月20日,被警察抢走现金、做快餐店生意的货物三万多元及电脑、五台打印机等,无任何法律手续,导致餐馆被迫停业,又造成上万元损失。

◎ 侯曼云女士,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法轮功学员,2007年7月16日晚,被涞源县、保定市公安6人绑架,辛苦经营27年的电器维修店被洗劫一空,机器、设备、小家电、电子元器件、耗材、修理工具、吊灯等,数量品种难以统计。成本价值四万多元的东西被公安拉走了两车。

◎ 杜子国,湖北省仙桃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6月6日,在大学同学开办的树脂厂工作时被绑架,被抢走法轮功书籍资料、银行卡、办公设备等以及公司公章、支票、汇票、两个存折四万多元、信用卡。公司被迫停产,工人失业。杜子国后被黄梅县法院枉判8年重刑。

◎ 程贵芳女士,山西省阳泉市法轮功学员,在阳泉北大街平北集贸市场开“巧媳妇缝纫店”为生。便衣多次恐吓、骚扰,称不上公安一网通,就不让她开店。程拒绝配合,告诉他们她有营业执照,为了生活合法开店,店名还是集贸市场的负责人看她干活精干、待人平和给取的。

3.3 家业(家庭生计)因迫害而荒废

经济损失三百多万元 丈夫婆婆含冤离世

四川省泸州市法轮功学员万长富、徐利书夫妇批发生意红火,租有五个摊位和两间四十平米左右的仓库,仓库的走廊上都堆满了货物。

2000年,夫妇同时身陷囹圄,生意无人经营,七八十万的百货及刚购进的近十万元的新货成为废品,外边欠款也无法收回,经济损失惨重,家庭从此陷入贫穷困境。

丈夫被非法拘禁洗脑班迫害4个月,又被敲诈8,000元。2001年12月“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胁迫土产站解除与万长富的劳动合同,变相开除。从此他们家又失去了固定的生活来源。

长期红色恐怖压力下,万长富不幸英年早逝,他的母亲悲痛欲绝,瘫痪在床。徐利书只得在家中侍奉婆婆,无法打工,靠婆婆的一千多元养老金勉强度日,还得攒钱给婆婆买药。4年后婆婆也悲伤离世。十多年的迫害,给他们家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不下300万元。

公司被劫 三千多万元生产线被迫搁浅

法轮功学员陈松,湖北黄冈远东公司主管、技术骨干,2014年3月6日,遭近二十人到单位绑架并擅自闯入住所非法抄家。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及银行卡、现金,价值共约一万三千多元被抢。来人还抢走远东公司的各种珍贵资料、凭证、票据,还打算把陈松的私人车开走,被同事制止才作罢。

东西抄完后,“610”把抢来的财物当众“慰劳”帮凶警察。远东公司投资三千多万的生产线因陈松被抓、两同事被迫离岗,而不得不暂时搁浅。被警察抢走的资料中还有不少是公司的重要文件,项目的停摆也造成了很多工人失业。

知名商人丢弃全部货物 被迫携妻女流离失所

刘明康,内蒙古莫力达瓦旗(简称莫旗)法轮功学员,著名商人。2003年10月29日,因参与黑龙江讷河市电视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事件,遭讷河市“610”人员绑架、非法抄家,被讷河市“610”勒索8万元放回。

之后,莫旗“610”和国保大队欲再次构陷他,刘明康无奈弃商,将名人商场几十万元的货物全部丢弃,携妻女流离失所,经济损失达四十多万元。

莫旗“610”警察苗玉久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恶行累累,于2008年左右,疾病缠身,呈痴呆症状(帕金森),后精神失常。约2016年时精神病发作,连砍六刀,将其儿子砍伤 。苗玉久后被家人送往精神病院治疗,不久身亡,终年约五十五岁。

冤狱7年 中医发明专利失去转让机会

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周金鹏,身陷囹圄7年,2014年,又被非法判刑4年半。其一项中医发明专利,转让费最少67万元,最高330万元,都因人在狱中,转让协议多次落空,错过多次机会。周金鹏直接工资收入损失二十多万,其他经济来源损失最少十万元,总计直接与间接损失最少一百多万元。

从监狱回来,周金鹏连外套都没有,只穿着衬衣衬裤,阔别10年的家因他屡遭迫害,已一贫如洗。儿子无钱交学费,无钱买校服,其万千苦痛难以言表。

养殖场成废墟 郝平家破人亡

郝平一家曾是当地公认的幸福之家,经营养殖业。2002年2月,夫妇俩遭红山区国安大队警察包围、绑架。家中贵重物品、有关私人需保密的项目以及存折被洗劫一空,多年心血成泡影。

郝平被冤判7年,郝平丈夫被诬判5年。他们赡养了8年的老人王占久承受不住,含恨离世;扶养照顾了13年的弱智哥哥孤苦无依;十四岁的孩子被吓得痴傻,颠沛流离。

郝平夫妇用辛勤的汗水经营的养殖场也成为废墟,八十多头猪,几十条狗不翼而飞,不知去向。只因夫妇俩信仰“真、善、忍”,就被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迫害得家破人亡。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