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要求中共承担其对世界的伤害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撰文/叶文慧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2日讯】纵使中共不断地利用各种宣传工具,拒绝承认他们是造成“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的祸首,然而无庸置疑的,病毒源起于中国。

准确地说,病毒来自中国武汉市。

而且全世界都非常准确地知道,中共(CCP)北京当局从知道武汉疫情爆发到实施旅游限制,中间有将近二个月的时间,中共撒谎、否认疫情,放任染疫的市民到欧洲、北美与其它各地旅游。

简言之,中共蓄意让全世界感染“中共病毒”,即新型冠状病毒。如此一来就算不能摧毁全球经济,也能彻底阻碍全球经济的正常运作。数百万的公司与小型企业都已经关闭。全球数亿人民已经失去工作,或将要失去工作,无以为生。

如果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中共政权已经向西方国家宣战,尤其是对美国宣战。就目前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其它的军事行动能像“中共病毒”这样,仅仅数周内就造成如此广泛且持久的损害。

而且没有用到一枪一弹就造成巨大损失。

北京当局冒大风险 以病毒为武器

究竟病毒从何而来?

它们真的来自武汉的海鲜市场吗?

虽然病毒真正的来源目前尚无确实的答案,不过这是次要的事情了。(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现在要审查所有探索病毒来源的研究项目。)然而,不论“中共病毒”最初是如何形成的,很显然的,北京当局是利用这个病毒作为武器。

不过为何中共领导阶层要这么做呢?

中共让病毒扩散到全世界是否还有其它的原因?难道他们不知道,一旦全世界都感染病毒,中国的经济也会崩塌吗?

他们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其实早在2019年年底病毒出现之前,中国的经济就已经开始崩塌,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为了保护公平竞争,川普总统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因而消除了中国奴役劳工(slave labor)、钜额企业补贴与强制技术转移等竞争优势,使得中国效能极低的制造流程被摧毁了。

事实上,甚至在更早之前,西方的企业都已经陆续离开中国。我在2012年撰写《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时,中国这种“食人族资本主义”(cannibal capitalism)经济模式就已经完全无法维持了。当时我预测,中国将在五至七年之内面临最危急的情况,同时中共会为了自救而颠覆整个世界,使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

当前的情况便印证了我的预测。

中国让全球经济陷入危机,只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发展模式完全无法维持下去了。

中共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们不能轻忽地认为,中国只是单纯的策略竞争者,甚或只是立场不同的对立者。我们应该面对残酷的现实,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中共是邪恶的、毁灭性的与非人道的政权,对文明世界带来致命的危胁。

因此全体文明世界的人民必须要求中共政权为它的行为负起责任。

现在就算联合国公开谴责中共或采取任何外交手段都已经无济于事。我们必须使用更严厉的方式。说到底,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是从西方国家引进的,而今西方世界必须让中共为它对全世界所造成的损失付出代价。

中共是直接的祸首,它摧毁了北美、欧洲与亚洲的经济,同时带给数十亿人民痛苦与灾难。数百万人已经失去工作、储蓄,而且很可能即将失去他们的家。说白一点,我们已经濒临全球经济萧条。

中共做了这么多损害全世界的事,绝不能让他们从中得利,也不能让他们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相反的,中共摧毁了我们原本所拥有的世界,它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身为国际社会的一分子,我们有责任迫使中共承担责任。

无论如何必须让中共承担责任。

有些人如共和党众议员吉姆·班克斯(Rep. Jim Banks)与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玛莎·麦可莎莉(Sen. Martha McSally)已经向川普总统建议,应该迫使中国免除他们持有的1.1兆美国国库债券(U.S. Treasury bills)。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是中共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1.1兆美元。

此外还有一个方法便是立即扣押中共的境外资产。全球各地所有的资产全部扣押,包括中共恣意散播病毒的地方,从温哥华到曼哈顿,从旧金山到波士顿、伦敦、巴黎、米兰与罗马、东京等地。甚至要扣押中共党员的个人资产,所有党员的境外银行账户与券商账户(brokerage accounts)都必须冻结。

而且必须拒绝中共党员进入所有资本市场,扣押他们在海外的住宅与投资物业,扣押他们持有的股票与债券。所有中共在海外的商业利益与其它任何在中国以外的投资都应该被视为违法,由地主国扣押这些投资利益。

任何维持当前北京杀戮政权的支援都应该停止,包括每一笔科技协定、贸易协定以及每一批粮食、原物料与知识产权(IP)等。由于中共造成的祸端,我们现在得花费数兆美元来维系美国与欧洲的经济,所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任何中共可能获取利益、收益、优势的来源,以及获取资源的政治途径都应该予以撤除。所有与中国大陆有牵连的人都必须撤销其学术职位(academic appointments)、科研协调工作,也不能参与任何制造和实验研究相关的工作。只有当中共失去政权时,才能商讨归还资产之事宜。

从中共目前的处境来看,很显然他们在国际社会已无立足之地。北京当权的这群流氓恶棍认为,他们藉由散播病毒便能毁灭西方世界。现在是时候应该剥夺中共的财政资源与国际收入来源。就让他们把那些“强迫奴工”制造的产品卖给哈萨克(Kazakhstan)、伊朗(Iran)和桑给巴尔(Zanzibar),看看他们能做得多好。

这些事情必须尽快推进。届时让中共领导层面对他们自己的人民。

作者简介: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南加州的一名作家与演讲者,同时也是《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

原文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ust Pa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