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大学退休教授被查 方方出面反击极左小粉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作家方方因撰写60篇武汉“封城日记”,记述城内现状,引来中共极左小粉红们的文革式批斗。更有两名大学退休教授,因力挺方方被调查。近日,已停笔封城日记的方方,再次站出来发文与极左五毛展开攻防。

继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因力挺方方被校方调查后,海南大学人文传播院退休教授、诗人王小妮也因支持方方,被举报发表不当言论,于4月30日遭校方成立专项工作组核查。

除两名教授之外,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川鄂、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谭邦和等人,也因力挺方方,被极左小粉红们进行大批斗

对于这轮文革式的围剿,还累及友人,方方在4月30日转发题为“谁来认定所谓的不当言论?”的文章,批评以所谓的不当言论来专门审查高校教授是大学的耻辱,但文章旋即被举报,并遭微信下架。

武汉出现威胁方方的大字报(图片来源:微博)

随后,方方又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发文与极左小粉红们展开攻防,包括反击前立委邱毅。

方方说:“那些攻击我的人以团伙方式,在网上‘人肉’支援过我的一些朋友,对他们发起围剿。所以,我想,还是由我自己来面对吧。”

她表示,引发这一系列事件的唯一原因,都因这本“封城日记”而起,所以尽可能的耐心再次说明各种质疑,也为人生作一份备忘录。

方方首先回应,有关于“封城日记”的出版被指是美国出版社约稿,甚至台湾前立委邱毅称,约稿的出版社是与美国中情局关系密切等质疑。

方方重申当日与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在1月25日的通话记录,说明是收获提出找她写个“封城记”,所以,它没有必要像日记一样“放在抽屉里”。但邱毅却在她清楚说明后,仍指是“语焉不详”。她批评邱“栽赃构陷,足见此人之人品”。

对于她连载纪实内容的质疑,方方表示,自己采访过不同的亲历者,一如记者藉网络采访她一样,不能因为没有亲身见过方方,而说采访造假,“这应该是个常识问题”。

方方并依照攻击她的极左五毛的逻辑来反问:“你们并没有到我家查看,又是怎么知道我足不出户?或者怎么知道我道听途说?”

她还庆幸未在日记提及“医生朋友”的个人资讯,否则如缺乏警惕,他们全都会被连累。

一本日记为何引起轩然大波。(合成图片)

方方表示,日记编辑成册在前言中向4位医师致谢,他们都是微信圈里的友人,有了他们对疫情深入的介绍和专业知识的讲解,自己的封城纪录更加丰富。

她说,这4人来自武汉的3家大医院,都在一线工作,不仅是专家,有的还是负责人,担心会给他们的工作造成困扰,所以全部以“医生朋友”替代,幸亏当初有所警惕,不然,他们全都会被连累,“现今想来,真是有万幸之感”。

方方还提及,中新社副总编、武大校友夏春平来采访时,给她20个N95口罩,见猎心喜的极左五毛狠批她特权并到处洗板,连累夏春平也被举报肉搜,方方说,“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她说,夏春平好意相赠的口罩她一半分给了同事,其他朋友也有口罩相赠,随即转手给了工作单位里的司机,因他们常在外头跑更需要防护。“这样的特权是不是有点可笑?何况我还分给了他人”。

方方表示:“我也是受困居民,20个口罩算是校友对我的援助如何?援助给我的口罩,我也援助给了更需要的人。灾难期间,大家同舟共济,这种相互援助,跟‘特权’毫无关系。”

方方还回忆起逾半个世纪前的文化大革命。她感叹:“50多年过去了,我们以为历史已经走远,不料我们仍在历史之中。学生举报老师、大字报、挂牌子、扣帽子……全都回来了。”

她批评左派中一些人堕落为极左,再堕落为网络流氓,现在又成为一场新运动的急先锋。那个最早因私利而把整个左派拖到沟里去的人是不是如愿了?

方方也曾在3月25日武汉“封城日记”的完结篇痛批极左五毛:“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